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彼岸花!
    没过一会,上井静欣等人只见兽潮哗啦退去,肖夏和妖琴师的身影同时出现在视线中,两人谈笑风生。

    “他们这是?”

    轩宇亮面露诧异之色,疑惑的蹙眉喃喃道。

    “哇!那位小哥哥的角好好看喔!”

    见到妖琴师额头上那枚白色尖尖角,轩宇爱顿时双眼放光,伸着白嫩玉手就要往两人的方向跑去。好在上井静欣眼疾手快把她给拉住了。

    “长这么大的“小孩子”我还是遇见”

    拉着轩宇爱的上井静欣哭笑不得,内心尽是苦笑的暗道。不过幸好轩宇爱没用上体内的能量,不然一旦铁了心的要跑,她这个修为仅有入门期八重天的小菜鸟可拉不住入门期大圆满的轩宇爱。

    “小爱,别闹!”

    轩宇亮见状连忙呵斥了一句,生怕轩宇爱会做出什么过格的事。经过这么久,他不用看也猜得出这殇井二公主是那个肖前辈的逆鳞,一旦让其知道他们做出一丝伤害殇井二公主的事,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恐怕都不用她背后的殇井帝国出手,单是这肖前辈就能一指把自己等人连同轩宇帝国,一起湮灭掉了。

    “哼!”见哥哥呵斥自己,轩宇爱气嘟嘟的哼了一声,眼眶中很快泛出委屈的红润,抽咽道:“小爱不理你了!你这个坏人!”

    轩宇亮:“”

    一段小插曲过后,肖夏忽然从兽潮堆中走出,来到轩宇亮面前:“你妹妹的病需要什么治疗药物?”

    轩宇亮微微一愣,随后呼吸变急促了几分,忙道:“彼岸花!只有彼岸花才能去除她的诅咒。”

    “彼岸花?”肖夏眉头一皱,但随即问道:“只要彼岸花就行了么?”

    “是!”轩宇亮重重点头,神色坚肯的说道:“国师说过,天底下唯有彼岸花方能清除小爱的身上的诅咒!”

    肖夏没有犹豫,立即把他的原话复述给了妖琴师。

    只是想不到后者听到彼岸花三个字,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身形一闪,骤然跨越百米之遥,来到轩宇亮身前,双眸如冷锋,锐利的目光像一道寒光凛凛的尖刺般直射而出,审视片刻,才声音空灵,不带一丝情感的说道:“就是你要彼岸花?!”

    “我,是是”

    轩宇亮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个措手不及,霎时之间只觉得舌头打结,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就算说出来,也是磕磕巴巴的那种。

    六位负责保护他的老者,这个时候也皆是目光骇然的望着白衣飘飘的妖琴师,刚才他们连对方是何时动身的都不知道,甚至直到妖琴师说完这句话,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

    可见两者的差距有多大!

    就在六位老者反应过来,想要挡在轩宇亮面前之时,肖夏却忽然伸手拦住了他们,对妖琴师淡淡道:“这小子胆小!你别把他给吓坏了!”

    肖夏的话刚出,妖琴师就歉意一笑,罢了罢手道:“一定一定!”

    刚才在兽潮中央,两人早已切磋过了,与其是说最后结局是肖夏胜了,倒不如说是他的法则之力让妖琴师无无能为力,只得认输!

    当时两人约定的赌注就是:胜者!驭役败者!

    这基本是一场类似于主仆局的赌注。毫无疑问,现在肖夏胜了,妖琴师要无条件去执行肖夏下达的一言一行。

    众人愕然一阵,什么时候,兽潮的统御者这么好说话了?每个人眼中皆是不敢置信的望着妖琴师。

    “老实说,你是不是用什么条件把他给拐诱了?”

    上井静欣走过来,葱白玉指不动声色地戳了戳肖夏腰间肉,低声说道。

    “神特喵的拐诱”

    肖夏嘴角一顿乱扯,随即眼里露出狡黠之色,神秘兮兮的在她耳边低声哈气:“对呀~条件就是我不告诉你!”

    “去死!”

    上井静欣脸色变得愈来愈红润,要不是为了好奇答案,她早就走开了!结果最后发现肖夏在耍她,顿时由羞转怒,气得一脚往肖夏胯下猛踢过去,要不是肖夏及时躲开,恐怕她以后就要等于shou gua了

    “别激动,别激动!”

    肖夏被这一脚吓的冷汗直流,他不会去还手,只能把轩宇爱拉到跟前当成躲避“致命一击”的挡箭牌,猥琐在后面,一边拉着轩宇爱绕圈圈一边劝说着上井静欣。

    “你不是很厉害吗?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本事?!”

    上井静欣顿时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憋屈感,不禁牙痒痒的愤怒道。

    “我!”肖夏正要说“她是个女孩,不是女人”之时,轩宇爱的话却比他还快了几分,眼冒金星的迷糊道:“不要再转小爱啊!小爱会头晕哒!”

    “听到了没?”闻言,上井静欣露出满意的冷笑,大喝道:“你还不快点离开人家!”

    “离开就离开呗!”

    肖夏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上井静欣弹了弹大长美腿,都已经准备好进攻之势了。

    下一刻,却突然傻眼!只见肖夏的身体缓缓往空中升起,腾飞在了不知比她高了多少个身高的半空中,笑意盈盈的望着她。

    “你耍赖!”

    上井静欣气得胸前波涛汹涌,咬牙切齿的仰头看向肖夏。

    “我可不管!”肖夏嘿嘿一笑:“这怎么能叫耍赖呢!”

    说着,他不再理会下面即将爆炸的上井静欣,而是转头,目光定格在妖琴师和轩宇亮两人身上。

    “说吧!你要彼岸花做什么?!”

    妖琴师脸上凝重之色散去,不喜不悲的沉声询问道。

    “救我妹妹,清除掉她身上的诅咒!”

    轩宇亮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目光坚定的直视着妖琴师说道。

    “呵呵!”妖琴师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忽然笑问道:“年轻人,你可知彼岸花是何物?”

    轩宇亮愣了愣,然后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妖琴师先是笑而不语,目光正视着他的眼睛,几秒后才幽幽道:“九幽地狱,黄泉彼岸,岸边红泥,百花齐放!”

    “花名曰,彼岸!”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