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暗中的棋局(上)
    浑金刀气纵横,地心熔岩冲天而起,在这一片绚丽的血色世界中,神火阴阳师双眸大睁,躯体被锐不可当的浑金刀气一分为两半,身陨于堡垒之上。

    “饶你是名誉阴阳师界的神火阴阳师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死在了老夫手里!”那名黄宇帝国的老牌将军颔首不屑冷笑,然后脸上浮现一丝可惜之色的叹道:“只是可惜了那秘技,要是这等逆天秘技落在老夫手里,何愁不能统御一支不可匹敌的万军”

    说到最后,他声音愈变愈小,其他人只能发现他嘴唇在动,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完了,完了”旁边,另外一位同是黄宇帝国的老牌将军脸色惨白的不见一丝血色,双眼无神,整个人全身脱力般的颓靡喃喃道:“十万将士全军覆没,这战还怎么打让老夫有何颜面回去面见陛下?”

    相比之下,他认为自己应该考虑的是后路。现在这种全军覆灭的情况下,如果他活着回去,那么面临的将会是皇帝的无尽怒火,抄家灭后,株连九族!

    不用说,除非他能攻下殇井帝国,否则横竖都是死路一条。

    可现在黄宇帝国十万将士已灭,其他三国兵力仍然完好无损,兵强马壮,他们还会同一个连将士都全军覆没的他继续合作,分享战功吗?答案显然不能!哪怕他是帝国实力排行榜上名列第四的黄宇帝国之人!

    “有什么好怕的?”那名老牌将军望着他苍白的脸色,眼底亦是闪过一丝俱意,但很快又消失不见,身姿傲然当空屹立,不屑冷哼道:“区区十万将士,在战场之上本就是可有可无,能为国捐躯那是他们的荣幸!”

    “再者说!战局变化莫测,生死自有天注定!并非你我所能左右!”

    说着,他顿了顿,目光望向血水深坑,话锋一转,冷笑道:“更何况我等击杀敌方军中狂徒和神火阴阳师这两名风云人物,就算不能居功,也能将功赎罪!”

    “如此一来,有何可俱?”

    说完,不再理会那名由绝望之色转为欣喜表情的老牌将军,负手向血水深坑凌空踏去,目标赫然是处于昏迷状态中,漂浮在血水表面的军中狂徒!

    “没有你,老夫那十万将士就不会死!所以!你是万恶之源!”

    他干瘦枯黄的手指间捻着一张条纹复杂的蓝色符箓,神色正义凛然的大声宣判道:“今日,就拿你的血来祭奠老夫黄宇帝国十万将士的在天之灵!”

    “地裂!”

    一声大喝,蓝色符箓瞬间燃成灰烬,紧接着军中狂徒身下忽然裂开一条深不见底的巨大沟壑,无比狰狞。深坑中的血水连同漂浮在血水中的军中狂徒像直泻而下的瀑布般,一并往沟壑中掉去。

    “放肆!”

    天边突然传来天雷一般的暴怒大吼声,澎湃的能量瞬间充斥整个天地,偌大的威能像如同滔天巨浪向战场卷席而来!

    “老匹夫!你竟敢打伤我儿?去地狱忏悔吧!”

    “战技!崩天一击!”

    听到和跟军中狂徒一样熟悉的战技声,和看见来人的面貌后,他猛然扭头望去,露出仿佛见了鬼的表情,眼睛瞪大,声音不可置信的惊慌大喊道:“長国公?!怎么会是你!你不是死了么!”

    说着,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不禁又惊又怒道:“莫非军中狂徒是你儿子?!”

    据说跟随上一任殇井帝国皇帝的長国公,在老来得子后便与世长辞,由于他先前秘密嘱咐过知情之人不得对外透露他遗子信息的原因,所以除了知情的寥寥几人外,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他的儿子究竟是谁!

    直到他的“重生”出现,这名黄宇帝国的老牌将军,才突然想起这件渐渐被世人淡忘的秘事。

    如果军中狂徒要真是他的儿子,那么按照这位的护犊秉性,恐怕他今日在劫难逃,死的不能再死了

    “老匹夫!休要多言!受死!”

    長国公怒目圆睁,一只巨大的能量拳头出现在天空,威力比军中狂徒更大,强出十余倍的崩天一击在这名处于暴怒的乙级强者手中使出。

    一拳轰下!乌云消散!排山倒海之势的毁灭性拳风骤然对凌空而立的老牌将军当头砸下!

    “轰!”

    霎时间!天空被遮蔽,大地在震颤!方圆十里的树木,鸟兽,皆是被飓风吹的连根拔起,东倒西歪!

    “老夫不甘!”

    黄宇帝国的老牌将军被巨大能量拳头给一拳锤成肉酱,临死前的凄厉惨叫声传遍四方,直至身死还回荡在周围,久久不绝。寒碜三国将士!

    “轰隆隆!”

    可这巨大能量拳头并没有因此停止,而是继续朝地上深不见底的沟壑轰去。

    击碎大地,轻而易举的从深渊中将军中狂徒捞了出来!

    “我儿”

    長国公身形一闪,接住昏迷中的军中狂徒,发现他心脏被阴阳噬心拳的能量噬住,气息微弱,整个人奄奄一息,几乎可以说是达到了生机全无的地步,不禁身躯一晃,老泪纵横,仰天悲吼。

    “怎会怎会噗!”

    老来得子却又失子的長国公顿时老眼泪流,泣不成声,突然!他面露痛苦,抚住胸口,呕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在天空摇摇欲坠,同时修为也在不断跌落。

    “父亲,稳住别”

    昏迷中的军中狂徒不知何时睁开眼睛,用着虚弱的声音提醒一句后,话还没说完就又再次晕了过去。

    長国公身体一滞,赶紧调节气息,很快就稳住正在下降的修为,苍老的声音哽咽道:“我儿为父现在就带你回帝都,你要撑住!”

    发现军中狂徒虽然气息微弱,但却还活着。長国公豁然醒悟,反应过来连忙抱住儿子往殇井帝国帝都处赶去!

    “走,走了?”

    片刻,已经被長国公的恐怖威能给惊呆的三国将士和黄宇帝国的最后一位老牌将军在其离开后,终于从目光呆滞的愕然状态中回过神来,每个人脸上皆是死一般的恐惧感,背后冷汗直流,渗湿战甲,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眼中带着恐惧骇意喃喃而道。

    蓦然间!空中遁现几尊古朴身影,其中一人冰冷开口:

    “長国公死而后生?呵呵,殇井帝国下的真是一手好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