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肖夏丧失人性?
    很快,随着肖夏的话说出来,人群中就陆陆续续走出诸多年龄不一的中年人,老妪,老者等人,他们皆是肖夏身后那些学生的长辈。

    至于人群中,没上来的学生和长辈居多,他们脸上无一不是屑笑连连,冷眼旁观,看着一个个走上去的家长辈分等人,心中不禁唏嘘一阵

    “父亲,您”

    青玲望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青逊阳,脸上露出纠结之色,欲言又止。

    “就算是死,父亲我也要陪着你去,不然到那边你娘看见你没看见我,岂不每天晚上都来找我?”

    青逊阳苦笑道,眼中尽是被掩饰住的溺爱。

    青逊阳是如此,周围上来的众长辈何尝又不是这样这样?或许说,自从被兽潮团团包围后,他们就已经不奢望能够活着逃出去了。

    “我倒要看看你在玩什么鬼把戏!”

    人群边缘,吴凌峰脸色阴沉,冷哼看向肖夏。

    他身后的杏长老等也是看着屹立在虚空中的肖夏,表情迷惘而又疑惑。

    “哼,一群愚蠢的愚民!”

    有位锦华衣袍,浑身打扮的光鲜亮丽的青年男子暗自摇头藐笑,只有傻子才会遵从那黑袍人的话,这个局明摆着就是要坑杀某些人,但还是有那么多人蠢的无药可救,自断前路。

    “少爷,切莫妄自菲薄!”

    闻言,在他身边站着的一名白衣袍中年人忽然眉毛轻挑,慎重道:“那里面还是有些前辈是我们所惹不起的。”

    青年男子撇撇嘴,不过没有反驳。

    在人群正中间,一众身穿紫魅色衣服的青年男女个个目光惊恐,脸色苍白,神情紧张地望着樊笼外怒吼咆哮声不断的狂妖异兽,一只只雄健有力的兽爪拍击在透明结界上,激荡出像水纹般肉眼可见的涟漪波动。

    “赤星离老师,我们会被妖兽吃掉吗?”

    一个性格平时大大咧咧的女汉子,此刻却像一只缩在角落内受惊的兔子般,娇躯颤栗,俏脸泪痕斑点,胆怯的问着赤星离说道。

    听到她的话,围在周围的众学生都是表现出一副十分惊恐的表情,目光惶恐不安的望着他。一些本来胆子就小的女生,在听到这句话后,已经是忍不住小声抽泣起来了。

    “放心,我们一定会没事的!”赤星离见学生们都用着祈盼的目光望向自己,心中不由充满了苦涩。但很快,他五指合拢,握紧拳头,对众人鼓励道:“要相信我们能逃出去。”

    可事实真如他所说的那样,能逃出去么?

    “停下!”

    骨女突然大喝一声,双眸凝望着樊笼中的肖夏,罢手示意正在攻击结界的众妖兽可以停下来了。

    经过长达一刻钟的不停歇性攻击,她基本可以确定,这透明的结界并非是她和这些灵智初开的蛮野妖兽所能击溃的,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智取。

    “妖兽怎么停下攻击了?”

    “是那个骷髅女子叫停了它们!”

    诸人不可置信的愣了愣,随后有人指着樊笼外的骨女,惊呼道。

    “愚蠢的蝼蚁”骨女心中暗自不屑,见怪不怪的扫了一眼众人,目光定格在肖夏身上:“人类,与我做个交易如何?”

    “呵呵”,肖夏不语,饶有趣味的看着她。

    “把你身上那件宝物交付与我,我放你们一条生路!”骨女淡淡说道:“想必你应该知道,任何能量都有枯竭的时候,而我统御的万千妖兽在御魂妖塔内却是近乎不朽。我想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说完,她一脸冷笑的等待着肖夏的回答。

    “什么!她要放我们走?!”

    “似乎她的目的也是同我们一样,都是为了那黑袍人身后背着的宝物。”

    “但,那黑袍人会同意吗?”

    霎时之间,众人目光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骨女,再转头望向虚空中的肖夏,眼中纷纷露出不怀好意之色。

    “不得不说,你灵智是我见过的妖兽中排行第二的高智慧生物。”听到她话中蕴含的挑拨之言,肖夏淡淡道:“但妖兽终究妖兽,生来智慧就仅此与人类之下。”

    话锋一转,不以为然的冷笑道:“再者说,就算你利用这群蝼蚁的求生**成功挑拨他们,你觉得会对我有什么影响么?”

    “扑通!”

    肖夏忽然抬脚重踏虚空,紫眸浮现,一股碾压全场的威压瞬间出现,好似一座座络绎不绝的大山脉般压在众人身上,人群连同兽潮顿时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这个时候,樊笼的结界已经被肖夏关闭了,以免影响他的攻击。只是由于被死死镇压住的原因,没有一个生物可以行动,自然而然众人也就没未察觉到这点。

    “湮灭!”

    威严而冷漠的声音从肖夏口中缓缓吐出,抬手间电弧,流光同时在掌心烁现,毁灭的气息渐渐从身上腾起,很快笼罩住除了个别些人外的所有人,空气中充满了嗜血和肃杀之意。

    众人仿佛如坠冰窟,杏长老是第一个察觉到肖夏的意图的人,当即脸色大变,心中怎么也想不到肖夏居然会想要灭杀他们,连忙大喊道:“这黑袍人要杀我们,快跑!”

    随着肖夏杀意愈来愈大,哪怕是个正常人都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本来就疑惑杏长老的话的众人顿时心中如天塌,脸上白的无一丝血色,皆是惊恐万分的想逃离这里。

    流光汇聚,悲吼不绝!

    “不!”

    “没有人能拿走我吴凌峰的性命!”

    “我父亲可是狂焰灵王!你怎敢杀我!”

    “前辈!晚辈愿奉上两名容颜倾城的侍女,只求您高抬贵手,饶过李厉一命!”

    “前辈,我是前阵子清风酒楼中的,我有千金难买的宝物,还请你放过晚辈的狗命!”

    “前辈前辈,我是”

    这个时候,那些在清风酒楼目睹过肖夏之威的狂焚和李厉等其他连忙出声求饶,开出的条件也是千奇百怪,有美色,有价值连城的宝物,其中也不乏依靠强大背景的威胁之语,几乎是觉得能让自己活下来的条件,都毫不犹豫,不顾一切的开出了。

    “你怎么会?!”

    就连远处的骨女都瞬间目光凝滞,不敢置信肖夏会做出如此疯狂的行为,连同类都杀?

    面对众人的垂死挣扎和开出的心动条件,肖夏始终都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他既然选择要杀,那就不会被任何原因牵绊住。

    先前的镇压之举绝不是简单的无用之功,在法则之力的强横镇压之下,他能毫不费力的灭杀掉这些曾对他动过杀心,贪婪心,觊觎心和恻隐之心的宵小之徒!

    你想杀我夺宝!我亦是如此!决不柔肠寡断!什么!你说我丧失人性灭杀同类?不!我只是调换了一下两者的位置,做了他们想做的事罢了

    “砰!”

    肖夏的灭字音说完了,也代表着这四百多号人的性命连同那条直线上的妖兽瞬间终结于此!正如肖夏所说的般,身形华丽且优雅的消失在了璀璨流光中。一缕缕白烟徐徐升起,随风飘化,不知是谁的魂,不明是谁的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