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那种地方去不得
    一秒记住

    流江知道那些人其实并没有恶意,只是快人快语有什么就说什么罢了,但他就是受不了有人在自己面前说萧星空的坏话,换做以前,他早就一剑刺过去让那些人再也不能胡言乱语,但是现在他却只能装出凶狠的样子说些威胁人的话,然后拉着萧星空逃走。

    他觉得自己太窝囊了。

    萧星空是何等的身份,怎能任由那些妇人肆意侮辱!

    他的心里一定也是很痛苦的吧……

    流江难过的低着头,走到没人的地方正想跪下来向萧星空赔罪,便听他说了那番话。

    他说那只是一件不值得生气动怒的小事,他好像完全没法放在心上,一脸微笑的催着他回家去吧。

    他应该听到那些人的窃窃私语了,但他的眼中没有怨恨,只有宽容和坦然。

    流江望着萧星空,忽然发现这个比他小了四岁,自小便承受了太多常人所不能的委屈和责任的少年如今是真的长大成人了。

    虽然没有选到合适的姑娘,但萧星空并没有多大的失望,这里没有不代表别处寻不到,他不急。

    回到流江家里,天已经快要黑了,阿宋等人全都坐在门口处打盹,秀娘则抱着孩子在院子里玩,见他们回来躬身拜了一拜,就赶紧抱着孩子回屋。

    “饭已经做好了,在锅里热着呢,快给贵客端出来吃吧。”

    秀娘轻柔的嗓音从屋里传来,流江忙应了一声,给萧星空打水洗手。

    阿宋等人还未觉察到萧星空和流江回来,依然坐在门口那里,呼噜声渐起,萧星空看了他们一眼,压低嗓音对流江道:“我看秀娘说话温温柔柔的,很是知书达理,跟咱们在别处看到的那些女子都不一样呢。”

    难得有人如此夸赞秀娘,流江心里自是欢喜,但是抬头看到萧星空明显发亮写完算计的眼睛,心里一咯噔,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我的爷,你该不会……”

    萧星空两眼越发的放光:“反正哥哥和阿嫂并未见过秀娘,让她来配合我演戏,岂不是正妙?”

    “万万使不得!”流江不由得提高了嗓音,不小心惊醒了阿宋等人,见萧星空站在院子里,三人急忙上前赔罪。

    “殿下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们竟是一点都没察觉,真是该死。”

    “无妨,你们去洗手准备用饭吧。”

    萧星空打发走阿宋三人,盯着流江用眼神询问,为什么说使不得?

    流江见他当真存着那样的念头,不禁哭笑不得的小声道:“王爷和王妃是未见过秀娘,可阿宋他们是认得的,只这一条就很难办,就算殿下有办法躲开阿宋,但秀娘毕竟是乡下妇道人家,没见过世面,胆子又小,到时候在王爷和王妃面前穿了帮,岂不是害了殿下?”

    阿宋?

    萧星空微微一怔,他只想着秀娘是流江的人,知根知底,更为放心些,倒是疏忽了阿宋这一点。

    看来他的计划在这个村里是无法完成的了。

    不过,倒也不是全无收获,经过跟流江这一番挑选,萧星空总结出了自己所要寻找之人的三个基本条件:撒谎脸不红心不跳,见过世面不认生,遵守承诺不贪财。

    晚饭后,流江看了一眼狭小的房间,暗暗为如何安排萧星空等人睡觉的事情发愁,萧星空却早已考虑到了这一点,对阿宋等人交待了几句什么,便让他们带着一张席子去了外面院子里。

    流江得知他们要在院子里睡觉,十分过意不去,提议让他们都在屋子里打地铺,然后秀娘带着孩子去厨房里的炕上将就一晚,把床让给萧星空来睡。

    正值夏天最热的时候,通着锅灶的土炕上面热的不能睡人,萧星空自是不肯答应,最后还是让秀娘带着孩子住在屋里,阿宋等人睡在房檐等人,而他则带着流江去了屋顶。

    因吃饭时萧星空已经跟阿宋等人说了明日便要离开这里,所以阿宋等人很快便沉沉睡去,养好精神才好早起赶路。

    屋顶上,流江怕有蚊虫咬到萧星空,便坐在一旁给他扇着风。

    “殿下安心睡吧,流江守着殿下。”

    才不想让人守着呢。

    萧星空心中嘀咕了一声,听着底下越来越响的呼噜声,心想着该像个什么法子让流江哥哥也赶快睡着才好。

    “流江哥哥,你去过那种女人很多很美的地方吗?”萧星空坐起身来,挨着流江小声聊天。

    流江跟萧星空自小一起长大,黑暗中看到那双眼睛转啊转的,有些不好意思似的看了他一眼,便转移开视线,很快便猜到了他的意思。

    “我的爷,那种地方去不得!”

    唉,看把殿下逼成什么样了!

    “您不想娶妻,直接跟王爷说就是,何必这么为难自己?”

    萧星空叹了口气:“我不为难自己,哥哥和阿嫂便要为我操心一辈子……那种地方的女人都是苦命人,若我将人从里面赎出来让她配合我演一场戏,该是挺多人愿意的吧?”

    “那肯定很多人愿意,但是……”流江扇扇子的手一顿,有些不解的问道,“殿下早晚就要娶妻生子,为何非要如此欺骗王爷王妃?京城里美女如云,又个个知书达理,殿下一定可以找到心仪的好姑娘。”

    萧星空眼中闪过一丝落寞,手放在右腿上,语气平静道:“这条腿一年里有大半年都会犯疼,有时候疼的厉害了,连路都不能走,你说,哪家姑娘会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

    “当初你想留在我身边,一辈子照顾我的,我不愿意连累你,故意将你赶走,如今又何必连累那些无辜女子?”

    “所以,殿下您这是打算一辈子都不……”流江突然想明白了萧星空的心意,难过的想要掉泪。

    他怕萧星空看到难受,只能强颜欢笑着说:“殿下您是个好人,您的腿会好的。”

    “但愿。”

    萧星空轻轻说了两个字,闭上眼睛假装要准备睡了。

    过了一会,流江听到匀称的呼吸声传来,知道萧星空已经睡着,便躺在旁边也缓缓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