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后遗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真的吗?”

    黄希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惊喜的,见到江林点头之后他慢慢从惊喜变为平和。

    “好,我信一次你们。不过我和敏儿暂时不会离开,直到送走了康康我们才会离开。当然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不会闹出事情的。”

    其实他们这么闹,除了觉得儿子孤单以外。还是希望有人能够注意到这里的不对劲,进而查到他们一家的事情。如今这些愿望都达到了,虽然对人间有所留恋,虽然害怕下辈子一家三口不能再在一起。但至少儿子不会被永远束缚,他们一家三口都可以重新再来过。

    “自然,不过你得先把身体还我才行,要不然我回不去怎么帮你们。”

    江林淡淡笑了笑。黄希旦从江林身体中退出,江林看到一家三口再次回到了康康埋葬的地方,才悠悠然回到了自己的身体。

    “事情差不多解决了,你们把烛台灭了吧,这里的情况你们善后啊。”

    屋内乱七八糟的,自然要人善后,不过江林说的也太理所当然了吧。姜仲瞿想问他们善后,他干嘛的时候只见江林走到了房间内喝了什么东西。然后将东西递给钟娆雪说了个‘喝’字,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

    “怎么回事?”

    男人走到江林身边,看着昏迷不醒的江林眉头紧皱。

    “应该没事吧,他还让饶雪喝这个呢。”

    姜仲瞿指了指手里的杯子,还好奇的看着。

    “什么东西,我怎么闻到一股寺庙里那种香灰的味道。”

    好奇的姜仲瞿闻了闻之后立马捂住了鼻子,倒不是味道奇怪什么的,而是一种生理反应而已。一想到这东西是拿来喝的,刚刚江林还喝了姜仲瞿表示自己接受无能。

    “我听说他们这一行的经常会给人和香灰什么的,虽然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但既然他让饶雪喝应该是有用处的吧。”

    施学韩摸了摸光头,他是乡下出身倒是看过不少这般的事情。

    “不喝!”

    姜仲瞿将水杯递给钟娆雪,钟娆雪见大家都让她喝这种不知名的东西,脸色都绿了。拒绝的话语也显得特别坚定,不过很快的她就坚定不起来了。

    “好冷,你们谁刚刚开了冷气吗?怎么忽然这么冷?”

    钟娆雪打了个喷嚏,浑身颤抖。

    “拜托,现在是七月份诶,怎么可能冷。”

    姜仲瞿以为钟娆雪是故意转移话题,还伸手摸了摸钟娆雪的额头一副想不通的模样。若是以往钟娆雪定然一把拍开他的手,可这次直到姜仲瞿将手放到钟娆雪的额头上时,钟娆雪都只顾着打寒颤。姜仲瞿摸到钟娆雪的额头,发现钟娆雪身体冷的跟冰似的,下意识的就要拿开手。钟娆雪却是因为寒冷碰到了温暖的手凑了过来。

    “诶诶诶,你干什么,故意吃我豆腐啊!”

    姜仲瞿摊着双手看着这个人偎依在他怀里的钟娆雪。说实在的钟娆雪此时的体温超乎常人的冷,原本姜仲瞿因为紧张和打斗热的流汗的身体一下子就凉了下来,甚至觉得冷飕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