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二者不可兼得.............吗?
    殇井帝国!

    在距离帝都废墟几里外的集市上,得知殇井帝国并未在围攻中被灭国后,那些关门求安的店铺以及闭门不出的富贵人家等其他人皆是一一走出家门,打开店门做起了生意。

    不算太热闹,也说不上冷清的街道上,肖夏和葬花阁主漫步行走,见过被逃亡之人灭门的官臣世家,仅存寥寥几个老弱病残的败落家族,趴在家人尸体上痛哭流涕的妇孺,也有在一旁冷眼旁观,心思各异的路人财主。

    可以说,此刻的帝都沉寂在一股悲哀的气氛之中,举国悲悯。

    俩人脚步停在一酒楼的门外桌子处,葬花阁主也重新戴上一块洁白的面纱。没办法,不这么做的话,就她那倾城般的容颜,恐怕会由此引起轩然大波。

    “两位客官,请问您们要点什么?”

    一名肩上披着条白毛巾的小厮眼尖的瞥见了俩人,一脸献媚的走过来笑吟吟说道。

    “随便!”

    肖夏淡淡回道。他现在有很多事要问葬花阁主,没时间去理会他。

    “好勒!”

    小厮微微一愣,有点意外,仔细打量了一下俩人,仿佛想到了什么,随即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欣喜若狂的走入了酒楼内部。

    待小厮走后,肖夏和葬花阁主才缓缓地坐了下来,俩人面对面,互相看着对方。

    “你是怎么找来的?座敷童子呢?”

    肖夏看着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欲言又止的葬花阁主,叹了口气,边给她倒上茶水,边先开口道。

    既然他先前感受不到她们的存在,那么按道理来说她们也不会感知到自己的位置才对。

    “从皑雪学院一个人身上打听到的,至于座敷童子”

    她的声音渐渐变小,犹豫不决的吞吐着话语。她不敢说出座敷童子的离开原由。

    “她怎么了?出事了吗?”

    肖夏见状捏住茶杯的手一抖,不禁心中一紧,皱眉追问道。

    “出事倒是没有,但”

    葬花阁主连忙摇了摇头,可下一句却还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你有事瞒着我?”

    肖夏脸色一沉,手中的茶杯迸响出一丝裂缝的咔嚓声,不满的凝声冷冷道。

    听到主人的语气有点发冷,葬花阁主两手握在一起,紧张的扭捏着纤白细指,紧咬牙关,不敢出声。

    “行!”肖夏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说道:“几个月不见,我这个主人对你来说已经形如摆设了是吧?”

    葬花阁主娇躯微微一颤,她能感觉到自己主人已经生气了。

    “可以!那我自己来查!”

    黑袍下一双眸子幽光闪烁,大手一挥,当即冷声喝道:“言出法随!洞悉!”

    坐在对面的葬花阁主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自己内心被人看穿了一般,犹如一个透明人一样,所有秘密和心头所想皆逃不过别人的眼睛,而这种感觉仿佛是来自天地之间,所以亦可以说是逃不过天地的“眼睛”。

    “原来如此”

    肖夏面露苦笑,收回了法则之力,他明白了,全都明白了。

    无数的画面闪过,其中当初俩人在雪花镇分别时,分别后的一幕幕,他都看在了眼里。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是俩女离开自己时的眼神,那是一种无奈,深深的不舍;待到寻找自己时,她们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急迫,焦急;而临近找到自己时的时候,脸上尽是欣喜和欢悦之色;最后,皆转化为了失落和沮丧

    他懂了!无论是座敷童子的爱意,还是葬花阁主对自己的说不清好感,这一切都源自于他。

    肖夏沉默住了,这是他第一次感到为难,不知所措。

    哪怕知道座敷童子和葬花阁主对自己有爱慕感情,可他毕竟已经有上井静欣了。一方是他爱的女孩,一方是爱他的女孩,不管选择哪方对于另一方来说都是“辜负”,更何况他现在的伴侣的上井静欣。

    本以为很多事还要问葬花阁主才能知晓,可现在来这么一出,肖夏感觉自己问也不用问,直接就都知道答案了。

    “主人”

    这时,葬花阁主轻唤他一声,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亦是处于一种不知所措的尴尬状态中。

    她看得出来,肖夏显然是看到了自己的心头所想和诸多秘密。突然,她有些后悔了,若是刚才干脆一点说出回答,情况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般,让自己尴尬了

    听到她的叫唤声,肖夏猛地从沉默状态中醒来,赫然抬起头,注视着她,正欲要说什么时,那名肩披着白毛巾的小厮忽然端着一盘摆满了不知名金黄色兽肉,散发着忽冷忽热气息的银盘走了过来。肖夏想要说的话也随之止在喉咙内。

    “两位客官,这是本店的招牌菜之一,“银月映金轮”!”

    小厮看着俩人眼中的疑惑,不禁有些得意的介绍道:“作为本店的招牌菜之一,这兽肉取自于帝国西方处,“绿海草原”上常年食嫩草,饮甘露,肉质鲜美的“白糖兔”,加灌胶上本店店主的祖传佐料,以冷藏二百五十天的银盘装托,绝对可以保持出锅前的香美味道。”

    “而且小人看两位郎才女貌,用这誉有“银月映金轮,一世必相依”的招牌菜,定是最为不过的啦!”

    小厮唾沫飞溅,自卖自夸了半天,却发现俩人依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还以为俩人不相信自己的说法,急忙道:“这白兔糖绝对新鲜美味,本店敢以名誉担保!若是二位客官还是不信小人,可以亲自到后厨去检验。”

    肖夏,葬花阁主:“”

    话说,我特么脸都没露,你是怎么说出“郎才女貌”这个成语的?还有!你跟我说说哪个兔子被宰杀前不是活蹦乱跳?

    肖夏忍不住吐槽道。

    “那个,你刚才口水喷进去了”

    葬花阁主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用着动听的声音,弱弱对那小厮说道。

    “哈?”

    小厮风中凌乱,一脸懵逼。

    “口水真喷进去了?”

    许久,小厮身形一晃,嘴唇颤抖的不敢确定询问道。

    “嗯!真喷进去了!”

    葬花阁主重重点头,那样子仿佛是在说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咋办?好贵的呐”

    说着,小厮突然感觉胸好闷,欲哭无泪的呢喃道。

    下一秒!小厮表情可怜巴巴道:

    “要不,您们再换一盘?不贵的,才两张大灵票而已”

    俩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