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乌羽管事
    虚隐山,亡人阁!

    造型怪异的召唤台中,一袭儒生打扮的老者站在四块长方形大碑面前,望着投射在空中的光幕,零零散散的光点加起来共计不到二十个。这些,皆是现存活在世的逃亡之人。

    “果然不出我所料,殇井帝国真是这百五十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葬送地”。

    华子书生看着光幕上消失不见的百六十余名逃亡之人,眸子猩红,怪异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似乎早就想到了一样。

    “他们是怎么死的?!”

    突然,又一道声音响起,充满了惊疑和震骇,赫然也是华子书生发出的。

    仿佛,他身体有两个不同的灵魂蜗居在里面,共用一体。

    “这个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原本清明的眸子又变回猩红一片,怪异的声音冷冷道。

    “怎么跟我没关系?老夫修为跟他们不相上下,若是有人能杀他们,亦能杀老夫,你跟我说没有关系?”

    眸子再次变回清明状态,华子书生本人闻言,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不甘示弱,声音略显恼火道。

    对此,那道怪异的声音却只是冷冷一笑:“放心!有我和魔神大人在背后,单凭下陆界之人再强,也死不了你!”

    华子书生本人沉默一会儿,还欲要询问什么,可一声突如其来的冷哼骤然在他身后响起。

    “魔神大人?你不是华子书生,你到底是谁?!”

    来人站在门槛处,面容沧桑,下巴黑须密麻,浓眉黑瞳,眸光炯炯有神,身穿乌金铠甲,手中抓着一根银白的坚铁长棍,脸色冰冷的警惕望着华子书生后背,手中长棍通体闪烁着能量光芒蓄势待发。

    华子书生身体一滞,然后缓缓回头,见到门槛处的中年人,脸上一副诧异的样子,笑吟吟道:“乌羽管事,您怎么来了也不知会小人一声,好让小人有所准备。”

    这中年人正是亡人阁中五位管事中的乌羽管事,擅长棍法,他手中的坚铁长棍名为:“玄冰铁棍”,材料乃是取自皑雪学院的创建者雪女留下的冰雪密境中一块千年玄冰所铸,每当挥舞就会掠起一片白皑雪花,长棍本身也会激发“冰冻之力”,可瞬间将对手打击部位冰冻住。

    也是他为什么可以在亡人阁中坐上管事之位的原因,不仅是修为高深,就连用棍手段和打斗技巧也是他能在诸多逃亡之人中脱颖而出的倚仗。

    “知会你?”乌羽管事双眸一凝,猛地的抓起玄冰铁棍指向华子书生,冷哼道:“恐怕若不是我凑巧路过,你这个口尊“魔神大人”四字的罪恶魔孽,还不知道要潜伏在我人族多久时日!”

    华子书生顿时充斥双眸猩红,可清明之色又很快回归,企图要解释什么。

    显然,他还不想跟其闹太僵。

    “废话少说!随我去见其他管事!”

    只是!乌羽管事根本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大喝一声,手臂高高扬起,玄冰铁棍瞬间在半空中激起一层涟漪般的绚丽雪花,在这雪花纷飞的半空中,一道呼啸的棍风声宛如山涧飓风吹过石窟的强大气流,震耳欲聋的朝华子书生的膝盖处抽打过去。

    “逢!”

    破空声如同山顶巨石坠落深渊,似有万鼎之力,仿佛一棍落下,即可粉碎一切!

    感受到长棍传来的强烈危机感,华子书生脸色一变,顾不得什么,便也不再继续去阻拦“它”,任由那魔物暂据身体。

    伴随着眸子转化猩红,一股浩大滔天的魔气从他身上爆发出来,整个人无论是性情还是模样都纷纷大变,原本的一身儒生气质被杀戮和暴虐等负面情绪取而代之,五指长出血红的利爪,一对赤红獠牙使得面容十分狰狞,这哪里还是什么书生,根本就是一个嗜杀成性的出世魔头!

    “真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小东西!”

    被魔物暂居着身体的华子书生,双眸猩红如血,望着乌羽管事的目光就像老猎人在看一个美味的猎物,不但没有一点儿退缩之意,反而桀桀冷笑。

    “你果然是魔物!”

    确定了眼前的华子书生是魔物后,乌羽管事手臂一抖,玄冰铁棍的攻击方向随之变换,这一次!他不留手了!对付传说中的魔物,他不敢轻敌,况且!对付魔物也没必要留手什么的。

    “战技!碎冰暴!”

    乌羽管事浑身气势爆发,口中厉声大喝,双眸忽得沉寂,浮现出六角冰花状,玄冰铁棍赫然包裹住一层厚实的冰晶,散发着刺骨的逼人的寒气,威力徒然大增,猛地对着华子书生当头砸下!

    “人类就是麻烦,一招一式有必要分出等级?”魔物嘴角勾起,不以为然的讥讽冷笑,缓缓把利爪伸出在空中微微一点:“浊血雾!”

    “砰!”

    一阵浓郁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在空气中,足以让普通人反感作呕,一团血雾铺天盖地充满了整个召唤台,渐渐凝实成为一个血盾护住华子书生周身,拥有恐怖力道的玄冰铁棍轰击在上面,冰晶瞬间炸响震碎,带着极其锐利的切割力在其头顶上方爆炸开来,飞溅当场!

    而这个时候!过于轻敌的魔物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双生技!万道爆冰裂!”

    见到这一幕,乌羽管事冷笑一声,脚步毫不犹豫疯狂往后暴退,直到退出召唤台,他才停下脚步,玄冰铁棍被他抛到空中,双手迅速结印,最后一道手印打完,玄冰铁棍正好落在他离地仅有半身腰之高的面前,接住长棍在空气当中用力一抽!

    “砰!砰!砰!砰!砰!”

    霎时!飞溅在华子书生身边还未落地的零碎冰晶轰然再次炸裂,一枚冰晶分裂出百枚小冰晶,而原本散布在他周围的冰晶就有成千上万枚,如此一来!再经过这一系列的爆炸后,威力足以切割,穿破下陆界一切坚韧之物。

    甚至把魔物周身的血盾炸湮成了最初状态的血雾,而华子书生的身体也因此被重创,或者说魔物伸出的利爪被炸断了三根利爪,另外整一只利爪被炸毁,身体上更是扎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冰晶碎片。

    “发生什么事了?”

    与此同时,身处在大厅中商讨着陈管事陨落之事的其他三位管事,在感觉到这股专属乌羽管事的大杀招之一的冰冷气息后,骤然脸色一变,皆是对视一眼,随后身形闪动来到召唤台,看着遍地冰晶密布,疮痍满地,千疮百孔的狼藉环境,以及身受重伤,双眸猩红,衣袍破烂的华子书生,不禁皱眉沉声道。

    “你们,都得死!”

    还没等乌羽管事回答,不远处的华子书生忽然咬牙暴喝,巨大魔气瞬间遮盖天地,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边际的真实魔界当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