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落寞,失望,觉悟.....
    百里镇边界,森罗万象,茂盛繁密,成片的森林扎根大地,形成一道“绿墙”将部分边界紧紧包围住。这些还远远不止,高耸的山峰,一望无际的草原,拔地而起的崎岖石林,皆是化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整个百里镇与相邻大镇划分的清清楚楚,一眼便知。

    如今!随着一道气息炸裂,散发着无比璀璨的不知名耀眼光芒斩下,刹时大地颤动,鸟兽纷飞,无以计数的生灵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瞬间湮灭在了雷光电弧中。待那仿佛要撕裂天地的余波回归平静后,场景变惊骇世俗,震怖世人!百里镇又为此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一条将偌大百里镇分为两半的巨大沟壑,垄断了东,西两个方位。从此镇民虽同在百里镇谋生发展,可两地却相隔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幽暗深渊!

    这等威势所引起的动静之大其他邻镇帝国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重视。不过在某种条件因素下,距离天下满皆知的地步,还是有些时间距离的,不至于在一天时间内就能够达到家喻户晓

    “莎啦啦~”

    在绿荫成蔽的森林中,大树忽然轻轻摇曳,抖落下几片叶子和甘露,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森林里出来了。

    “这就是百里镇?”

    两道倩影站立在树荫下,雨过天晴后的太阳显得十分温暖,温馨。但这对于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来说却没有半点好感可言,她们讨厌下雨天,特别是今天的下雨天。

    “挺远的,我们全速状态下,居然还要一天一夜的时间才能赶到”

    俩女姚望着周围,俏脸都有些发白,略显疲惫之意的说道。她们此刻的所处之地正是百里镇的边界周围,自从在西南尊护界者口中得知自己的主人肖夏,可能在殇井帝国后,她们立刻就起身,马不停蹄的向殇井帝国奔来,整个过程保持全速状态,一口气都没歇过,为的!就是早些见到他。

    葬花阁主对此有点诧异。在她的打算之中,就算距离太远,但凭借自己俩人的修为,全速状态下也不至于要太久时间才对。诧异归诧异,不过既然来到了,她内心现在应该和座敷童子是一样的,都是充满了期待前的欢喜。

    “不对!你看那!”

    突然!座敷童子美眸一凝,目光看向大地,下意识的推了推她,出声道。

    “嗯?”

    葬花阁主闻言眉头一挑,随着她的目光望去,身体微微一滞,眼中的疑惑之色瞬间被不敢置信替代,整个人呆愣在原地,呆若木鸡,一动不动。

    “主人,是主人!”

    座敷童子顿时欣喜若狂的大声叫出来,像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激动叫道:“这是主人的手笔,绝对错不了!我们终于找到主人了!”

    这的确是肖夏的手笔不错!可葬花阁主看着地上这道无边际的巨大沟壑,神情凝重,怎么都笑不出来。

    “你怎么了?我们都快要见到主人了,你难道不高兴吗?”

    见她这番模样,座敷童子不禁脸露不满,稳定下自己内心的激动,蹙眉询问道。

    “你还记得,上次主人使用这招的时候,是为了什么吗?”

    葬花阁主转头,苦笑的看着脸上笑意戛然而止的座敷童子,另有所指的问道。

    “上次?”座敷童子小小的娇躯一晃,恍若失了神一样的喃喃道:“为了什么”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若不是主人自身受到生死威胁,或是重要之人的受伤,离去,他是不会爆发出如此毁灭天地的强大一击,而那一次!这强大的一击的首发,正是为了她们。

    “小女友?看来主人他是找到伴侣了”

    看到座敷童子那双黯淡失色的无神目光,葬花阁主不知为何回想起当初在皑雪学院时,西南尊护界者曾对她们说过的话,骤然明白了一切意思,不由的暗自摇头,心中泛起一股五味杂粮般的难言之意,隐隐有点失望,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伴侣吗”

    座敷童子听到“伴侣”二字,身躯微微颤抖,然后嘴角微翘,弯出一个弧度,似乎在自嘲。伴侣?那她算什么

    “算了!别想太多,可能只是我们想错了呢!走吧!”

    见状,葬花阁主微笑着安慰了一下她,她心中也希望是自己想错了。俩人相处这么长时间,她对座敷童子的小心思和性格,差不多已经可以说是一清二楚了。那敢爱敢恨的倔强性格,她无法想象下去。

    “不!”

    只是这个时候,先前对跟肖夏重逢充满了期待和激动的座敷童子忽然轻咬银牙,低着头颅,语气冷漠,用力紧握着白皙的小拳头,十分坚定的说道:“我改变主意了!你一个人去见主人吧,我还有事要做。”

    说完,她从身上拿出一本书籍以及一支淡蓝色毫毛的毛笔,面无表情的推到葬花阁主怀中:“这《符书百箓》和蓝颜符笔,记得替我交给主人,我就不过去了!”

    “你疯了?!”

    葬花阁主猛地抬头,洁白的纱巾扬落在地上,一尘不染的纱巾此刻沾满了黄色的泥点和灰尘。她那足以让任何青年俊男为之倾倒的绝美容颜上,一对眸子怒火中烧,脸色冰冷,毫不客气的愤怒喝斥道:“为了这么点不确定的事,你有必要如此吗!”

    “你不也是如此吗?只是你平日太习惯于矜持,没有那个勇气和觉悟罢了!”

    座敷童子亦是睁大双眼,怒发冲冠的咆哮道。

    葬花阁主懂她,她何尝不懂葬花阁主?只是俩人平日里一个知道不说,一个知道不问而已。

    但彼此的心思,都跳不过对方的猜测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主人?”

    被座敷童子突如其来的大喝给问住了,葬花阁主脸色红通,不敢置信的捧着小脸,自言自语说道。

    “好了!我走了!”

    座敷童子丢下一句话,不等她再次回应,就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在艳阳的光芒普照下,半空中一串晶莹剔透的“珍珠”滴落在地上,融入散发着芬芳气息的泥土内。

    温暖人心的金黄圆日,怎么看都像是黑夜中残缺的冷月,黯淡无光的辰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