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剑阵!
    “发生了什么?!”

    第二层妖塔中,妖琴师抬头望着破碎,万道金光照射下来的虚空裂缝,面容微略震骇的颤声喃喃道。

    只见,头顶破碎的虚空裂缝边缘闪烁着淡淡的青芒,在青芒的闪烁下,裂缝在渐渐恢复合拢。若是肖夏见到这一幕的话,定会发现这青芒中含有法则之力的气息。

    但!

    “嘭!”

    “轰隆!”

    虚空中巨大的洪钟般掌击声再次响起,欲要将其恢复原状的青芒瞬间被拍散,顶空的裂缝刹那间蔓延出千百条如同蜘蛛网模样的裂隙,轰隆一声!整座御魂妖塔在这一恐怖如斯的掌击下,猛地晃动了起来!

    “蝼蚁!你跑不掉的!”

    虚空中,四翼天使空灵的声音似神灵的咆哮般怒喝而出,一股镇压一切的威压骤然从他身上升腾!一掌连接一掌拍下,如同叠浪拍击石岸,肖夏的身形刚躲到一处,一只擎天巨手就轰然落下!

    “你这个该死的鸟人!”肖夏马不停蹄地躲避着他的攻击,眼光瞥见六芒星庇护结界中刚晕倒的上井静欣等人,和结界外来不及反应就被强大威压所震爆体的低修为妖兽,顿时双眸喷火,勃然大怒!

    这倒不是说他有多正义凛然,而是因为他关心的人受到了伤害,愤怒的原因也仅此于这个!

    “轰!”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导致了他的闪避速度降下了一丝,正好被四翼天使的手掌所拍中,整个人就是狠狠的往后倒飞出去,瞬间砸在了塔壁上!震得石壁寸寸断裂,尘灰飞扬!

    “哈哈哈!”四翼天使见自己攻击打中了肖夏,不禁放声大笑,冷哼道:“蝼蚁一般的存在也想妄图同伟大的四翼天使平肩而起?找死!”

    “咳咳!”

    尘灰之中,肖夏喉咙一甘,吐出大口鲜血,可他不以为然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目光睥睨,桀骜不驯的望着四翼天使,忽的笑了:“不亏是西方世界神话传说中的天使,果然恐怖如斯”

    “就是不知道,你受不受的住老夫一击?”

    肖夏缓缓闭上眼又缓缓睁开,一对眼眸古朴沧桑,浑身气息一下子变的杂乱无章,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望着虚影的四翼天使,声音苍老漠然而道。

    是的!这个时候的肖夏已经不是肖夏了!而是凌道子的神魂附在了他身上,肖夏自知不是四翼天使的对手,所以趁在场众人都处昏厥之际,使出了自己的第二大杀招!让出肉身,派凌道子上场装逼!

    “你是何人?!”

    察觉到肖夏身上传递出来的异样气息波动,四翼天使狂笑之声骤然一止,目光化为一枚穿透力极强的锐针,向肖夏凝视,沉声喝道。

    “老夫的尊号岂是你这种西方混渣所能知晓的?”凌道子冷冷一笑,不以为然的随手拍碎了他暗中袭来的精神攻击,眼睛漠然望着他,不屑道:“下阴手?区区一个伪天使难道还想翻了天不成?”

    “接老夫一击符箓剑阵,不死,放你滚!”

    话毕!凌道子忽然捏出剑指,甩出无数道光点,猛地抬脚踏出一步:“符箓!”

    “逢!”

    话音刚落!突然周围现出白色灵光,好似幽灵鬼火般漂浮在空中

    “法则!”

    无数白色灵光凝聚出利剑的轮廓,剑身锋芒锐利,恍若可斩天地!

    “剑来!”

    凌道子再次厉喝,眸中精芒暴射,忽地摇指四翼天使的虚影:“剑阵·诛杀!”

    由符箓凝聚而成的利剑轮廓变得不再只是轮廓,隐约之间有断山河,分天地的绝世之剑的不可匹敌气息,一把把锐利长剑悬挂当空,在凌道子的掌控之下,它们有规律性的绕动起来,形成一个奥妙的运转轨迹。俗名曰:剑阵!

