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割血喂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吧,陆烨锋觉得江林是小孩子,其实他自己也不过才十六罢了。年纪也不是很大却是少年老成,如今这故意的小心思可不就像一个正常的小孩子了么。

    “嗯,我是叫江林,我两岁和师父开始学艺。”

    这一行也确实算是技艺的一种,所以外头如果有人问起江林跟着惠老干什么,他都回答学艺。江林对于陆烨锋的问话不觉得奇怪,在江林眼中陆烨锋只不过是个孩子,但生长在这种大家族中被逼迫着早熟。

    所以对于这个孩子的早熟,江林有些心疼,童年都没了。可到底再怎么早熟也是个孩子,所以对未知的事物有着好奇心也不奇怪。不过江林虽然报了自己的名字,可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惠老接的一单生意。等生意做完了,估计以后就不会见面了。

    “两岁啊!那你今年几岁了?”

    陆烨锋对于江林两岁就开始学习表示惊讶,那个时候恐怕连字都认不全吧。

    “我学艺十年了,如今十二了!”

    既然陆烨锋好奇,江林就回答了。而在陆烨锋眼中,江林这种问一句答一句的情况就是乖巧听话。

    “那你有读书上课吗?”

    江林点点头,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着。

    问的人问话都很浅显,答得人回答的也很简答。可就是不知怎么的,两个人居然能就这么聊了一个多小时。

    在警卫员将东西送来的时候,江林停止了回答。收起了大部头,然后在案板上开始了画符。

    陆烨锋也知道江林这是为母蛊死后的事情做准备,也不在问话。当江林开始画符的时候,陆烨锋就站在后头看着。江林的毛笔用的很不错,笔走龙蛇说的就是他这种情况。

    虽然不知道江林画的是什么,但就凭江林这功夫陆烨锋相信江林写起字来一定也是很不错的。

    江林沉浸在画符中,全神贯注。身旁陆烨锋时不时打量的目光也无视了。等到江林从画符中出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有了一小叠符纸,江林的额头也冒着汗。现在可是夏天,还是暑假时期,他们在的地方可是连台风扇都没有的顶楼啊,不流汗才奇怪了。

    “给!”

    陆烨锋看了看自己也湿透了的袖子,没敢直接像是刚刚那样直接给江林擦,而是递上了纸张,江林道了谢才接过自己擦了起来。然后补充水分,接下来就是等待惠老他们的电话了。

    “顶楼太热了,室内凉快一些,你下去休息一下吧。等他们电话到了,你再上来!”

    即使刚刚江林握着陆烨锋腿的时候,身体温度明显比常人低几度。陆烨锋也担心小孩会中暑,这种身体温度可以看出江林身体不怎么好,恐怕会更容易中暑吧!

    江林摇摇头,谁也不知道电话什么时候打来。这可是争分夺秒的事情,一旦迟了关系的就是几条人命啊!这些人的命可都掌握在他手中呢,即使他在淡定也得担心的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