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惊心动魄
    “这场游戏不结束,誰都别想走!”肖夏不为所动的静静站在原地,目光冷横地看着暴乱的人群,冷笑一声,紫眸浮现,沉喝道:“结樊笼,湮尘埃!”

    法则之力自周身而出,勾动天地法则,一股强大的威压瞬间镇压全场,生生让袭来的妖兽止住了步伐,一个无形的樊笼笼罩住众人,在这一刻,不管是兽吼声不断还是惊慌失措,争先恐后的人和兽,皆是被阻隔了开来。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肖夏的身体缓缓悬浮起来,盘坐在虚空中,黑袍飘飘,仿佛一尊手握灭世之力的神祗般,神秘莫测,冷漠无情

    “我说过,游戏不结束!谁都走不了!”

    冷冰的声音从黑袍中传响,带着毋庸置疑的威严和坚肯的语气。

    “前辈,你这是在做什么?”这个时候,杏长老深呼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狂风骤雨的内心平静下来,不解问道:“莫非你真的要将我等置于妖兽嘴下,危险之中不成?”

    虽然他不知道肖夏用了什么手段把他们困住,但看到樊笼外黑压一片,无以计数的妖兽,是个正常人都会恐惧。所以说,跟肖夏说话时,他声音不颤抖就已经是很好的了

    他的话刚说完,许多人就纷纷附和道:“没错!就算你是前辈,也不能用我们的性命来开玩笑!”

    “难道都这个时候了,前辈你还想玩游戏吗!”

    “你是前辈没错!但你凭什么限制我们的自由和思想!”

    众人都是不满的嚷嚷叫嚣着,特别是听到肖夏说的玩游戏和不让他们走,差点就气疯了!更有甚者仗着自己是传颂学识的明理之人,指着肖夏就是一顿老气秋横的呵斥。

    肖夏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续而转头望向兽潮,不喜不悲,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哗啦啦-”

    一阵后退声愈来愈大,万兽恭敬让出一条行道,一道御领兽潮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正是手持细长骨剑的骨女。

    “人类,你用的是什么力量?为何遮蔽了我的感知?”

    骨女口吐人言,沙哑的声音类似于磨砂一样,异常刺耳,一张惨白的脸上毫无表情,或者说她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表情

    “骨女,按照阴阳师手游里稀有程度来说,等级为sr”肖夏暗自分析着骨女的心思忽然一顿,诧异道:“实力才甲级九重天巅峰?”

    当初座敷童子一个r级都有乙级初期的实力,可怎么现在骨女身为高一个级别的sr,实力却低了这么多?

    “该死的人类!我在问你话呢?!”

    “告诉我!你用的是什么力量?”

    骨女不知道肖夏已经运用天地法则窥探了她的一切,见肖夏沉默不语,还以为他看不起自己,骨女不禁怒意大盛,可表情起不出应有的变化。

    回过神来,肖夏不以为然的自顾自一笑,神念汇聚成一道包含话音的细线,幽幽传入她耳中:“小骷髅,你区区一个连乙级都没踏入的骷髅架子,有何勇气敢与本尊谈话?”

    “小骷髅?哈哈哈”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骨女沙哑的声音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语气一冷,不屑道:“若不是我被御魂妖塔压制住半百实力,你认为你能称我为小骷髅?”

    樊笼隔绝了里外的精神查探和攻击,却不能隔绝声音和视野,所以骨女的话,众人还是能听见的。

    “呵呵~”

    肖夏心中出现的震惊很快闪过,既没有回答她也没有去继续搭理,回过头,看着樊笼内还沉寂在骨女惊人之言中的众人,脸上诡异一笑。

    “现在!凡是上面学生的前辈统统上来!”

    肖夏目光扫过跟青玲排成一行的八十名学生,随后依旧淡淡的跟场下众人说道。

    “该死的人类,竟敢无视我!”骨女见肖夏好像视自己如跳梁小丑般,终于忍受不住,彻底爆发了!手中骨剑一挥,号令万妖万兽,尖声嘶吼道:“杀!”

    “吼!吼!吼!”

    兽潮之中一道道巨大的咆哮声如天边惊雷般震耳欲聋,声势浩大,激荡澎湃,刹那间,第一层妖塔地面微微颤动一下,仿佛要倒塌了那般。

    樊笼内,每个人耳边都是不断兽吼咆哮声,身躯颤抖,脸上毫无一丝血色,整个人都是颤栗了起来,此刻哪里还会听的入肖夏的话,个个仿若丢了魂的那样,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不!我要走,我要离开!”

    “吼!”

    “嘭!”

    有人承受不了这种压迫感,面露狰狞,猛地往外跑去,然后一头撞在了樊笼透明结界上,一只突然出现的妖兽张着血盆大口扑面而来,但也是无可避免的一头撞上了结界。妖兽没事,反倒那人被吓晕了

    很快,樊笼外就围满了妖兽,他们智力不高,看着眼前的人类却吃不到,个个露出寒光凛凛的尖牙利齿,双眸猩红,毫不知痛的疯狂撞击着樊笼结界,企图使用蛮力达到目的。

    “嘭!”

    “嘭!”

    “嘭”“嘭!”

    撞击声像洪钟一样粗犷嘹亮,永无止境

    “放心!你们还死不了!”肖夏见众人脸色由恐转惊,又由惊转忧,嘴角微翘,冷笑道:“但这个游戏玩不好,后面就说不定了。”

    所有人骤然转头,眼睛瞪大,凝重的看着他。

    “他这是什么意思?”吴凌峰眼睛微眯,脸色阴沉道:“让我跟这些贱民玩游戏?”

    现在他只想出去,根本不想玩什么游戏!在他看来,跟这些身份低微的下等人玩游戏,简直是对他的侮辱!更何况现在保住性命要紧,迟一秒出去都是在为生命增加危险程度!

    “少主息怒,毕竟现在我们的性命,只有这位前辈能够保住。”杏长老连忙劝说道:“还望少主您委屈一下。”

    吴凌峰没有说话,算作是答应了。

    “既然皑雪学院的学生都上来了,那么接下来,凡是陪伴这些学生而来的长辈,我希望也都上来。”

    肖夏无视掉樊笼外不绝入耳的咆哮和撞击声,自若闲人的淡淡道。同时黑袍中手指有规律的轻点虚空,似乎在勾画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