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犯冲还是有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萍萍,你干什么呢?!这些人,满嘴胡咧咧你怎么还替他们说话。”

    “哥,我不是替他们说话,你说是你和大嫂和我亲还是这些我压根不认识的人亲。”

    “那你怎么?”

    李伟国也不怎么明白李丽萍的做法。

    “哥,我这么做是因为我信护士长的话。你还记得来之前我和仁礼他媳妇说的话吗?我以前也不信这些的,不是到了乡下迷信。而是当初林子确实发生了这事,我才信的。”

    说着李丽萍拉着李伟国坐下,自己也坐在了周月华的床边。

    “我刚刚看到大嫂身上的伤,第一反应是害怕惊讶,而不是愤怒。最大的原因就是林子当初身上的手印,差不多就是这般模样的。当时是七月半前后,林子莫名其妙的去投了河,人救上来的时候身上也没有伤。直到回了家,林子身上才浮现了青紫色的淤青手印。”

    后面的事情李丽萍没有说,只看着李伟国的表情想知道他信了没有。李伟国很想嗤之以鼻,但是这话是自己的妹妹说出来的。更何况恢复了理智之后,他想到了其实护士长完全可以说其他理由,没必要编造出让人看来荒唐的说法的。

    “我没见过,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这种事,但是我现在是不信的。”

    李伟国也只能这么说了。

    “大哥,这事等大嫂醒了不久知道怎么回事了吗?”

    李丽萍也知道她现在说再多,李伟国不信也是枉然,倒不如等受害者醒来和他说的好。

    “大哥不管怎么说,如今仁礼家暂时还是不要去了。不说别的,只瞧仁礼媳妇如今神神叨叨的,小五儿又发热如今大嫂去拿个东西又出意外,就暂且别去了。”

    李丽萍想到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发生在李仁礼新搬的家于是开口了。这点李伟国倒是不反对,到底这事还是古怪的。李伟国不信这些,但却知道有种说法叫做犯冲。

    周月华这一觉睡的有些长,等她缓缓醒来的时候都日落西山了。醒来的时候脑袋还迷糊着,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还没搞明白。接着脑中就闪过当时昏迷的时候碰到的事情,脸色霎时间苍白起来。彼时李伟国去交住院费了,李丽萍去打饭了病房内一个人都没有。

    周月华想到自己遇到的事情,畏惧的大喊着

    “阿国,阿国快来救我啊!救命啊……”

    一遍遍的喊着,神情慌乱好似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医院人多,李丽萍打饭速度自然就慢了。反而是李伟国交住院费倒是不碍事,所以在门外听到周月华的喊叫声。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立马推门而入。就看到周月华想要下床,可以为身体不适只能挣扎着。原本挂着葡萄糖的手上还有血迹,应该是挣扎的时候针管弄歪了。

    “月华,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呢。”

    李伟国环视过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不明白什么原因自然是上前安抚老婆要紧。抱着周月华不停的安慰,周月华直到接触到李伟国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搂着李伟国就哭了起来,李伟国一时间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拍着周月华的背。

    “阿国你去那?”

    李伟国将周月华安抚下来之后,将她放在了病床上,准备去叫医生来弄一下刚刚弄歪的输液管。周月华见他起身,立马紧张的拉住了他。

    “你的针管歪了,我找医生帮你调整一下。”

    李伟国对着周月华很是温和,如果刚刚的护士在的话,定然难以置信。那个看起来脾气暴躁的男人,居然和现在这个细声安抚妻子的男人是同一个人。

    “你别走,我不输液了。”

    刚刚的针管早就被李伟国拔掉了,周月华手上的血迹也已经干掉了。

    “好好好,我不走。不过你的葡萄糖还是要挂的,等萍萍过来我让她去帮忙叫医生。”

    见周月华情绪又有波动,李伟国立马改变了主意。

    “大哥,大嫂你醒了!”

