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一个月的期限
    一秒记住

    沈西猜萧星空应该是要走了,特别想去送他,但是脚下却抬不动一分。

    沈东莫名其妙的看了沈西一眼,却见她一直紧紧攥着她的手,看上去十分不对劲。

    “小西,到底怎么回事?他祝福我们什么?”

    沈西心里难过的要死,强挤出一丝笑容对沈东,对整个红杏楼的人大声宣布。

    “他知道我早晚都要娶你的,所以提前送礼物祝我们幸福,怎么样,我沈爷的朋友够义气吧!”

    姑娘们都得了萧星空的礼物,听沈西这么一说,自然是将萧星空夸得天花乱坠。

    “小西!你可真是胡闹!”沈东低斥了沈西一声,催着她赶紧去追。

    “他明显对你有情,你怎能这样伤他的心?听姐的话,快去追,莫要让自己后悔一辈子。”

    后悔?

    她会后悔吗?

    沈西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去,突然看到老鸨刘妈妈带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人朝这边走来,忙收起要去追萧星空的心思,将沈东拉到身后。

    “哟,沈爷也在啊。”

    刘妈妈皮笑肉不笑的看了沈西一眼,歪着脑袋冲她身后的沈东使眼色。

    “东儿,王老板发达了,马上就要搬到京城去住,念着旧情来看看你,你能不能赏个脸……”

    “赏什么脸!赏脸做什么?”沈西冷冷打断刘妈妈的话,睨了那王老板一眼,将沈东的手紧紧握住。

    “我不是早就警告过你,东姐是我看上的人,早晚都要赎身出去的,在那之前不许再让她接客!”

    刘妈妈见沈西生气,忙赔着笑脸解释:“沈爷误会了,并不让东儿去接客,不过是陪着喝喝茶聊聊天……”

    “喝茶聊天?沈爷我正好有时间,我替东姐代劳,您看行么?”沈西说着,冲那王老板抬了抬下巴,“王老板若是觉得我不够格,我还有不少兄弟,不但能喝还十分能侃,只要王老板不怕浪费银子,尽管上酒就是。”

    这王老板其实是想买走沈东带回家做第八房姨太太的,没想到沈西这个刺头也在这里,尽管他并不怕沈西,但若真闹起来对他也没什么好处。

    王老板虽然有几分喜欢沈东,但心想着没必要为了个不识抬举的女人跟沈西和他那群捕快兄弟闹得不愉快,便对沈西拱了拱手,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笑眯眯的走了。

    眼看快到手的肥肉就这么飞了,刘妈妈恨不得将沈西一扫帚给打出去,但她又不敢明着跟沈西翻脸,最后在沈东身上来回瞅了几眼,一脸不耐烦的对沈西下了最后通牒。

    “一个月后再拿不出一千两银子,你东姐还得接客!”

    “一个月就一个月!”

    沈西毫不示弱,让沈东在红杏楼安心呆着,又当着所有人的面警告刘妈妈,一月之内不准逼她接客,这才离开红杏楼而去。

    回到客栈,想到萧星空应该已经离开了丰县,以后再没有相见的机会,沈西只觉眼前一黑,若不是眼疾手快扶住墙,只怕即刻便要摔在地上。

    她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硬闯进来,如今又毫无征兆的离开,快到几乎怀疑那人是不是真的出现过……

    沈南一直在忙着招待客人,得闲往门口看了一眼,便看到沈西一个人蹲坐在门口,像个迷路的孩子,呆呆的望向某处,那么的茫然无助。

    “沈爷!”

    沈南兴奋的叫了一声,好让钱掌柜知道她并没有偷懒,而是去伺候贵客,然后溜到沈西面前,一脸担忧的盯着她问:“你没事吧?”

    沈西摇了摇头,咬牙站起来,对沈南使了个眼色,率先上楼而去。

    还是最东边的那个房间,推门进去里面已经没了那人的身影,沈西明知道是这个结果,但是看到房间里当真空无一人,心里还是没来由的抽了一下。

    若他能出现……呵,只能是做梦罢了。

    如今她得打起精神为姐姐筹钱赎身,其他的都不该再费神去想。

    沈西拍了拍额头,等沈南端着茶水上来之后,关上门问她现在手头上有多少钱。

    “只有十两。”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差不多是这些,沈西并没有表现出来失望,只是一脸凝重的对沈南说:“钱掌柜那边最多能借多少,你去问问。”

    钱掌柜是知道她们姐妹几个的情况的,平时又得她暗中照顾,这个时候应该能多借给一些银子应急吧。

    沈南很快回来,拿着钱掌柜借给她的五十两银子,一脸无措的望着沈西。

    “二姐,你去找大姐了么?是不是那个老鸨又逼着大姐接客?”

    沈西没有说话,从沈南手里接过那五十两银子,摸了摸她的脑袋,强挤出一丝微笑。

    “她给我们一个月的期限,拿不出一千两便让大姐再去接客。”

    沈南一听,急的立刻就哭出来:“那怎么办?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去哪里凑够这么多银子?”

    沈西对她嘘了一声,替她擦干眼泪,小声叮嘱道:“这段时间我可能不会经常回来,你好好照顾自己,平时有空便去红杏楼打探一下大姐的情况,若是老鸨趁我不在逼她,你便到衙门找我那几个捕快兄弟出面吓唬她。”

    沈南听了,脸色吓得惨白:“二姐,你要去做什么?”

    “我得想办法挣钱。”看到沈南担忧的眼神,沈西笑着安慰,“别担心,只差不到七百两了,二姐本事大着呢,会想到办法的。”

    说完,她便催着沈南赶紧下去干活,沈南刚下了楼,突然看到原本退房离去的萧星空又返了回来,心里一喜,便想问他能不能借些钱给她们,但是想到沈西叮嘱她不许对任何人说出大姐的事,便只好作罢。

    沈南给萧星空重新开了房,恰好就在沈西的隔壁。

    萧星空猜沈西应该还在红杏楼陪着心爱的姑娘,只看了隔壁那间房门一眼,便带着包袱重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萧星空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做出这么犯贱又没有原则的事来,都快走到城门口了,为什么要原路返回?

    为什么不再往前带走几步呢?

    他的矜持和骄傲全都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