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再哭就没命了
    一秒记住

    秀娘虽是个乡下人,但之前清清楚楚听到流江喊萧星空殿下的,联想到平日里流江跟他提起的那个人那些事,就算流江不说,她也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

    流江一声声催促着她把儿子抱出去,她知道那人的命令不能违背,她应该立刻把儿子抱出去的,可一想到出去要面临的危险,她只能死死捂住还在哭泣的儿子。

    “壮壮不哭,再哭就没命了……”

    流江听到屋里孩子的哭闹声渐渐小了下来,猜测妻子或许正在奶孩子,也不敢再催,便陪着萧星空又说了几句话,然后到墙根底下的藤架上摘了几根黄瓜,用清水洗净来招待客人。

    “乡下地方,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少爷,这些都是自己种的,吃个新鲜解解渴。”

    萧星空在丹桂山上也是自己种过瓜菜的,对这些东西并不抵触,便给阿宋等人一人分了一根,然后自己也拿了一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阿宋之前来时倒是在路上想象过流江如今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亲眼看到他这日子过得这么寒碜,心里还是有些接受无能。

    实在看不过去堂堂皇家侍卫只拿几根黄瓜来招待客人,阿宋对萧星空耳语了一句什么,咬着吃了一半的黄瓜带着两个侍卫朝门外走去。

    他们走后,院里只剩下萧星空和流江两个,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一个安静的坐着吃瓜,一个安静的盯着吃瓜的人看。

    好不容易见一面,流江其实有很多话要跟萧星空讲的,但最后他只取了一只扇子拿在手里,轻轻的摇着风,好让萧星空凉快一些。

    如今他所住的房子全是用土坯垒建而成,里面光线暗不说,还很闷热,流江怕请萧星空进去后会委屈了他,所以就这样一直陪他在外面树底下坐着。

    想着秀娘也该喂完孩子了,流江又喊了一声让她快把孩子抱出来,萧星空不知想到了什么,制止住萧星空,让他不要催促。

    “阿嫂带着小鱼儿出门也是这样,我们在外面等的都睡着了,她还在房里不知在做什么,等我们实在等不及进去找她,才知她还在为给孩子穿哪件衣服出门而发愁。”萧星空说着,突然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一开始我还为此抱怨过阿嫂,说她做了母亲以后像是完全变了个人,行事优柔寡断,做事拖拖拉拉,全没有从前的精明果断,结果哥哥把我训了一顿,说我不体谅阿嫂,还让我以后一定不要过于自以为是,多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流江似乎深有感触,用力点了点头,望着那个曾经风风火火的少年,像是突然长大成人坐在他的面前,眼角禁不住有些湿润起来。

    “殿下这些年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萧星空抬头朝流江看去,见他用袖子擦了擦眼睛,低下头一副很难过的样子,便温声道:“我有哥哥阿嫂宠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何来吃苦一说?”

    流江笑了笑,将视线从那双布满老茧的手上收回来,蹭的站起来说道:“秀娘也太慢了,殿下稍坐,我去把儿子抱出来。”

    说完,匆匆往屋里走去。

    那双手上有多年劳作留下的痕迹,一看就是平日里经常干粗活的,还骗他说什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唉,他的小殿下有事瞒着他呢!

    流江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将要进屋时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殿下还在外面等着,先将孩子抱出去再说吧。

    “秀娘,你是怎么一回事?”

    进屋后,流江便压低嗓音低吼起来,却发现床上并没有秀娘和儿子的踪影。

    流江吓了一跳,人呢?

    “江哥……”

    一个小小的声音从桌子底下传来,流江探着身子往下一看,不禁气急败坏道:“你躲桌子底下做什么,赶紧把孩子抱出去给少爷看看!”

    说着,流江便要去拉秀娘出来,没想到她却抱着孩子越发缩到最里面。

    “江哥,我刚才说他是土匪,会不会被他砍脑袋啊……砍了我的不要紧,咱儿子还小,能不能饶他一命?”

    秀娘一番话让流江听得丈二摸不着脑袋,谁要砍脑袋,砍谁脑袋?

    “江哥,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求你给我和儿子留条活路吧,你就说我已经带着儿子跑了,找不着人了,行不行?”

    看到秀娘吓得面无血色,流江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猛地一拍桌子,哭笑不得道:“还以为你在屋里给孩子喂奶,没想到……整天胡思乱想,还净想那些没用的!”

    说着,流江蹲下身子,想要硬拉秀娘出来,结果看到儿子被她紧紧抱在怀里,小脸憋的通红,顿时急得一脚踢开桌子。

    “放手,儿子快被你给闷死了!”

    听到死那个字,精神高度紧绷的秀娘哇的一声哭出来,眼睁睁看着流江将儿子从她身边夺走。

    一步步远离她,像是走向地狱。

    若儿子死了,她也活不成,不如就……

    秀娘盯着散落在地上的剪刀,哆嗦着身子挪了过去。

    流江将儿子抱出去给萧星空看,萧星空问他秀娘怎么哭了,他也不说。

    “作死的女人,让她哭去!”

    见流江这样,萧星空顿时猜出跟自己有关,或许是嫌他们来了这么多人,怕他们白白吃饭吧?

    想到这里,萧星空从腰间取出一块玉佩,塞到只一岁多大的男孩手里。

    “来的匆忙,什么也没准备,这个拿着给孩子玩吧。”

    “殿下,使不得!”

    那玉佩乃皇家之物,他一介草民怎么受的起?

    “不过是一块玉佩,不值什么,拿去给你夫人瞧瞧,让她莫要哭了,小心吓到孩子。”

    萧星空这话一出,流江顿时明白他定是误会了什么,涨红着脸看了他一眼,有些尴尬的笑了一声。

    “她哭是因为……因为我总给她讲殿下在宫里做小魔王的那些事情,她以为殿下要砍她和她儿子的脑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