    凌道子一声令下,剑阵中无以计数的长剑如繁雨般向四翼天使凌空射去,使空气发出尖锐的呜鸣声!

    “咻咻咻!”

    “你是东方之人!”四翼天使见到满天的剑雨,随即瞳孔一缩,脑海中仿佛想起了什么,面露恐惧之色的不可置信尖声喊道:“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凌道子冷笑一声,丝毫不去搭理他的问题,继续指挥着剑阵向其杀去!

    “该死的东方人!”

    四翼天使见凌道子不回答,一副瞧不起自己的模样,顿时心生恼火,不过在见到剑雨袭来,四翼天使只好暗自叫骂一声,不敢大意,当即合掌拉出一道金色的防御屏障,毫不犹豫从虚空中抓出他的武器,脸色狰狞道:“吾当要好好试试你这个东方人的诡异剑阵,看你是不是像天主大人所说那样东方人不好惹?!”

    “准备迎接伟大的四翼天使愤怒一击吧!”

    四翼天使身上的金光徒然爆闪,比之前更加的璀璨耀眼,手握一柄金色的符文大剑,大吼一声:“光明圣剑,随吾的意志净化掉这万恶的污秽吧!”

    “铿锵!”

    符文大剑挥舞扫去,两者硬碰硬,发出不绝如缕的阵阵清脆撞击声,大剑之下,袭来的利剑皆是瞬间被拍成了粉碎,化回了白色灵光状态,仅是一击就让剑阵中的长剑覆灭了一大半,全都变成了最初的白色灵光,缓缓漂浮在空中。

    “呼哧!”

    四翼天使见到这一幕,脸上不禁露出喜色,手臂一扬,金色的符文大剑再次挥出,空中的金色余晖连同另外一大半的刺来的剑雨瞬息间被拍散了化为了原状。他长剑一插,眸子蔑视的颔首望向凌道子,好似在看一个笑话那样,忍不住仰颈哈哈大笑道:“这就是东方人所谓的诡异剑阵?不好惹?”

    肆无忌惮的讥笑声像雷声一样震耳欲聋,传遍了第三层妖塔和第二层妖塔!笑声显而易见充满了对东方人的深深不屑之意以及藐视。

    “你真以为剑阵如你所想的那么简单?”凌道子也笑了,身躯愈变颤抖起来,嘴角微翘的望着讥笑中的四翼天使,目光怜悯的好似在看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跳梁小丑般。突然!他剑指一竖,双眉挑起,正色沉声道:“剑阵·诛杀!”

    “呜呜呜~”

    四翼天使冷笑一声,举目望去,赫然讥笑之声戛然而止,面容僵硬的看着满天白色灵光渐渐凝聚出来的剑形轮廓和龙吟虎啸一般的剑鸣声,眼中蓦然现出恐慌之色,无法相信的竭嘶吼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吾不信!吾明明打散了你的剑阵怎么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也想不到明明被他打回原状的剑雨居然会是以这种方式再次出现,面对这璨星一样明晃闪亮的繁密剑雨,他是真正恐惧了!

    万般恐惧下,他再也顾不得什么了,金色符文大剑被他横放在胸口前,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不再那么颤抖,快速默念道:“以吾之血,以主之名,忠臣的仆人斗胆借您的神力,为了世界,为了爱与和平,净化这肮脏的污秽世间吧!”

    四翼天使慢慢把手搭在金色符文大剑上,金色的血液从他指尖流出,流满整个剑身的符文凹槽,霎时之间!大剑仿佛被赋予了一股强大至极的恐怖力量,同时四翼天使的气势也在猛然暴增,手掌擦过剑身,金芒大盛!

    “光明圣剑·主之净化!”

    四翼天使双手握住剑柄,举头向虚空中运转的剑阵劈出一道万丈金光剑气,射来的剑雨又再次被毁成了灵光状态,同时剑气以闪电般的速度斩向剑阵核心!

    “呵!”凌道子不以为然的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吐出一道法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