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有为心魔
    苍天狂啸,撕裂大地的万丈龙卷风骤然被肖夏一拳打成冰封状态,伴随着清脆的咔嚓声响起,数条冰封巨龙崩碎飞溅,四分五裂,坠落当场。

    “怎么可能?!”

    妖狐见状双眼一瞪,被肖夏的突然爆发给震惊到了。

    望着漫天飞絮的冰渣和如同变了一个人的肖夏,他忽然一时之间拿不准了要不要继续攻击。

    “这身体,真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感”

    肖夏浑身如同散发着水蒸气般,丝丝黑气从体内到天灵盖升起,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气之中,而且行为极其怪异,声音像是挣脱拘缚,找到了归宿的九幽邪灵,舒畅且悠然,忍不住轻声呻吟,突然!

    “嗯?”他仿佛不太习惯此刻的模样,一把扯掉遮盖住身体的纯黑道袍,冷冷道:“真是个愚蠢的人类,肉身如此美妙,岂能让它不现世人之眼?

    “咔哒!”

    轻轻打了个响指,一面清晰无比,倒映着少年模样的镜子随之浮现在空中,黝黑如墨的瞳仁,竖起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净面无须的脸庞,尖尖的菱角,既有冷淡漠然之意在其中,又有淡泊宁静之质,可是眸中却是死一般的诡异和阴邪。

    “好一个无可挑剔的俊俏少年~”他如痴如醉的摸了摸脸庞,镜中那名少年也跟随着摸向白皙的俊脸,沉浸在自我陶醉之中,有点不舍的幽幽道:“如果能够一世占有,那该有多好啊”

    看着肖夏反常的举动,妖狐经过短暂的适应,终于是稳下了心神,不再犹豫,折扇上再次黑焰滔天,面目狰狞道:“我管你是不是换了一个人,蝼蚁终归是蝼蚁。”

    手臂一扬,折扇能量满溢,猛地扇出撕扯一切的巨大狂风,颔首俯视冷声道:

    “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照样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风之殇!”

    话音刚落,顿时狂风大作,天地间的风元素像发了疯似得向妖狐蜂拥而聚,不绝入耳的风隙声像天穹中失去心爱之人的风女的哭泣,世间的一切仿佛都在低头悲鸣,充满了哀伤气息。

    这种负面的能量,像一触即发的蝴蝶效应,让全帝都的人瞬间心情沉重,陷入无尽的悲哀之中,刹那间丧失了战斗力,行动力与思考力,完完全全成为一个短时间内的废人。

    可地下那“肖夏”对所有情况都恍若视而不见的另类,亦是沉浸在自身容貌的美好感中,显得目中无人,无比的傲然。

    “别忘了你答应过老夫的事!”

    凌道子不满的冷哼一声。正在“梳妆”着自己容貌的肖夏微微一愣,然后唇红齿白的咧嘴笑道:“放心,我可是一个言而有信的心魔。”

    “死吧!”

    空中,妖狐双手一上一下,五指将汇聚而来的狂风之力凝聚成一枚蕴含恐怖毁灭力的璀璨风球,见地上那诡异少年自言自语一声看向了他,脸上不以为然的狂傲态度以及那种死到临头还笑的出来的藐视笑意让他忍不住心头大火,勃然大怒。发出狞声怒吼,双手往地下一推,风球以风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五指中瞬间打出,像流星陨落般坠向肖夏。

    他有把握,在风之殇的负面能量影响下,任这少年有何种变化莫测的诡异手段,就算表面没受到太大影响,战斗力和反应力方面也会大大减弱。

    再配合上自己全力凝聚的“风殇球”,一旦打中必死无疑!

    只是!

    “区区负面能量,于吾来说何足挂齿?”

    心魔附体状态下的肖夏头也不回的不屑道,摆弄着妆容,像爱美之心泛滥到一发不可收拾的风韵女子。

    “咻!”

    风球越来越近,内含的强大毁灭力欲要击中肖夏后背!

    “嘭!”

    黑气突然化为屏障挡在离肖夏一米身后处,犹如一道不可击溃的坚盾。风球砸击在上面,青砖爆裂,尘土飞扬,硬生生凿出一个百米深坑,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彻天地,无形的声波震碎一块又一块地低岩石,威势不减分毫。

    “狂妄至极!”

    妖狐见状心中虽然骇然,但很快被无边的怒火取而代之。他叱咤风云的千年妖狐何尝被人如此蔑视过?

    “风之殇,狂澜!”

    整个人杀意凛然,恍若玉藻祖狐之魂附体,双手迅速结印,打出风狐一族的禁咒之术,霎时九尾妖狐虚影浮现,在他身后撑起万丈苍穹,气息节节突破,停在了丙级五重天之境。

    “组合禁术!九归狂澜合为一!”

    九尾妖狐虚影仰天嘶吼,身后九条白尾渐渐合为一体,随着耀眼的璀璨光芒直冲天际,照耀夜空。

    白昼之下,一条白尾跨越空间融入风殇球中,澎湃的能量赫然爆出,在急剧催动下,风殇球瞬间击穿黑气屏障,将肖夏炸飞出千米之远,轰碎了周围房屋,在街区上划出一道巨大的沟壑。

    “你不是很狂吗?来啊!”

    妖狐没有半点保留的意思,双目赤红,像杀戮成性的疯子,看着被击飞出去的肖夏,他丧心病狂的哈哈大笑道:“我保证让你后”

    突然!他目光一凝,身体征住不动。

    沟壑中,少年慢慢站起来,随手捏碎悬浮在面前的镜子,淡淡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漠然看着声音戛然而止的妖狐: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跟随时代脚步的有为心魔,实在对你的无礼行为感到反感厌恶。”

    只见他缓缓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指尖灵光闪烁,面若寒冰:“不过出于绅士之礼,吾更讨厌的是,你的狂傲,盖过了吾贵为罪恶之源的心魔的风头。”

    “看着!这就是你对自身一概不知的潜能!”

    心魔附体状态下的肖夏忽然沉声一喝,仿佛是在与何人对话,又像是在教导。

    “灵海翻涌,散灵线!”

    闪烁着灵光的指尖出现一根软体长线,细如发丝,利如刀刃。当初就是这根不知名的灵线在雪花大镇时瞬间耗光了肖夏体内的所有灵力。

    现在它再次出现,识海之中,站在凌道子旁边的肖夏,眼睛死死盯住这根让它捉摸不透的“罪魁祸首”。

    果不其然!它一如从前的吸干了肖夏体内的灵力,可“肖夏”依旧生龙活虎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迹象。

    “法则!跨越!”

    轻喝一声,灵线消失不见,妖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时,一道异样的波动在他身后出现。

    “鞭挞!”

    肖夏冷冷一笑,灵线跨越空间,狠狠抽打在妖狐脸上,面具被一分为两半,鲜红的印记像烙印一样刻在了他冷酷的脸上,十分明显。

    “啊!我要杀了你!”

    见自己几乎被等于毁容,妖狐骤然盛怒,疯狂嘶吼,双眸欲要喷出火来。

    “风殇球,回归!”

    他立刻把风球召回,企图保护住自己。

    可“肖夏”哪里管得着这些,继续无情的冷喝。

    “鞭挞!”

    “鞭挞!”

    “再鞭挞!”

    那清脆的啪啪声,是打脸的节奏感。

    好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有为心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