    说话间,李丽萍就到了。看到周月华醒了,眼中闪过放心。

    “正好,我打了饭。医院人太多了,这饭也不怎么好。大哥大嫂你们先将就着吃,明天我回家带饭来。”

    李丽萍的情况如何还不知道,住院观察几天必然是要的。一边说话,李丽萍一边就将饭全部罢了出来。周月华此时有老公陪着,有昔日闺蜜现在的妹妹说着话倒是没有那么激动。等几人吃了饭之后,李伟国还是先知道周月华是怎么摔的。看周月华刚刚的举止就知道定然不是不小心,肯定是有什么缘由。不过他也怕在刺激到周月华,所以在医生来检查重新弄好点滴的时候,他将刚刚周月华的表现告诉了李丽萍。

    “嫂子,仁礼他媳妇和五儿今天打电话来,听她口气已经好了很多了。估摸着过几天就能回去住了,到时候爸妈就能腾出空来照料你了。”

    李老爷子和李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但照料人还是可以的。闫冰冰和五儿住在家里,他们也帮着看顾了不少。李丽萍提起这个也是一种试探,到底周月华出事是因为去帮闫冰冰回家拿东西。加上之前闫冰冰说的那些话,李丽萍大胆的猜测估计是闫冰冰他们住的地方有问题。

    “别,别让她们回去!”

    果然周月华听了这话脸色难看了一分,拉着李丽萍的手都紧了紧。

    “怎么了?是怕仁礼他媳妇照顾不好五儿吗?没事的,仁礼他听说了昨晚的事情,原本打算再过一个星期回来,如今说了两三天后就回来的。”

    李丽萍其实对于安抚周月华是没经验的,现在能这般慢慢的安抚还是特地向江林讨经验的。江林告诉她被吓到的人,情绪不稳定极度没有安全感,而且不愿意回忆起当时的事情。如果想要套话的话就要循序渐进,至于怎么循序渐进。从有关的事情入手,慢慢诱导对方说出来。

    “不成,仁礼回来了也不能回去。”

    周月华这回看先了李伟国,嗫喏了一会儿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那房子里不干净,回去会有危险的。”

    说完这句话似乎就找到了突破口,周月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当时周月华去闫冰冰他们住的地方,东西大概的位置她之前照顾闫冰冰月子的时候了解一些。之后闫冰冰说的她记住了一些,所以很快就把东西找齐了。当时是四点多,天蒙蒙亮,所以周月华进去的时候只打开了客厅的灯。走到闫冰冰夫妻俩房间的时候开了一盏灯,可奇怪的是出来的时候她发现厕所有水声,灯也开着。

    当时她也没多想,大概是闫冰冰在五儿生病的时候慌了手脚,厕所的水忘记关了灯也忘记关了。处于节俭,周月华就走进了厕所,可当进厕所的时候发现水声停了仔细观察了厕所发现根本没有水龙头开着啊?!不知怎么的周月华打了个寒颤,心里有些慌感觉五儿的婴儿房似乎刚刚有影子飘过。她努力壮胆,彼时她还没想到是不干净,她想到的是该不会刚刚他们出门匆忙,门没关紧进了贼吧?!

    怀揣着这种想法,周月华步履匆忙了许多。她想着家里就算东西全被偷了,只要人没事就好。所以她是想着赶紧离开,要不然她如果真和贼对上了指不定危险呢。而正常的贼自然不会希望和主人家对上,只要她不逼着要把贼找出来,那贼躲还来不及呢。

    当周月华出来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当时她在楼道上儿子的门已经被她锁了。闫冰冰家所在的地方总共才五层,倒是没有电梯。闫冰冰家在三楼自然要下楼梯,刚下了楼梯没几层忽然就听到了开门声。下意识的周月华向着开门声的方向看去,居然是自家儿子的门。周月华想果然是有贼,为了怕贼发现自己周月华来到了楼梯拐角处。接着就看到了一个黑影,楼道是有灯的,如果真是贼的话必然看的清容貌。但周月华看到的就是一个黑影,而且在黑影出来的时候楼道的灯闪了闪好像电压不稳似得。那个黑影看起来像是一个孩子,身高不高。

    彼时周月华已经吓傻了,这那里是人啊。她立马就想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想到了儿媳妇说的那些话。然后黑影忽然就朝楼梯下来,直直冲着周月华而来。周月华直到黑影发现了自己,立马就要跑。才跑出了几步,发现自己跑不动了低头一看,脚下一只血淋淋的手握着她的脚踝。周月华除了尖叫,哪里还能有其他反应。那个小黑影已经冲着周月华的门面而来。周月华下意识的要拿手去打小黑影。抬起手的瞬间,发现自己的手似乎被人拦住了。

    顺着手看去,一个半身的女人握着周月华的两只手。那女人是个短发的,自然周月华看清了她的脸。脸色坑坑洼洼布满了血迹,身体的一半似乎是嵌在了上面的楼道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