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四翼天使真身陨落
    一道法决吐露,漫天的剑雨不再仅限于此规格,百万柄锐不可当的利剑霎时之间内分化出千万柄,每一柄都遵循着凌道子的意志,经过这一系列的化一化二再化三,四翼天使仿佛面对的不是剑雨,而是“剑流”,一条由可斩苍穹,划星河的绝世之剑所汇聚而成汹涌澎湃的激流,它密不透风,撕裂一切!

    “死!”

    四翼天使脸上冰寒一片,巨大的虚影笼罩住诸天,手持金芒暴烁的符文大剑,恍若一尊不可匹敌的守疆战神,如临大敌的望着向自己袭杀而来的剑流,面容狰狞的嘶吼咆哮,续万丈剑气之后,再次一剑斩出,落在了剑流之上!

    “轰隆!”

    二者相碰的那瞬间,一股如同天边滚雷般的轰鸣声骤然响起,一道光波像涟漪一样从中心点由内到外向四周荡漾,充斥满金光的塔层内飓风肆虐,卷袭当场!

    万丈剑气在青砖地面上切割出一道百米沟壑,划破第三层妖塔与第二层妖塔的隔间,而御魂妖塔的法则终于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青芒不再慢慢吞吞的恢复,反而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在蔓延耀盛,在妖琴师等人眼里,只见头顶虚空一片青光,青芒恰似无边际的草原在随风飘摆,绿油油一片

    突然!妖塔晃动了起来,整座妖塔间的存在皆是措不及防的差点摔倒在地,特别是一层的人和妖兽们根本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四脚朝天的扑倒在青石板砖上了,人眼兽目圆瞪,一脸懵逼的躺在地上。

    “发,发生了什么!”

    “地震了吗!?”

    “吼!”

    “闭嘴!”

    骨女冷哼一声,一剑削死那个乱吼乱叫的不知名妖兽,目光不屑的瞥了一眼流落塔内同是的一脸惊慌失措,大喊大叫的人类,心中暗自一凝,陷入了沉思中。

    她能感觉到御魂妖塔的能量在刚才那么一瞬间忽然减小了许多,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能够让御魂妖塔能量波动减弱的是事绝非不是什么小事!

    与此同时,在其它妖塔层间的御领者也皆是发现了这一异样的能量减弱,纷纷露出形色各异的神态,脸上是凝重,疑惑,不解,但更多的是激动以及疯狂。

    至高之层的第十妖塔层间中,一束白光自上照下,白光之外尽是无边际的幽黑迷雾,寂寥无人,没有妖兽也没有人类的足迹。只有无数条漆黑铁链在白光中纵横交错,铁链的尽头一边连向伸手不见五指的幽黑虚空,一边穿刺过白光下的那道低矮的瘦小身影。

    “终于减弱了么?”

    那是一个面容稚嫩,双目紧闭,看起来年龄仅不过十岁的幼童,一头黑色长刘海遮住他左眼,察觉到御魂妖塔能量异样的波动,他忽然睁开双眼,幽暗的双眸中,一对古朴色瞳孔闪烁着莫名的精芒,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古朴的气息,菱角一样冷峻的脸庞上现出一抹诡异笑容,声音由喃到喊,由小升大,最后变为了仰天哈哈大笑。

    “莎~莎~铛”

    “啊!”

    刺穿在他身上的漆黑铁链被摇晃的哗啦啦作响,突然铁链上紫光一闪,电弧虚空导入铁链,他笑声顿时戛然而止,紧接着双目大瞪,浑身颤抖不已,双拳紧握,指甲死死插入肉里,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

    “都到这一步了,你还要垂死挣扎,分出闲心来折磨吾吗?”

    过了一阵,幼童的气息明显变弱,可脸上诡异笑容依旧存在,仿佛早就已经习惯这种程度的酷刑了,缓缓开口,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谁说话。

    “主人自有主人的想法!倒是你,还是不要自讨苦吃的好。”

    顷刻,虚空中传来一道毫无感情的缥缈声音,似乎是在警告。

    “他已经死了!”幼童怒然抬头,望向那幽黑的虚空,眼里充满了不甘和怨恨,咆哮的怒吼声震得塔层间轰隆直响:“你根本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的话而坚守这么久!”

    “主人永远是主人,没有他就没有我,奉命行事,是我辈一生的职责!”

    虚空中那道缥缈声音不为所动的淡淡回道。

    “你以为就凭你区区一个丧主的器灵能拦得住吾吗!”幼童闻言,一双眸子仿佛要喷出火般,当即撕破脸皮,狰狞大喊道:“这御魂妖塔迟早会毁在吾的星辰陨落之下,到时候吾不但要你死,就连天青的后代也都尽数戮杀绝代!”

    “哈哈哈哈!”

    幼童全身气势徒然升腾,抬头仰天疯狂大笑,露出一副嗜血的模样。

    “放肆!”

    虚无缥缈的器灵声顿时勃然大怒,冷哼一声,控制无数道电弧顺着铁链降在幼童身上,仿佛在惩戒一个罪不可赦的杀人恶徒一般。

    “啊!!!!”

    幼童额头瞬间青筋暴露,张口凄厉嘶吼起来,不过巨大的痛苦不但没有让他心中感到恐惧,反使其狞笑连连:“你等着,等吾出去后,定会让你这个丧家之犬和天青的后代承受比这个更痛苦百倍的折磨!”

    “吾要你们都死无葬身之地!”

    “痴心妄想!”

    器灵冷冷一哼,照射住幼童的白光范围忽然变得更大更广,但作为恢复之用的青芒却因此能量又变小了一丝,塔内的法则之力同时也在消耗减小。

    “结束了!”

    第三层妖塔中,凌道子剑指竖在胸前不动,看着被剑阵穿透成千疮百孔的四翼天使虚影,声音漠然宣告道。

    “剑阵·万剑合一!”

    凌道子剑指向前摆去,所有利剑纷纷汇聚合为一体,化为一柄晶莹剔白的三寸小巧长剑,剑身灵光流转,仿佛可破万敌!

    “不要!”

    四翼天使睚眦欲裂的惊骇大叫,虽然他只是被灭妖盟盟主召唤而来的神念虚影,本是无忧陨落的危险,但他如今却从这柄三寸小巧长剑中感受到了致命的杀机,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浓郁的死亡气息,似乎这一剑一旦发出,不仅是他此刻的神念虚影,就连他所处世界中的本体也会遭到至高法则的无情抹杀。

    “回归!回归!”

    他终于想起要逃跑了,连忙急促的对天尖声呼唤道。

    “迟了!”

    可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凌道子眸光一冷,骤然沉喝道:

    “剑阵诛杀·破万法!”

    “嗖!”

    在四翼天使惊恐骇然的目光中,三寸小巧长剑呼啸射出,电光石火之间轰击在他额头上并且融入额头,轰隆一声巨响,四翼天使的虚影在渐渐变淡,化为点点荧光漂浮在空中,最后溃散不见。

    同一时刻,他在天使国度中保持冥想姿势的真身也随即气息全无,突然没了生机。

    “敢用神念降临,你还真是“桌子”(作死)!”

    凌道子冷笑着摇了摇头,眼睛一闭,神魂退出了肖夏的肉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