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感慨
    “都几千年过去了,寮主和那几位难道直到现在都还没参悟透那“天外神兵”的使用之法吗?”

    听到中陆界殿灵的感慨声,白衣少年不禁脸色一沉,擎天大手紧紧掐住魔凤的脖子,让其直翻白眼,洁白如雪的白衣身影在高空伫立,俯视着先前被魔凤攻击逼迫不得不降落到地面的众人,咬牙怒然道。

    “慎言!不可对寮主和几位至高存在无礼!”

    中陆界殿灵威压的声音顿时肃穆,将其呵斥道。

    “难道不是么?”白衣少年对此不以为然,随手布下一道结界隔膜,避开下面抬头仰望着他的五大顶级世家等众人,毫无畏惧的冷笑质问道:“自从那名天外异客身死,他们就一直在闭关参悟那人的身体结构以及其神兵,可谁知几千年过去,他们的进度依然一如既往,丝毫没有半点进展!”

    “怎么?他们无能,还不让人说了?”

    中陆界殿灵沉默不语,没有再去开口反驳什么。几千年来,别看他大部分都处于沉睡状态,但其实也有思考和质疑的时候,他不确定当初自己做的决定是对是错

    这一生的使命,守护的究竟是阴阳大陆,还是他们的利益?

    “你也别怪我话难听,若是当年我们力保国主,哪怕我们三人灵魂消散,只要国主存在,阴阳大陆根本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半息,白衣少年语气缓和了一些,摇头低沉道。

    如果没有当初他们的决定是全力阻止那场趁人之危的发生,那么持恒者寮会,乃至整个阴阳大陆就都不会沦落到后世这个处境。

    “可奈何事已发生,你我现在再说什么都只是无稽之谈,往事无法更改,如今还是先找到国主的天青皇杖渡过此浩劫要紧。”

    中陆界殿灵不想与他再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纷下去,毕竟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放心!不管怎么说阴阳大陆都是我们毕生守护职责。”白衣少年轻轻点头,凝重道:“接下来我会以人身状态出现,亲自在下陆界游寻,凭着我们和国主的关系,相信只要靠近天青皇杖,就一定不会找不到。”

    他们三陆界殿灵和天青皇杖一样,皆是出自天青国主之手,二者之间有着差不多的独特气息。因此只要距离足够,没理由会相互错过。

    “如此甚好!”

    中陆界殿灵回了一句,便不再多说,话音停顿一会儿:“既然这样,那我就断开联系了。”

    话毕,白衣少年脑海中的那股异样感随即消失。联系断开。

    这一切,由于结界隔膜的存在,地上抬头观望的众人仅是看到白衣少年脸色一沉后,对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就都不知情了。

    种种疑惑和好奇之下,众人慢慢的议论纷纷起来,或是在猜测他的身份,或是在惊疑他的修为。

    “那少哦不,是前辈,你们有人认得出来这是哪位前辈吗?”

    孟程姜仰望着“空无一人”的天空,急忙改口,眼中精芒闪烁,向四人询问道。

    几人面面相觑,同时摇头。他们家族在第一大镇历史悠久不错,但像下陆界殿灵现在这种白衣飘飘,少年面孔的修为高强存在,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不过至于是不是某个原本认识,但现在却过度使用驻颜术而导致的百年老强者,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是本皇子孤陋寡闻了么?”

    差点死在魔凤黑焰和风刃下的笙讳墨站在地上,脸色微微苍白,眼中还残留着心悸之色地抬头姚望撤去结界隔膜,显现出身形的白衣少年,不禁眼眸迷惑,低声喃喃道:“还是下陆界根本就没有这号修为级别之人?”

    对于众人的讨论,下陆界殿灵充耳不闻,仅是瞥了一眼地下,就收回了目光将其放在魔凤身上,冷笑道:“你也真是怪可怜的,先被魔神抓炼化成防御兵器不说,现在又落入我手里。不过你更多的还是胆大妄为,都是一缕精魄了,还敢到我阴阳大陆来撒野?”

    “昂~昂昂!嗷!”

    “还敢乱叫是吧?”

    见魔凤抬起凤首,尖声嘶叫,白衣少年顿时心中没由的窝出一顿火,气打不着一处来,脸色一冷,擎天大手就是猛地紧握,掐的魔凤只翻白眼,双翅胡拍乱打,羽毛纷飞,浑身骨骼响起阵阵清脆声。

    “我chao尼玛!劳资是被b的,b的!”

    魔凤心中仰头怒吼p,到了嘴边说出口却是:“昂!昂!昂!”

    “区区一缕精魄,竟敢如此放肆!”

    他才不管魔凤是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反正他现在认为的就是魔凤态度很嚣张,冷冷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

    “砰!”

    说罢,擎天大手金光闪烁,无边的金芒吞噬了魔凤周身,不甘的嘶吼外加臭骂的叫声成为了魔凤在世上最后的遗言。

    “哗-!”

    场面哗然一片,众人目瞪口呆,心中震骇,他们没想到这白衣少年居然如此杀戮果断,心中连道自己等人幸好不是他的敌人,但依会担心他接下来会不会对自己等人出手。

    下陆界殿灵并未去关注众人,甚至看都没看一眼,目光转望狼藉的虚隐山废墟,不禁叹出一口气,感慨地摇了摇头:

    “这虚隐山也真是巅峰不到一世,就又毁于一时了。”

    在时光长河中,他看到了虚隐山亡人阁是最开始的如何苟延残喘和在八方护界者陨落后,即将崛起的称霸下陆界,最后又因为早期华子书生因贪婪野心甘愿成为魔族走狗,让其魔族魔物合居自身,而导致体内魔族爆发战斗,迎来魔神虚影的出手,让差点在八方护界者陨落后即将崛起,重现辉煌的虚隐山,亡人阁,再次沦落到更“死灰”的地步,五大管事身陨当场,成就了这世上再无虚隐山,亡人阁的一幕。

    但唯一值得下陆界殿灵这种存在发出感慨的只是这被魔神和魔物斩在手下的四大管事了。

    或许这也是他身为殿灵,对四位管事对魔族的嫉恶如仇性格,和对分清情况的,公敌魔族的高尚精神而感到共鸣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