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师徒
    “对呀,我们是妖啊!”

    葬花阁主恍然大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可老大说过让你收敛一点呐?”

    “额”

    座敷童子顿时语塞,不知说什么的好。当初凌道子曾对她说过在杀戮这方面要学会收敛,她也一直没违背,只杀该杀之人,可以说是已经很克制了。

    “要不,我来杀,你歇着?”

    葬花阁主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座敷童子随即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俩人一拍即合。

    白天翼和十二位部长:“”

    这是哪里来的奇葩啊!!白天翼欲哭无泪,恨不得跪地仰天长啸。

    不过言归正传,特别是知道俩女是妖族身份后,他们才真是真正的慌了。皑雪学院可还有万名师生在里面上课,按照妖族嗜杀成性的形象来说,一旦发生战斗,皑雪学院势必会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血流成河。

    要是肖前辈在这里那该多好啊

    此刻,众人不禁想起那尊高大伟岸,实力逆天的黑袍神秘人。若是他在,怕是再来几个跟眼前同修为的妖族女子,在其面前也容不得撒野吧。

    就在白天翼等人以为此战必不可免时,一道懒散的声音悠悠传来。

    “我说,你们两个小东西干嘛呢?”

    座敷童子俩女皱眉,抬头望去,只见路径旁的大树枝干上,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面容俊朗,白衣翩翩的年轻人,他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刚睡醒模样的看着自己等人。

    这人是什么时候在那里的?

    葬花阁主暗自一惊,一双美眸仔细打量着西南尊护界者,尽是好奇之意。

    “这人的修为,我居然看不出来?”

    连座敷童子也是微微愕然,她这些时日疯狂潜修和在聚灵丹的帮助下,修为赫然达到了乙级五重天之境,可即使这样却还是没能窥探到对方的修为?那得是该有多强啊?

    看到这一幕,白天翼众人有种劫后余生的心悸感。但同时他们更令他们迷惑的是,这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能称这俩尊有灭国之力的“妖女”为小东西?

    “你是谁?为什么要阻碍我们?”

    俩女对视一眼,座敷童子率先冷冷开口道。

    “听我一句劝,走吧!”

    西南尊护界者懒癌发作,半眯着眼挥手道:“我真的不想动手。”

    说实话,要不是感应到周围有两股强大妖气在靠近,他都懒得从软绵绵的豪华大床上起来,况且每天还有林贤月这么一位漂亮的小妮子来送饭,离谱一点的说,他连房间都懒得出了

    “你!”

    座敷童子最受不了别人挑衅,见这年轻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当即就是火冒三丈。就在她咬牙准备发起攻击时,一旁的葬花阁主忽然伸手拦住了她,语气隐隐带着一丝欣喜,激动道:“先别急,他身上好像有主人的气息!”

    刚要骂娘的座敷童子顿时说不话出来,闭上眼睛感应着什么。

    “主人?”

    西南尊护界者和白天翼众人霎时一愣,后者还没弄清楚是什么回事时,前者嘴角微翘,好像想起了什么。

    主人?谁是她们的主人?白天翼众人还在死命的想着,绞尽脑汁的想着的时候,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连同树干上站立着的西南尊护界者,三人早已消失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随便坐,别客气!”

    房间中,西南尊护界者懒洋洋的躺在大床上,对站在旁边的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随口示意道。

    雪白的四壁,干净的环境,摆放整齐的家具陈设,新鲜的空气,以及淡淡馨香的芬芳,这一切让来到房间中的俩女大为不可置信,像这种懒散颓废模样的人的住所居然会如此干净整洁?

    话说我们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俩女自我怀疑道。

    “什么走错房间了呀?”

    随着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一名身材火辣,却模样清纯的苗条女子出现在众人视野内,从墙边的粉红帘布后面走出,低着头,似乎还没发现有外人在场,笑嘻嘻道:“师傅,我怎么好像听了其他女子的声音啊,老实说你是不是金屋藏妖啊!”

    林贤月终于抬起了头,声音戛然而止,看着浑身散发着淡淡妖气的俩女,瞬间被吓的花容失色,然后捂着小脸,大声尖叫道。

    “扑通!”

    她畏畏缩缩的跑到床边,高高一跳,扑在了闭着眼睛都西南尊护界者身上,死死抱住他,颤抖的说道:“师,师傅,有妖怪哇!”

    座敷童子,葬花阁主:“”

    “卧”

    西南尊护界者差点被她突如其来的重压给压的吐血,缓过来后连忙扒开身上的林贤月,她很想爆粗口,可是一想到今后的三餐和酥口的豆糕,他硬生生憋住了!

    “徒弟啊~你要学会见多识广是什么意思,不要老是老是大惊小怪的,师傅伤不起啊”

    他挤出笑容,苦口婆心的劝说着旁边的便宜徒弟,以备消减日后万一死在徒弟的“碾压”中的噩耗几率。

    “哦!”

    林贤月眸子转动,似懂非懂的点了点,想了想说道:“但师傅,您能跟我说见多识广是什么意思吗?我没上过学”

    西南尊护界者的笑容像钢筋混凝土似的瞬间凝固在脸上,耳边不断萦绕着林贤月的话,我没上过学没上过学上过学过学学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气氛一度尴尬。

    良久,西南尊护界者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脸正色,语重心长道:“徒弟啊,师傅决定给你下达一个任务!”

    一师一徒旁若无人的在谈话,完全晾着一旁的座敷童子两人。但后者也很明了此刻不宜讲话,直觉告诉她们要是现在插嘴的话,会遭殃

    “你终于要给我下达任务了吗?师傅!”听到西南尊护界者要给自己下任务,林贤月双眼放光,激动的像个林间跳跃的欢快小鸟般,迫不及待的问道:“什么任务呀,什么任务呀?还有还有,这个就是我出师的考验吗?”

    面对徒弟的轰击三连问,他露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温声回答了她一半问题:“对!任务就是去上学,专属文科的那种。”

    至于另外一半,西南尊护界者暗自冷冷一笑:“哼!学习不到一个月就想出师,怕你是要出事吧?”

    “上学?”

    内心的兴奋之火如同被洪水冲过,熄的透心凉,林贤月张大着嘴巴,断断续续道:“师,师傅,你,你没搞,搞错吧?”

    我这是在为了徒弟而牺牲!暂时告别了~我的三餐~我的豆糕~

    他一咬牙,拿出师傅的严厉风姿,瞪着撅起小嘴,一脸委屈状的林贤月,恶狠狠道:

    “没错!拿不到教师资格证明就别来见我!”

    “唰!”

    他忽然一挥手,林贤月就被传送到了距离房间千米外的学生报名处。望着坐在报名处值班,一脸懵逼看着她出现的男教师,她蓦然间有种如遭雷劈的感觉。

    “???”

    上学就算了,为毛还要拿到教师资格证明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