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暗中的棋局(下)
    半空俯视大地,一座金碧辉煌,宏伟的大殿出现在肖夏和上井静欣俩人视线内,而在距离大殿百里处的城墙外,数不清的黑压大军和殇井帝国身穿红甲胄的士兵成堆厮杀在一起,残肢断骸散落一地,鲜红的血液混杂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当中,浴血奋战!

    “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你父皇吧!”

    肖夏沉默片刻,轻拍怀中少女的香肩,帮她打破互相为难的选择心理,当即说道。

    上井静欣没有说话,泪眼朦胧的点了点头,这倒不是说她不在意这些士兵,但相比之下,她更关心的是父皇。其实,她很难受,心中有种深沉的哀痛感

    肖夏毫不犹豫,一个闪身,俩人就消失在了空中。

    皇宫之内,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地上横尸遍野,殷红的血液染满了整个金銮殿。

    宫女,太监,侍卫,供奉长老,长老等诸多文武百官,皆是保持着生前的惊恐表情,惨死在大殿金砖上,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只有五个人!

    由于他们的秘密潜入和出乎意料的突袭,甚至让乙级二重天的殇井皇帝都差点陨落,要不是坐镇在帝国中的那几位逃亡之人存在及时暴怒出手,恐怕殇井帝国的一国之君,殇井威黎直接会当场死亡,而不是仅仅身中重伤这么简单。

    “轰!”

    两道不同气息的气浪相碰,金銮殿周围的名贵饰品瞬间就被气浪强大的威力给震碎成渣,两尊身影同时落地,目光满怀敌意的相互望着对方。

    “巟亦,你怎敢违反协约?就不怕牵连你身后的圣辉帝国,遭到所有逃亡之人的联手制裁吗!”

    坐镇殇井帝国的这位逃亡之人又惊又怒,指着对面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巟亦,脸色阴沉而道。

    “违反协约?”巟亦哈哈大笑,忽然声音一冷:“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们殇井帝国才对吧?”

    “你什么意思!”黄秋野心中一惊,随后勃然大怒,顿时喝道:“巟亦你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血口喷人!”

    虽然他有点不大相信巟亦的话,但其实上他也没把握,因为从表面看来,眼前的巟亦的的确确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更何况他眼里透露出来的自信之意了,一个人的眼睛,永远都说不了谎

    巟亦嘴角翘起,没有回答他的喝问,另有所指的朗声道:“長国公,他还活着吧?”

    “果然”

    黄秋野闻言骤然脸色一变,心中暗自道苦,他早该想到了,因为殇井帝国中除了長国公不知情这个协议以外,再也没有一个逃亡之人明白违反协议的后果了。

    由此推断,巟亦肯定是见到了長国公,并且亲眼目睹了長国公出手,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心有倚仗,满面自信的说出这句话。

    一时之间,黄秋野望着巟亦的双眸,渐渐流露出丝丝寒意和杀心。

    “怎么?想留下我?”巟亦见状不屑一笑,轻藐挑衅道:“但凭你黄秋野一人,有把握么?哈哈哈!”

    “如果再加上老夫等人呢?”

    突兀一下,大殿中忽然响起异口同声的苍老声音,四尊发鬓如雪,目光如炬,龙行虎步的年迈老者出现在黄秋野身后,脚步重重一踏,就将呆愕中的巟亦给围在了中间,个个强大气势尽数展开,修为接连暴涨,一副要围殴的样子。

    “呵呵!”短暂的愕然过后,巟亦回过神来笑了笑,然后收起先前脸上的不屑之意,面无表情的颔首道:“你们以为就只有你们几个老东西人多吗?”

    “出来吧,我们不用再藏了!”

    巟亦莫名其妙的冲空气中说了一句话,可在对面的黄秋野等四位老者看来,情况非常的不妙!

    同样,在巟亦话音刚落,空荡荡的空气中慢慢浮现出四道身影,一个面容如枯树皮般的驼背老妪和三个白发老者。

    “残王,西楚,丽雨,黑蛇!”黄秋野身后其中一位年迈老者忍不住皱眉,说道:“你们不是去追击殇井皇帝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李老三,我说你是不是当老婆子我脑子不好使啊?”

    “殇井威黎那小子逃跑后,肯定会第一时间去穿上上一任殇井皇帝传下的防御至宝,就算那小子站着不动,我们几个打一天也破不了他身上的四级防御至宝的好吧?”

    老妪呲牙一笑,每说一句话,脸上的枯树皮就会愈变狰狞几分,看起来很是渗人。

    “明知道攻击已经对他无用,再去追击又有什么意思呢?”丽雨摇头,呵笑道:“于是,我们几个在打伤殇井威黎那小子后,根本就没有继续去追击。”

    她脸皮扭曲,满是皱纹的难看面容上露出欣赏之色,赞叹道:

    “不得不说,你们这调虎离山之计用的可真让老婆子有几分诧异啊!”

    “但我们更喜欢将计就计!”

    残王突然出声,接着老妪的话哈哈大笑道。

    “认命吧!”

    西楚走出身来,摇晃着白发苍苍的脑袋,看向众人:“殇井帝国今日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只是徒劳罢了!”

    “殇井帝国,今日,当灭!”

    “轰!轰!轰!轰!轰!”

    他们身上轰隆一声,当即浑身暴发出骇人的气势,个个运筹帷幄的看着黄秋野等人,除了冷笑还是冷笑。

    “大家都是逃亡之人,一百五十年前境界或许不一样,修为相差甚多!但一百五十年后,你们修为又能升的到什么境界!”

    黄秋野愤怒大吼一声,五人当然不甘示弱,亦是气息飙升,修为境界瞬间提高到乙级四重天左右,徘徊不定。

    双方剑拔弩张,一副马上要展开激战的样子!

    这个时候!

    “这么热闹么!加本尊一个如何?”

    两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大殿之中,身披纯黑衣袍的神秘人搂着怀中悲痛欲绝的流泪少女,目光扫过大殿一圈,最后停留在他们身上,漠然的幽眸完全无视掉目标的敌我关系,声音不含一丝感情的沉喝道:“此刻踏入殇井帝国的侵略者,当诛!”

    “言出法随!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