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进退两难
    “父皇!”

    轩宇亮顾不得自身呼吸的困难感,连忙跑到轩宇皇帝身边将其扶起,双眸赤红,回头悲痛的怒吼道:“国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这么做?”翠袍青年仿佛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哈哈大笑,嘴角讥讽的嘲弄道:“二皇子啊,你还真是天真。”

    “天地之大,浩瀚无垠,历来有能力者为君,君之位亦是有能力者据之。”

    翠袍青年轻轻扇动折扇,缓缓说道。恍惚间,整个人的气质间变的豪阔无比,与之前判若两人,仿佛饱读圣贤之书的文儒圣君般,心有壮志可包揽天下。

    “而我!就是那个有能力者!”

    他收起折扇,拍打在掌心中,双眸精芒闪烁,炯炯有神,姚望远方。

    “谋权篡位这么无耻的事都能被你说的如此清新高雅。其实不然,说白了你就是个的乱臣贼子。”肖夏身形不知何时出现,点脚站立在墙角边摇曳飘摆的墨竹林竹尖上,俯视着他,淡淡说道:“不过,我想你的目的远不止上位这么简单吧?”

    “闭嘴!”

    翠袍青年听到谋权篡位四字,赫然脸色一沉,冷冷一喝,空气中瞬间凝结出锋利的风刃朝肖夏斩去。

    只是,肖夏的身形再次如同鬼魅般消逝不见,纯黑道袍与漆黑夜色融为一体,彻底失去气息。

    “难道国师之位还不能满足你吗”

    听闻肖夏的话,轩宇皇帝嘴唇发紫,渐渐爬身起来,脸色灰白的虚弱道:“亏朕居然还如此相信你,想不到,你才是朕轩宇帝国的一大败笔!”

    “国师?哈哈哈!”翠袍青年突然脸色狰狞,仰天大笑,脸上布满寒意,冷声道:“我亲爱的陛下,你莫非以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很好?还想让我忍受一辈子这种痛苦的煎熬?”

    “对!你说的没错!他说的也没错!”他忽然嗜血的舔了舔嘴唇,眼中第一次流露出癫狂与痴迷之色,猛地转头,视线停留在轩宇爱身上,目光贪婪,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女子:“就算我夺得帝位,加冕戴冠,但这些还远远不能满足,我要的”

    “是她的身体!”

    “只要夺得她的身体,融合“半神妖躯”这一千年罕见的体质,我相信到时候,不单是轩宇帝国,整个下陆界也会尽在我的掌控之中!”

    翠袍青年狂笑不断,似乎距离称霸下陆界就在明天,指日可待。

    “有我在,你休想!”

    轩宇亮满腔愤怒,紧紧攥拳,冲他咆哮而道。

    轩宇爱是他亲妹,也是他母亲去世后,除了轩宇皇帝外唯一一个亲人。在轩宇爱小的时候就因为咒术的原因而被他人视为异端,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当今皇帝的女儿,轩宇帝国的三公主,恐怕早就被人提议施行所谓的可笑火刑了。但轩宇亮知道,他一直都知道,尽管诸多朝纲大臣表面恭敬,可在背地里却和那些皇后,贵妃一样,笑他母亲人都死还要留下祸害。自小他和妹妹就“尊享”这种独一无二的待遇,直到他成为老牌将军的一员后,情况才有所转变。是的!嘲笑讥讽的对象里没了他,轩宇爱成为了真正的“独享”。

    每当他出去历练,不在宫里时,总有妃子膝下的爱子爱女故意在心智仅有孩童大小的轩宇爱面前提问“听说你母亲是皇妃,你知道自己母亲长怎么样吗?”

    日落回来之时,他也总能看到轩宇爱一个人蹲坐在青石台阶,脸蛋上还沾有几分钟前未擦干的泪痕,看到回来的他时,她会故意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笑容依旧纯真甜美,声音像往常一样酥软:“哥哥,你回来了”

    一旦有人想要伤害她,他一定会以死相拼,哪怕他还有一丝气力,脑海中第一个想的都是那位模样清纯,只会一口一个的哥哥的善良女子。

    “半神妖躯?”肖夏再次出现,站在轩宇亮等人这边,轻抚下巴,若有所思的沉吟片刻,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抬头道:“这么说,她身上的咒术是你下的?你就是那个神秘的施术者?”

    虽然肖夏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半神妖躯”体质是什么回事,不过估计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件觊觎已久,很想得到的东西,这个变强的念头使他心生邪念,自轩宇爱小的时候就给降下了咒术。但下咒术的原因肯定不止这一个,体质这东西就像当初在皑雪学院的千雪梨子那样,本就是天生,只要在控制范围内,下不下咒术根本没关系。

    “你又知道?”

    千年来,翠袍青年脸上第一次在一件事上出现多种表情变化,疑惑,不解,吃惊,诧异,或是懵逼等等。听到肖夏的话,他现在又有种哑口无言的感觉。仿佛肖夏就像他肚里的蛔虫般,他做过的一切,肖夏都能知道。

    “这下就有点难办了”

    听到妖狐承认的回答,肖夏心中顿时有种无力感涌起。在他的神念感知中,妖狐的修为境界赫然突破了他的认知范围内,如果他没猜错,妖狐的真正实力定然是在乙级之上,也就是他从未见到过的丙级修为!

    记得在御魂妖塔时妖琴师曾说过,清除咒术的方法有两种,一是找到下咒者将其杀之;二是利用天地间最纯净的能量-雷霆之力净化掉咒术的阴邪之力。

    这下咒者倒是找到了,可那人是他现在根本惹不起的存在。要是说利用掌心雷来帮轩宇爱清除体内的咒术,作为下咒者的妖狐肯定不会袖手旁观,毋庸置疑是下死手模式的阻拦法。

    正面硬打,他会死,不正面打,结局是轩宇爱会死!这种打也打不过,抢也抢不过,正是他的烦恼所在。

    “那你当初让我去御魂妖塔找彼岸花也是为了你的一己私欲?”

    轩宇亮双眸喷火,牙龈都咬出血了,他脸上还是没有出现一丝疼痛之意,死盯着翠袍青年一字一顿的怒吼道。听到这里,再把他的刚才所有说过的话连串起来,轩宇亮要是再不懂那就真的是猪了。

    知道轩宇爱由小到大的所有痛苦,都是眼前这人一手所造,他心中怒火几乎可以焚烧整个辽原,化为焚天煮海之势喷涌而出!可他还是硬生生的压在了心中,因为他知道,再大的愤怒,没有实力去复仇,那将都是徒劳无功!

    “彼岸花?那只是我在考验你们罢了”

    翠袍青年目光藐视的瞥了他一眼,不以为然的拍打着折扇,风度翩翩笑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