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消息传出,震骇四方!
    这突如其来的浩大魔威让整个双雄镇都为之震撼,不管此刻是在做什么的,人们皆是停下手脚,身体呆滞不动,目光中带着深深的无法相信之色,一脸骇然,猛地抬头,往虚隐山的方向姚望而去。

    第一帝国,圣辉帝国!

    坐落在帝都附近的一座小庭院内,装满了花香和虫鸣,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环境十分幽静,让人有中心安神宁的感觉。

    一名衣袍破旧的老者正在弯腰浇着花,提着喷壶的手的动作忽然停止,眼皮一跳,骤然抬头望向虚隐山的方向,皱眉喃喃道:“这种陌生的负面气息,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就在他沉思之时,小庭院的木门被人粗暴的撞开,中年人身形速度极快,一脸惊慌地跌跌撞撞闯进庭院内,仿佛遇到什么天大的大事。

    “逆子!看看你自己,成何体统!”

    被打断了思索的奎君脸色阴沉到极点,他曾严令禁止过任何人都不能踏出他的居所,否则按家法伺候!不过见到来人是自己诸多儿子中最小的那个,内心怒火减少了许多,但修心养性习惯的他也还是不禁呵斥道。

    “父亲!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可奎如忱对他表现出来的恼火视若无睹,来到身边,脸色惊惶,失态的大声唤道。

    “到底什么大事不好了?你要是说不出来别怪我家法伺候!”

    见状,奎君对他的态度更不满了,简直有失隐世家族的风度,声音冰冷警告道。

    身为逃亡之人,即使他隐退,可昔日的威严依旧存在,就算不是现任家主却亦能有执行家法的权利。

    “全死了!去殇井帝国执行制裁惩戒的所有逃亡之人都死了!”

    奎如忱嘴唇颤抖的哆嗦道,仿佛这一切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

    时隔一天一夜,在殇井帝国发生的所有事,终于是传遍下陆界,震怖世人!

    四大帝国百万被精兵全歼,老牌将军尽陨落,逃亡之人身皆陨,万丈沟壑分百里,这一系列消息让下陆界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目瞪口呆。收到这个消息的势力和帝国,第一时间无一不是无法相信,连称“不可能”“这是谣言”之类的话,可直到有部分人怀着浓重的好奇心亲自前往殇井帝国调查和询问居民了解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的确确不可更改的事实!

    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反应也是跟所有人一样,不敢置信这就是事实,如果真有人能把偌大个百里镇一分为二,屠戮百六十逃亡之人,那得是何种毁天灭地的手段啊?是不是上面下来的人他不清楚,至少他认为下陆界不可能会有这种强者,否则下陆界早就乱作一团了!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也不远了

    但当派出去调查的探子回来给他看了留影石中的刻画下来的殇井帝国的场景后,他当即就心慌了,再也顾不得自己父亲当初严令禁止不准任何人来他居所打扰的勒令,于是就发生了下面这一幕。

    “你确定?”

    奎君闻言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他一番,明显的怀疑道。

    “你还不了解我吗父亲?从小到大我哪里敢对您撒过一次谎?”见他怀疑自己,奎如忱急了,虽然他知道自己父亲生性谨慎,不愿去多参与自己无干的事,但现在老子怀疑儿子的事,他还是忍不住有点无语。

    “这是刻画殇井帝国现状的留影石,您老自己慢慢看吧!”

    说完,他从怀中掏出一块婴儿拳头大小,表面几乎刻满了缭乱符箓的淡蓝色石块递给奎君,然后同样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嘟嚷着一句抱怨之类的话,就要转身离开。

    “你等等!”

    犹豫片刻,奎君招手叫住了脚跟刚踏出门槛的奎如忱,看着后者一脸郁闷和迷惑,问道:“你戗风叔在不在族里?”

    “这个不知道!”

    奎如忱微微一愣,然后想起什么,脸上的迷惑之色更浓了,反问道:“对了!父亲您不是应该跟其他逃亡之人一同去殇井帝国执行制裁的么,怎么”

    “你小子胆肥了,想咒我死是吧?”

    奎君嘴角抽搐,黑沉着脸怒问道。一父一字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半分钟功夫,直到后者无奈叹出一口气,才就此作罢。

    “我有事先走了。”

    奎如忱挥了挥手,当做告别。

    “去哪?”

    “做生意啊!”

    “臭小子”

    奎君没由得笑骂一声。

    他知道自己这小儿子一直以来都在利用隐世家族的身份在第一大镇偷偷做起了贩卖情报的工作,闻名下陆界的“百晓阁”,也正是他开的。

    只要事情没做过界线,一般奎如忱怎么搞他都不会去过问。

    在奎如忱前脚刚走没多久,小庭院又迎来了另一人。

    “奎君,你感觉到了没?虚隐山上那股滔天的强大负面气息”

    一名老者踏空而入,望了一眼被撞倒在地上的木门,随手一挥让其复原,然后来到奎君面前,蹙眉凝重说道。

    “整个双雄镇凡是有点修为的人都感受到了。”

    奎君淡淡一笑,对戗风笑道:“刚才我还问了一下我家那臭小子他戗风叔在不在族里,本想去找你来着,想不到你先一步找到我这来了。”

    “这个先不谈,我这次来是有另一个要事要跟奎君你说。”

    戗风摆了摆手,摇头道:“殇井帝国的事你听说了没?”

    “听了,但还没看。”

    说着,奎君扬了扬握在手中的留影石,叹出一口气道:“说真的,我还真就不信有人把亡人阁的逃亡之人灭杀将近全歼,这在下陆界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比顶天还难啊。”

    他的话说的并不是无道理,在下陆界除持恒者寮会和麾下的八方护界者,有阴阳师培训机构作为背景实力的三大学院,以及十九大镇镇主外,最大的势力非虚隐山亡人阁中的逃亡之人莫属,若是不计较背景实力的话,亡人阁毋庸置疑是下陆界第一大势力。当然!像妖狐那种级别的变态存在不能算在其中。

    “奎君,我”

    戗风似乎有话要说,张了张嘴,声音却又卡在了喉咙中,亦是叹息道:“算了,还是等你看完留影石后再说吧!”

    衣袍破旧老者见状也没说什么,轻笑一声,把念力探入留影石之中。

    接下来,仅用一秒时间,他的脸色就由最初的不以为然和疑惑,变成最后的震骇不已和惊恐,完全可以说是半辈子最“精彩丰富”的一次表情变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