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妖狐
    轩宇帝国!

    “你们这帝国的范围,还真是挺大的。”

    肖夏跟随轩宇亮来到夏夜大镇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两人高空飞行,俯视整个夏夜大镇,在知道这辽阔无垠的夏夜大镇都是轩宇帝国的掌控范围内后,肖夏微微惊讶,咂舌道。

    听到肖夏肯定的赞叹声,轩宇亮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骄傲道:“这算什么,比这更厉害的还有我们轩宇帝国易守难攻的地理优势呢。”

    “呵呵~”肖夏冷笑道:“如果是我来动手呢?不知道你们轩宇帝国这地理优势对我有没有用”

    “别!”

    轩宇亮脸色一僵,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脸衰样的赔笑道:“您这么厉害,别说是我们轩宇帝国,就算耀世帝国来了也不一定能挡住您的威能。”

    肖夏摇了摇头,虽然知道这货是在拍马屁,但心里还是十分享受的。可能这就是人之初,性本贱吧

    两人高空飞行了一会儿,眼过万家灯火,意随浮想联翩,直到望见八百米之高的城墙,两人才由高空飞行转为了低空飞行,降慢速度飞向城墙,那名身穿银白色战甲的守备军人照旧先一步闪现到了两人面前。

    “血腥味?”

    肖夏鼻尖嗅了嗅,蹙眉暗道。

    “御令明文规定,非皇室直系不得在皇城周围飞行!请各位出示令牌,否则休怪末将执行惩戒!”

    如一次那番,男子声音铿锵有力,机器般的重复着同样的话。

    “又是你?”

    轩宇亮嘴角抽了抽,说来还真是巧,平常同一个值班的守备军人他从来都不会见到两次,可今天却又见到这人。

    说归说,轩宇亮还是掏出象征身份的玉牌丢给了他,在确定信息无误后,那名身穿银白色战甲的守备军人恭敬的将玉牌递了回来。

    “末将参见二皇子!”

    “起来吧。”轩宇亮收好玉牌,看着站起来的守备军人,不解问道:“这才过了不到五天,怎么又你是值班了?”

    “禀二皇子,其他将军无空,末将自告奋勇前来替补。”

    浮子长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异样,很快若无其事的恭敬回答道。

    “原来如此!”

    轩宇亮恍然大悟,并没有发现浮子长眼中刚才那抹异样,倒是旁边的肖夏嘴角上扬了几分。

    “好好干,我会在父皇那美言你几句。”

    轩宇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赏说道。

    “谢,谢二皇子!”

    感受着轩宇亮拍下的力道,浮子长的话有点断续,仿佛是因为太激动的原因。可肖夏却清晰的看到他脸上隐约露出了几分痛苦之色,不过很快被他掩饰下来,再加上夜晚的原因,以至于轩宇亮没有察觉。

    “哈哈哈,别激动嘛!好好干!”

    还以为他这是欣喜的情绪太大,轩宇亮又忍不住狠狠拍了拍浮子长肩膀,可后者明明还痛苦,却还是强忍住了,脸上笑嘻嘻的奉承着轩宇亮,心中却是嘶吼着:“干你娘!”

    要不是顾忌到可能会影响国师的计划,恐怕他早就提刀砍死轩宇亮了

    “啧啧啧,忍者神龟啊”

    这毅力,这坚韧,就连肖夏都忍不住赞叹。他通过神识查探,这浮子长的肩膀上有几道深可见骨的刀伤,先前嗅到的血腥味,就是他肩膀伤口中散发出来的。

    现在再经过轩宇亮这么狠狠一拍,战甲下的伤口肯定是血流不止了,更别提那种钻心的疼痛感了。

    “我们走吧。”

    肖夏叫了下还在拍着浮子长肩膀的轩宇亮,淡淡说道。

    同时,眼角余光扫了一遍城墙上站着的众多守备士兵,暗自摇头,如果他没猜错,这些人应该在两天前就死了,现在之所以还能站着,跟常人一样,不过是被某种秘法给控制住了躯体。

    看来,轩宇帝国也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般平静啊

    感慨归感慨,肖夏虽然知道轩宇帝国出问题,但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更何况这个时候法则之力能少用一丝是一丝,于是就没有运用法则之力去感知那银白战甲的守备军人的心里所想。再者说,就算他知道了部分信息,那又与他何干?这终究是轩宇帝国自己的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没必要去搭理这些。

    拉着一脸意犹未尽,仿佛拍上了瘾的轩宇亮,很快消失在了一副解脱表情模样的浮子长目光中,后者泪流满面,抽泣道:“干,干你娘!终于走了~”

    “不行,再去吸两口先!”

    说罢,他转身飞入了城墙堡垒内。

    轩宇皇帝的书房中,一盏明灯摇曳着火苗,案桌上摆满了要批改的奏折,清新的檀香弥漫在空气中,瓷器书画翠竹点缀着书房各个角落,一切尽显古典风格。

    “国师啊~,朕最近这眉头老是跳动,你可否帮朕算算,朕这些日子是不是感染风寒了啊?要不先休息下?”

    案桌两旁,一边坐着一脸乖巧好动的轩宇爱,另外一边坐着风度翩翩的翠袍青年,中间赫然坐着身穿日常便装,眉头紧锁,满脸愁容的轩宇皇帝。

    “陛下,微臣目测您身体状态良好,至于风寒臣还从未见过乙级修为之人会感染上风寒的。”

    翠袍青年嘴角抽搐,你丫不想批改奏折就直说嘛,还风寒?

    “额”

    轩宇皇帝见自己的小伎俩被识破,尴尬的摸了摸鼻尖,但还是不甘心道:“要不,国师你再算算,光凭肉眼来看的话,有点不太准。”

    翠袍青年彻底无语,虽说他学的是卜算一途,但要是什么事都靠卜算来解决的话,天地间的力量岂不是未免太过纵容自己这类人了?

    刚想开口说什么时,坐在案桌另外一边的轩宇爱忽然站起,双眸中精光闪烁,猛地朝门外跑去:“哥哥!”

    轩宇皇帝也随之站起来,看着从天空中降临下来的轩宇亮和黑袍人,眼睛微微眯起,意念打量着肖夏全身,试图从肖夏身上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当初天机屏蔽的难道就是这人?”

    翠袍青年目光汇聚,沉眸凝视肖夏,暗暗惊讶道。

    “别闹。”轩宇亮轻轻推开欲要抱住他的轩宇爱,快步进入书房,来到轩宇皇帝和翠袍青年面前,恭敬道:“孩儿参见父皇,宇亮见过国师。”

    “这是我父皇,这是国师。”轩宇亮把两人的身份给肖夏介绍了一遍,然后又把肖夏介绍给了两人:“这是孩儿给小妹请来清除咒术的肖前辈。”

    两人不为所动,肖夏无视轩宇皇帝,对翠袍青年拱手诡笑道:

    “你好,二突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