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真面目
    二突子?

    轩宇皇帝和翠袍青年微微一愣,皆是双眼露出迷惘之色,蹙眉分析着肖夏的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

    肖夏见两人这番模样,有点好笑的摇了摇头,他们又怎会明白自己是在说妖狐的绰号呢。

    “亮儿,还不快去给客人倒杯茶!”

    轩宇皇帝很快甩去脑中的疑惑,回过神来,看向轩宇亮说道。

    “好的,父皇。”

    轩宇亮点点头,随即走出了房门。

    “等等我~”

    轩宇爱大叫一声,也随之欢快的蹦跳着跟了出去。

    “阁下,请!”

    轩宇皇帝与翠袍青年对视一眼,后者对肖夏做了个请的动作。

    肖夏也没有客气,身体不紧不慢的盘坐在案桌另外一边,俩人对面。

    “朕在这里先谢过阁下能够到来为小女治病。”

    看到肖夏不说话,轩宇皇帝思考片刻,笑了笑说道。

    “不必说谢,我只是在履行约定。”

    肖夏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那敢问阁下对于小女的病,可有多少成把握?”

    轩宇皇帝又问。

    旁边,翠袍青年眼中一道寒光掠过,瞬间消逝不见,手指轻敲桌面,假装漫不经心的继续倾听着两人的对话。

    “区区咒术而已,谈不上什么把握。”纯黑道袍下,肖夏一对幽暗的双眸古波不惊,不咸不淡回道:“如果陛下真要我说出一个范围,那我只能说富贵险中求,尽人事,听天命。”

    掌心雷他可以控制,但在清除咒术这方面,需要将这股庞大的雷电之力灌入轩宇爱身体,冲袭她体内的咒术邪力,至于当事人能不能承受的住,他肯定是不知道的,最多,他只能控制一下掌心雷的能量程度。

    “尽人事?听天命?”轩宇皇帝皱眉,语气不满道:“朕与琳皇妃只有小爱这么一个女儿,阁下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是不是未免有点太随便了?”

    翠袍青年暗自冷笑,停下轻敲桌面的手指,意味深长的看着肖夏。

    “当然!如果陛下不信任我,大可拒绝。”

    肖夏很是干脆的说道。

    现在就能离开轩宇帝国,他还巴不得呢。

    “放肆!”轩宇皇帝龙颜大怒,大手拍在案桌上,桌子连同诸多奏折一并被震碎,冷声喝道:“别忘了,这里是我轩宇帝国,你面前的人是朕!”

    “在朕的地盘内,还容不得你放肆!”

    偌大的乙级三重天威压如同狂澜汹涌的大海般从轩宇皇帝身上涌出,无情拍向肖夏,欲要将其镇压。

    “当官的都喜欢玩这种小伎俩吗?”肖夏身形似若屹立在断崖边的磐石般,任凭他风吹雨打,依旧纹丝不动,冰冷的眸光射出,认真的对视着他,不以为然道:“若万物不从你心,不顺你意,万物皆可死?”

    “还是说,你自认为帝皇之身尊贵不凡,主宰天下生杀大权?”

    肖夏微微颔首,目光睥睨的望着他,仿佛在看一只不知天高地厚,可笑的蝼蚁般,浩瀚的灵力像焦躁不安,渴望杀戮的凶兽一样在体内仰天咆哮,欲要冲出,缓缓起身不屑道。

    “阁下,你这话就有点过了。”

    翠袍青年也随即站起来,微笑道:“陛下虽主宰生杀大权,可还没有涉及到天下这个地步,更何况陛下恩怨分明,乃为明君,又怎会做出滥杀无辜之事呢?”

    “二突子,你闭嘴!”

    肖夏白了他一眼,对轩宇皇帝道:“我也懒得跟你废话,等我帮她清除完身上的咒术后,大家就两互不相欠。”

    翠袍青年懵了一脸逼,被哽的哑口无言,他不知道肖夏两次对自己说这话,究竟是在骂,还是在夸

    轩宇皇帝一时摸不到肖夏的底,只好袖袍一挥,冷哼不语,选择了罢休。

    不久,轩宇亮和轩宇爱俩兄妹捧着茶几走了进来,察觉到书房中气氛的沉重,以及父皇,肖夏,国师三人的不言不语,声音一征:“父皇肖前辈你们?”

    “没事没事,喝茶。”

    翠袍青年见状站出来打了个哈哈,接过茶几中的茶水,对几人说道。

    “今天这茶怎么这么苦?”

    轩宇皇帝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脸色微变,皱着眉头生硬咽下。

    突然!

    “噗!”

    轩宇皇帝闷哼一声,捂住胸口,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随着口中一阵甘甜之意涌出,一口鲜红血液吐出,身体摇摇欲坠。

    “父皇!”

    轩宇亮骤然大惊失色,想要去扶住他。

    “滚!”

    轩宇皇帝仿若如临大敌般,一片苍白的脸上怒目圆睁,气势瞬间爆发,掀翻了书房内所有物件,把欲要过来扶住他的轩宇亮直接就震飞出了房间,狠狠跌倒在地上。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在茶水里下毒?”

    轩宇皇帝身形一闪,出现在屋外,一只铁钳般牢固的大手死死掐住轩宇亮脖颈,怒吼道。

    “父,父皇,你怎么了?我是宇亮啊!”

    轩宇亮眸中出现难以置信之色,声音沙哑的艰难道。

    “父皇父皇,你不要伤害哥哥!”

    轩宇爱从小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即就被吓的眼眶泛红,哭出声来,跑过来死死保住轩宇皇帝的手,哽咽道。

    这一幕幕说起来长,其实不过是在电光石火之间。

    只有肖夏,继续不为所动的品着茶,一副吃瓜群众的模样。

    “你不怕?”

    翠袍青年见到肖夏如此淡定,嘴角微微扬起,声音充满好玩之意的说道。

    “怕什么?”肖夏轻轻放下茶杯,看着他:“如果你是指茶里有毒,那就不用说了,浪费口水。”

    “哈哈哈!”

    翠袍青年从腰间拿出一把折扇,缓慢的扇动着,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似乎十分享受,说道:“不得不说,你这胆识还真是让我费解,不知是无知给了你这份勇气,还是无畏给了这种口气,让你说出这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言。”

    说着,他话锋一转:“但不管是哪种,我相信你最终都会此而后悔!”

    这话一出,空气骤然降下几度,场面一下子变的诡异了起来。

    “喂!”肖夏不以为然,转头对轩宇皇帝那边喊道:“下毒的人在这儿。你再不放手你儿子就被你掐死!”

    “知道的事多了,可是,会死的!”

    翠袍青年忽然桀笑,打了个清脆的响指,空中分化出数道风刃,呜鸣震动,逢的一声朝肖夏切割飞去。

    “轰!”

    风刃落下时,肖夏的身形早已闪现不见,凌厉的风刃劈斩而过,所过之处,皆是秒变两瓣,撕裂墙壁,破土碎石,再地面裂开沟壑。

    “嗯?”

    感受到背后袭来的呼啸拳风,翠袍青年冷笑一声,毫不费力的只手挥去,轩宇皇帝被铺天盖地卷袭而来的狂风拍打的整个人倒飞出去。

    “都是中毒的人了,不好好待着坐以待毙,乱动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