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符剑之威(下)
    “不!”

    见自己女儿即将要被钢刀一样的手爪给撕裂,殇井威黎顿时双眸若喷出火来,睚眦欲裂的厉声大喝,骤然往前挡去,欲要替其抵挡下这绝杀的一击。

    “滚开!”

    陈管事见状脸色一沉,怒目圆睁的森然大吼,一脚踢在他脖颈上,随着一道清脆的骨裂声响起,殇井威黎瞬间瞳孔紧缩,眸中瞳仁的光泽快速溃散,整个人踉踉跄跄往后倒去,然后口吐鲜血的瘫倒在了地上,气息微弱的像垂危病人那样。

    “父亲!”

    “陛下!”

    上井静欣泪珠断线的飙落在地上,心肝欲裂的哀声痛哭道。黄秋野等人也是挣扎着精疲力竭的身体,个个脸色剧变,手指颤抖的急声大喊道。

    “死!”

    陈管事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女子,忽然发出狞声大。仿佛他已经看到这副娇躯被自己撕成四分五裂的场景了。

    “呜呜呜!!!”

    或许是感受到了对上井静欣足以致命的杀机,空中与光球纠缠着的符剑,剑身阵阵轻颤,响起悦耳的剑鸣声,自动放弃这场争斗。剑身调转,在空中泛起大片璨灵之光,对着杀机的发源人,陈管事后脑勺射去!

    “给我不惜一切代价,挡住它!”

    可杀意已决的陈管事早就受够了,哪里还会半途而废?所以就算发现符剑的异样,他依旧目标不变,头也不回的对回归而来的在场百数名逃亡之人疯狂嘶吼,完完全全要必杀上井静欣的节奏。

    听到陈管事的命令,众人莫敢不从。纷纷拿出兵器和运起战技与秘技来对抗符剑,企图把它拦下。

    可这些!都没用!

    符剑灵光闪烁,形如游龙,躲过一个又一个攻击。可躲避始终不是唯一的方法,当真正被截断去路时,它会显现出骇人的尖锐剑芒,如银蛇吐信。

    “呜呜呜!!”

    “拦住它!”

    伴随着诸多逃亡之人形成一个包围圈把符剑堵的水泄不通时,被困在其中的符剑怒了!只见它的震动频率达到了幻影重叠的地步,嗡嗡的剑鸣声仿佛要刺破耳膜,剑身上的灵光皆汇聚在剑尖之上!

    “嗖!”

    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事情发生了。剑身像一道青白光束般突然射出,堵在前面的数十个逃亡之人赫然被剑芒绞杀成渣,血雨纷飞,化为碎肉

    “怎么可能?!”

    众人望着空中飘絮的血肉,无一不惊愕呆滞住,脸上露出浓重的心悸之色,忍不住失声大叫道。

    三十六名逃亡之人瞬间秒杀,这是何等威慑!何等神威!

    要知道单是一名逃亡之人就能凭一己之力灭杀一个三流帝国,三名逃亡之人时就能灭杀一个二流帝国,如果当三十六名逃亡之人同时出手呢?恐怕就算是一流帝国也难免陨灭的结局。当然,这也得看出手的逃亡之人的修为层次来下决断。

    若是像陈管事这个级别的人物,哪怕再来一百个类似于黄秋野等人的逃亡之人,也不见得能乃其何。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符剑才能如此顺利的就瞬杀了他们吧

    “真是一帮废物!”

    本来只差咫尺之遥就能将上井静欣给一爪毙命的陈管事,见到身后符剑的极速袭来,他就算再想不为所动的继续爪下去,此刻也不得不放弃。因为他明白符剑显现出来的威能有多恐怖,如果他再不收手,那么就算杀掉上井静欣,他也会因此被符剑一击给终结!

    故此,见到这三十六名逃亡之人被符剑秒杀的这一瞬,恐惧的同时也在无比失望的咆哮怒骂道。

    “该死!”

    他迅速反身,望着射杀而来的符剑,不敢大意,脸色一正,五指飞舞,连忙掐动手印。

    “双生技!吞灵地元壁!”

    一道淡黄色的壁盾忽然出现,被他抓在手中,眸光死凝的盯着破空刺来的符剑。

    他有把握抵抗住这莫名的怪异兵器,因为他所施展的双生技:吞灵地元壁,顾名思义,乃是运用属性当中韧度最强的地元作为盾牌来抵挡,再加上它可以吞噬对面兵器的能量化为己有,这也是他的最强手段之一,他没理由没把握!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这个时候,上井静欣忽然想起肖夏交代过的话,银牙一咬,当即咬破纤指,远远将血液准确无误的挥洒在符剑剑身上,并且轻声大喝道。

    “什么?!”

    随着她的血液挥洒到符剑上那一刻!所有人都猛地抬头,仿佛像看到了什么强大存在般,皆是双眼呆滞,如遭雷劈的定住。陈管事更是见了鬼一样的露出骇然表情,然后脸色渐渐被恐惧所取代。

    “轰!”

    天空顿时乌云密布,晴天霹雳轰隆直响,闪电划破天际,雷光锯齿仿佛要将天空撕裂成两半,然后在上井静欣的那一句“法令”落下,天地间所有事物仿佛戛然而至。唯一剩下,只有那柄悬浮于空的符剑在静静散发着灵光。

    它停下了进攻,却让在场所有人心生畏惧,惊骇不已!

    天地异现为它所生,万物生灵俱它所滞,这,就是它的威慑!

    “嗡!”

    一股浩瀚的正气自剑身传出,刻画着无数上古符箓的符剑像活过来了一样,血液缔连着心中所念,凡是上井静欣想杀之人,符剑皆一一列为诛杀目标!

    而这个首杀目标,赫然就是一袭蓝紫色衣袍的陈管事无疑!

    “逃!”

    感受到符剑的气息锁定自己,陈管事顿时如坠冰窖,浑身发寒,心中竟生不出一丁点儿反抗之意,立即转身向反方向逃遁而去,可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得,连一步都迈不出去,仿佛就像周围的天地被定固住了。

    “咻!”

    随着符剑上方显现出一道龙飞凤舞的不知名符箓,点缀融入剑尖,瞬间爆射出去!

    “不!”

    陈管事双目瞪大,惨白的脸色上充满了绝望,神魂欲裂,口中发出极其不甘的吼叫声!

    他拼命的挣扎,吼叫声愈来愈大。在死亡面前,威胁,求饶,他都恳求过了,可这些都无济于事,不管他说出什么条件,任何理由,上井静欣都不为所动,改变不了杀他的事实!

    终于!

    “我死也”

    “噗嗤!”

    临死前的诅咒声戛然而止,陈管事张大着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双眸,绝望的眼神像不甘堕入轮回的怨魂般。在他额头,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正在源源不断往外冒出脑浆和血柱,符剑穿透了他的颅骨,脑部,将所有内脏器官在一瞬间绞成了汁。

    虚隐山,亡人阁,陈管事!陨落!

    “不好意思,你没机会再进入轮回了。”

    一尊黑袍人影从天际飞来,落在上井静欣旁边,随手抓住符剑剑柄,双眸幽暗,漠然望向死不瞑目的陈管事以及其他被定住身形的众逃亡之人,面无表情的冷哼道:“或者说,你们!”

    姗姗来迟的肖夏!此刻!入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