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流江哥哥,我来看你了
    一秒记住

    萧星空突然脸色一变,望着不远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萧星风,矢口否认。

    “我……我没有!”

    “好好好,你没有,不是你叫的,是我叫的。”

    赵明秀像是哄小孩似的揉了揉萧星空的脑袋,忽然上前抱了抱他,然后很快退离。

    “三嫂祝你一路顺风。”

    萧星空未想赵明秀会突然抱她,脸涨得通红,匆匆看了她一眼,转身快步离去。

    石门开了,从那里走出去后,便再也见不到了,一直不敢上前的萧星风,突然疯了似的跑起来。

    “空儿,对不起!”

    “对不起!”

    石门关上的时候,萧星空已经开始朝山下走去,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他脚下一顿,很快又加快脚步,快步朝前走去。

    都说时间能抚平一切,就把一切交给时间吧。

    或许真有那么一天,他能像小时候那样,牵着那个人的手,发自肺腑的喊一声,三哥。

    离开丹桂山后,阿宋一直紧紧跟着萧星空,生怕一个不留神便把人跟丢了。

    依他的主意原本是要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的往京城赶的,但到了山下天还没黑呢,萧星空就嚷着腿疼,非要找个客栈休息一下,第二日再赶路。

    阿宋自是不敢违背,只好依着萧星空的要求,在客栈住了下来。

    晚上,阿宋与其他二人轮流守夜,一来是为萧星空的安全考虑,二来……他们担心萧星空半夜偷偷跑了,回去没法交差。

    好不容易天亮了,终于又可以赶路了,阿宋早早起来准备妥当,便去喊萧星空吃过早饭后赶路。

    没想到,萧星空又突然变卦。

    “我突然想起来,流江哥哥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村子上,我好久没见过他了,还挺想他的,这一回京城恐怕再难有相见之日,所以还得我想去他家里看看他。”

    流江是萧星空的贴身侍卫,两人自小一起长大,情分不比别人,萧星空要去看望流江,阿宋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只是他越发的感觉萧星空似乎并不是真心实意的跟他们回京城去,如此一来,便更加谨慎小心起来。

    一行四人骑马很快赶到了流江所在的村子,因萧星空从未来过这里,所以在村头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流江到底住在哪一户。

    流江刚从山上打猎回来,手里提着刚来的兔子野鸡之类的东西,正喊着妻子秀娘拿笼子来装,忽听门外传来马蹄声,便好奇的探着脑袋朝外面瞧。

    “流江哥哥!”

    流江比萧星空大四岁,自八岁起便跟在他身边贴身伺候,萧星空虽是皇子,但从不将他当下人看待,反而从一开始便哥哥哥哥的那么喊他,久而久之,他便对这个自小丧母的小皇子产生了疼爱之心,像个大哥哥一般的照顾他。

    后来,萧星空伤了腿,他原本是要跟着伺候他一辈子的,但萧星空以死相逼,不许他再跟着他到处飘荡,情不得已,他才在这小村子里娶妻生子安定下来。

    心里记挂着他的情况,他也曾往贤王府寄过几次信,希望飞川能把萧星空的消息告之于他,但那些信一封都没有回过,他以为萧星空是铁定了心不再跟他有所联系,所以飞川才不敢给他回信的,他以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曾经的小主人……

    “流江哥哥,是我,我来看你了。”

    萧星空见流江傻站在院子,手里一直野鸡被他勒的直叫唤,以为流江没有认出他来,便又笑着说了一句,没想到流江猛地一撒手,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野鸡和兔子到处乱飞乱跑,阿宋等人连忙帮着去捉,而萧星空则慢慢走到流江面前。

    “流江哥哥,这些年过的好吗?”

    流江一个劲的点头,哭的说不出话来。

    秀娘刚拿了笼子出来,看到自己丈夫跪在地上哭的凄惨,几个陌生人在家里到处捉鸡捉兔,还以为土匪进了村,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来人啊,快来人啊!”

    邻居们听到动静纷纷赶来帮忙,很快将萧星空和阿宋等人围在中间,要押着去见官。

    流江一见别人误会,也顾不上伤心了,眼泪一擦,将萧星空护在身后,朝村民咧嘴笑道:“这是我的恩人,不是土匪,大家都散了吧。”

    村民们很快散去,流江瞪了秀娘一眼,让她赶紧泡茶来招待贵客,秀娘知道自己闹了笑话,脸红耳赤的跑进屋里,很快端了一壶茶出来。

    流江从她手里接过来,亲自为萧星空倒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家里没什么好东西招待殿下,让殿下受委屈了。”

    “从前咱们一起在外闯荡的时候,什么苦没吃过,有口热水喝就很好了,千万不要见外。”萧星空说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表示自己并不嫌弃,“还有,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侍卫,莫要再叫我殿下,既然我称你一声哥哥,你便喊我小七便是。”

    以前他们一起离京在外历练的时候,便是以兄弟相称,那时便是喊他小七的。

    那时只有他们两个,流江为了掩护萧星空的身份,迫不得已才那样喊得,现在当着阿宋等人的面,他却是不敢再那样没有规矩。

    “那我便喊你少爷吧。”

    流江说着,招呼阿宋等人也坐下来,便询问起萧星空为何会突然来了这里。

    听到萧星空说要回京去,流江有些放心不下,很想再为萧星空当一次侍卫,护送他安全回家。

    “都是成家的人了,做事不要那么草率随性,你走了,留下她一人在家,难道不会担心吗?”

    萧星空一口拒绝了流江,四处打量着自己所处的这个小院,看到院子里晾晒着许多白色的纱布,正纳闷是做什么用的,便听屋里响起一道婴儿的哭声。

    流江见萧星空突然蹙眉,怕他听到孩子哭闹嫌吵,忙喊着秀娘让她赶紧把儿子哄好。

    “你有儿子了?多大了?快带出来让我瞧瞧!”

    “一岁零两个月了,少爷想看,我这就让秀娘抱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