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妖琴师
    大敌当前,除肖夏脸色凝重一些,其他人脸上皆都是一副惶恐不安之色。

    这琴声响了大约有一盏茶功夫了,按道理来说若是弹琴之人实力再强,也必会遭到妖兽不耐烦的厮杀,可现在的情况明显与想象中的差之千里。妖兽不但没有露出不耐烦之意,而且琴声变的还比之前更加的婉转悠绵起来了。

    若这个时候,他们还想不出弹琴之人的身份便是这场兽潮的统御者,都可以找块榴莲自我了断得了

    “咚!”

    一声清脆的琴音作为尾声结束了整首曲子,空灵的音色自兽潮后方缓缓响起:“很高兴见到你,天青皇杖的持有者!”

    他没有说“你们”,因为在他看来,只有身上背着天青国主遗物的肖夏才值的他开口。

    肖夏微微一愣,没有回答他,神识展开,往声音的源地探去。

    很快,借助神识他就看到了在无以计数的妖兽堆中,一尊白衣银发的青年正坐在虚空中,双手抚在长琴上,额头一支类似于独角兽的白色尖尖角看起来十分显眼,面带微笑的说道:“不知阁下可否对在下的琴声做个评价?”

    闻言,众人茫然的望向肖夏,心中甚是疑惑这人为什么会提出这种奇怪的要求。

    “琴声很好,既似流水般柔和又像海浪般汹涌!”肖夏淡淡点评道:“从外行人的角度来说已经是无可挑剔的了,但放在真正的内行人眼里,还缺少一件东西!”

    “哦?”妖琴师心中稍略诧异,笑问道:“什么东西?”

    “意境!”

    肖夏嘴中吐出二字,这两个字代表的景象,他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当初在雪花大镇中的樱小伊人屋就是因为在他奏起《水调歌头》之时,不知不觉中进入意境,随后身上发生的一系列怪事,直接就导致了樱小伊人屋的倒塌。

    那个时候被巨大屋顶当头砸下,他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只是心中有个问题他一直没搞明白,那个时候指尖让他体内灵力消耗一空的划动光芒到底是什么?这个可能要等到他下次再进入意境才能知晓

    “意境?”妖琴师眨了眨眼睛,好笑道:“你说来容易,但真正能进入意境的存在又有多少?”

    “不瞒你说,我在妖塔之中已有数百年之久,每逢历年妖塔开启之日接触到的人类总共加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懂琴之一道的人类少之又少,而且领悟都远在我之下!”妖琴师说这话时,眼里明显露出一丝不屑,继续道:“就连我也是刚窥视到意境的门槛,更不用提连意境都不知道是何物的他们了!”

    “数百年之久我都才刚窥视到意境的门槛!你现在觉得!进入意境还容易么?”妖琴师轻轻在长琴上弹出三声,忽然道:“顺便一提,我的名字是”

    “妖琴师嘛!”

    肖夏淡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似乎早有预料。

    后者愕然,顿了顿说道:“你,你怎么知道?”

    下陆界之人就算看到他面貌,应该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才对,但现在对方不但没见过他面貌,而且还随口的说出了他的姓名。这让他如何不吃惊!

    “这个不重要!”肖夏挥了挥手,疑惑道:“我只是很好奇,你们这个级别的存在怎么会出现在下陆界?”

    第一层是骨女,级别为sr,第二层是妖琴师,也是sr!自从他来到下陆界,还是第一次见到sr,而且还是两名同时出现。

    “这个级别?”

    妖琴师忽的愣住,他有点不太明白肖夏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们这个级别”?

    “因为我曾见过桃花妖。”肖夏神念汇聚成线,传入妖琴师耳中:“那个时候她在中陆界!”

    “别跟我说,她跟你不是同一个等级的存在!”

    桃花妖?!中陆界?!这回妖琴师彻底傻眼了,他没被困进御魂妖塔前,栖息之处赫然就在中陆界,虽说关系与桃花妖素来平淡,但二者不管怎么说好歹也是同一个陆界,同一个级别的存在。肖夏说这话时,他心中尘封在数百年前一幕幕景象像幻灯片一样闪过他脑海,放在长琴上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

    过了许久,他缓缓呼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复杂的心情,拨动三下琴弦,兽潮哗啦啦往两边退去,让出一条道。

    “我诚挚邀请阁下,不知可否与我详谈?”

    妖琴师从虚空中站起,目光无视掉除了肖夏外的其他人,拱了拱手,一脸微笑的说道。

    “别去!”

    “他一定是在诈你!”

    听到这话,轩宇亮等六位老者面色一惊,生怕肖夏中计,连忙劝阻道。

    上井静欣也都摇了摇头,五指紧扣肖夏手掌,示意他不要答应。

    “没事!”

    肖夏轻轻脱开她手指,对她柔和的点了点头,让她不用担心。

    他刚才神念传音的事除了妖琴师这个当事人知道外,并没有其他人察觉,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这么紧张。

    但他敢百分百肯定,妖琴师一定不会对自己动手!这是他通过天地法则之力捕捉到的对方的心理异样波动。

    说着,肖夏看向一脸微笑的妖琴师,淡淡道:“有何不敢?!”

    随即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距离他不到一米之遥的面前。

    “阁下有胆识!”

    妖琴师笑着赞道,手指又拨动三下琴弦,兽潮很快将两人围在了中央,同时一道屏障升起,防止外人窥探。

    见肖夏被兽潮淹没,失去的身影,上井静欣等人心中不由得一紧,高悬。

    “唉!前辈太冲动了!”

    见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六位老者皆是摇头叹道:“位于兽潮中间,这样的处境实在是危险至极啊!”

    “我相信你一定会没事的”

    上井静欣轻咬朱唇,眼神坚定的望着兽潮中间位置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