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虚隐山,亡人阁
    旭日东升,万丈金辉破晓而出,照亮天际。

    在第一大镇疆野之边坐落着一座巍峨大山,名曰虚隐山,虚隐山山脚下结界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除非是修为高深之人,否则一旦身陷其中,必死无疑!

    不过虽是如此,但未必会有无关紧要之人踏入此地。因为但凡是在第一大镇居住生活的生灵都知道,这是一座连帝皇将相都无权驻足的禁地。

    “亡人阁”

    这三字犹如驻守虚隐山的神将般,散发着强大的镇压气息,静静刻印在虚隐山山顶的阁楼金匾上,威慑警告着下陆界所有势力皆止步不得前行,令人望而生畏!

    “华子书生,你这棋艺是吃屎了吗?居然能将到我的军了?!”

    桂花树下,一名衣衫褴褛的老者面色悠静地摸了摸下巴,突然眼睛一瞪,猛地用力揪下好几根,一脸震惊的望着对面文儒模样的老书生。

    老书生笑而不语,隐晦的眸中闪过一丝精芒,等到衣衫褴褛老者走完自己的回合后,阴沉在一边不显眼位置的“車”突然动了,在老书生举手之间拿下“将”,结束了这盘毫无意义的棋局。

    先前老者的震惊声显然也惊到了周围的其他人,众人抱着新奇的目光来到桂花树下,恰好看见华子书生落子的一幕,亦是不敢置信地望着起身的华子书生。下了百十年输棋的“棋渣”居然打败了在逃亡之人中棋艺公认第一的“棋痴”?

    “我不是在做梦吧?”

    “棋渣,赢了棋痴?”

    “不得了不得了,棋痴居然被棋渣给将军了!”

    亡人阁顿时一下子沸腾起来,一群白发苍苍的老头,老妪个个大为吃惊的望着华子书生,整个人怔在原地,不敢相信这就是事实。

    “喂!老不死的,这下你可以把钱还给我了吧!”

    人群中,一名白发老者喜开颜笑的搂着另一名体格枯瘦老者,玩味的说道。

    “d!真是晦气!”

    体格枯瘦老者面色难看的瞥了一眼华子书生,不情不愿的从袖袍中掏出一沓大灵票,粗鲁塞给对面人手中,然后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原地。

    白发老者见状也没有计较太多,毕竟这年头欠钱的都是我大爷。不过更令他没想到的是,华子书生居然赢了!赢的人的还是被逃亡之人中公认第一的棋痴。

    他还以为百年前借出的钱要不回来了呢,毕竟枯瘦老者当时说除非棋渣能赢一盘棋他才会还钱,可棋渣下了百十年的棋连赢一局的战绩都没有,等到华子书生下赢棋,他有生之年还能不能见得到都是一回事

    不过现在看来,结局总是出乎人之意料。棋渣,就是赢了!

    类似于这一幕的还有很多,如:

    “你不是说等到棋渣赢了就嫁给我吗?”

    一名老头拦住一名老妪说道。

    “可那是九十年前的事了,我现在容颜已老,你还会娶我吗?”

    老妪娇躯一震,含情脉脉的回头看向他。

    “你想得美!”

    老头眨了眨巴眼睛,好奇道:“我只是想问一下你那个时候说这话时有什么感受?”

    老妪脸皮一拉,一脚踹开老头,冷冷道:“滚!”

    “老娘自我感觉良好!”

    好了各位!”

    见周围嘈杂声一片,众人都围佣过来堵住去路,华子书生不禁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安静一下。

    华子书生一说话,原本吵闹的众人立即就安静了下来。可见他在逃亡之人这个圈子中还是有些威望的。

    “几位管事刚刚传话给在下,让各位前往大厅集合,说是有人违抗了协议。”

    他负手身后,微笑着开口,声音朗朗响起,让人听起来十分舒适和自然。

    “什么?有人违抗协议了!”

    “老夫哪个帝国竟敢如此大胆?”

    只是!听到有人违抗协议这一事,人群中当时是就又爆发出了巨大的哗然声,有人震惊,有人冷笑,也有人沉默不语,各种不同语气皆是从人群中快速响起。

    “书生,你知不知道是哪个帝国的逃亡之人打破的协议?”

    人群中,一名老妪撕扯着沙哑的喉咙,高声问道。

    霎时,将近百道目光汇聚在华子书生身上,同样等待着他接下来的回答。

    但他们注定是失望!且不说不知道,就是知道他不会说出来。

    “抱歉,这个在下并不知道。”华子书生微微一愣,然后淡笑道:“事不宜迟,请各位还是先尊步到大厅吧,切莫让几位管事等久了。”

    “那你呢?”还是那名老妪,她皱眉问道:“你不跟我们一同前去吗?”

    “我还要去召唤堂,通知其他逃亡之人过来集合。”

    华子书生似乎有点不耐烦了,冷淡说了一声,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消失在了原地。

    “今天的书生有点反常啊”

    一名老者用着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喃喃道。

    “算了,协议这事出现的毕竟太突然,有点异样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没想太多,其他人也没想太多,在华子书生消失后,众人很快也陆陆续续向大厅走了过去。

    召唤堂!

    一座规模庞大,造型古朴的怪异建筑,四面屹立着四块长方形大碑,大碑上刻满了蝌蚪般密密麻麻的黑色铭文,黑色铭文间隔不到半毫米,有诸多黯淡白光在流动。

    “嗒!”

    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门口,走入冷清的召唤堂中,正是一身文儒之气的华子书生。

    “还有三十五人在外?”

    只见他在轻轻在长方形大碑前掐了几个法决,四块大碑同时投出虚影,在空中映射出一副光幕画面。

    画面之中,一堆密集光点靠拢在一起,地点显然是虚隐山上的一百多号人无疑。另外还有少数光点零散在各个地点,赫然就是剩下的三十五个逃亡之人无疑。

    “不对!”

    看了片刻,华子书生隐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思考一阵,忽然皱眉:“怎么少了四个?”

    “亡人魂灯!现!”

    他越想越不对劲,迅捷打出召唤魂灯的手印,“逢”的一声,光幕画面被漫天蓝火灯盏取而代之。

    扫了一眼漫天魂灯,他脸色骤然一沉,拳头握得“咯咯”直响。

    “死了?”

    诸多魂灯中,四盏蓝火不知何时已经熄灭,寓意也就代表着这四人已经身死。

    “算了!这种蝼蚁死了就死了吧,禀报魔神大人要紧。”

    不一会儿,他平复了一下内心的波动,将一切变回正常。闭眼睁开时,一双眸子猩红如血,声音变得怪异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