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在床上睡不着
    一秒记住

    萧星空郁闷的坐在床上,重重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也不想回京城去,既然已经回来,便等沈西成了亲再走也不迟。

    这样想着,忽听一阵压抑的哭声从隔壁传来,萧星空心口一滞,竖起耳朵慢慢朝墙边挪动。

    “不就是一千两,老子有,老子一定能在一个月内挣到一千两!”

    真的是沈西!

    一个月一千两?

    他遇到麻烦了?

    萧星空快走一步,将耳朵贴到墙上,想要再多听一些,但隔壁却没了动静。

    他该不会在借酒浇愁吧?

    就在萧星空忍不住想出门找沈西之时,又听那道充满绝望的声音在隔壁响起。

    “我一定能赎你出来,一定能的……”

    原来是为了那个姑娘。

    萧星空摸了摸鼻子,他果真是爱那个姑娘的,一千两,对他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

    沈西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要去想萧星空到底去了哪里,强迫自己只去想姐姐的事,但自沈南离开以后,她便控制不了自己的脑子。

    她从怀里拿出他送给沈东的那套首饰,摸着上面精致的花纹,想着他临走前说的那句祝福你们,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悲痛,趴在那里无声痛哭。

    哭着哭着,眼前突然浮现沈东苦苦等待的身影,沈西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打起精神将接下来的安排在脑子里走了一遍,知道眼下最该做的便是到床上好好睡一觉。

    养好精神,连夜离开,她一定要在一月之内将银子拿到手。

    但是脑子里嗡嗡作响,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只好起来喝酒,打算灌醉自己睡死过去。

    酒壶刚刚拿起,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沈西以为是沈南,便嚷着让她再送些酒来。

    “你受伤了,不能喝酒。”

    这个声音……

    沈西抬头望着那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眼睛一亮,很快又黯淡下去。

    “你不是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谁说我走了?”

    “我以为你走了……”

    沈西小声嘟囔着,忽然感觉沉重的心情一下子轻快起来。

    原来她早就对他动了心,却一直在自欺欺人。

    “沈西,你有心事?”

    萧星空走到沈西身后,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

    手掌心传来一丝温热,像是在诱惑着她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

    沈西很想那么做,可她知道自己在他眼里只是一个男人,虽然此刻特别想找个人作为依靠,但她却不能那么做。

    “没有。”沈西若无其事的说道。

    萧星空知道沈西一向倔强,若不是走投无路必不会轻易向人求助,但一千两银子对他来说绝对不是小数目,他若不找人去借,又该如何在一个月内弄到那么多银子?

    扫了一眼桌上那套熟悉的首饰,萧星空猜沈西应该是想将其拿去卖掉换钱的,便坐到她旁边,将那首饰打开。

    “就算拿去变卖,也不过一百两而已,远远不够。”

    沈西怔了怔,将视线落在那套漂亮的首饰上,轻轻摇头。

    “这是你送的,我没想拿去卖。”

    姐姐将东西给她,只不过是想让她自己留着做个纪念罢了。

    看到沈西似乎很喜欢那套首饰,并没有要将它卖掉的意思,心里舒服了许多。

    “需要我帮忙吗?”

    看在沈西还算比较在乎他所送礼物的份上,萧星空决定帮他一把。

    既然与沈西无缘,成全他的幸福又有何妨!

    但是沈西又摇摇头,冲他笑了笑。

    “要不你陪我喝酒?”

    “你不能喝酒。”

    这个忙萧星空一点都不想帮,直接将酒壶端走,又回到沈西旁边坐下。

    “再想想,还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只要你开口,我一定能帮到你。”

    萧自己说的都这么明显了,他就算再不好意思,应该也会说出来了吧。

    哪知,沈西抬头看了他一眼,最后却只是抓着他的胳膊将脑袋枕在上面,然后歪头看着他。

    “要不,你给我讲个故事吧,我想睡觉,却睡不着。”

    让他哄着睡觉?

    萧星空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跟个孩子似的?

    没讲过睡前故事,也没哄过人睡觉,萧星空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会,也没想出来该讲个什么故事,可他又不想让沈西失望,便拍着沈西放低嗓音说了句。

    “这里不舒服,你到床上躺着去。”

    这样他便有更多的时间来想故事了。

    可沈西却又往前凑了凑,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将他的胳膊压的更紧。

    “在床上才睡不着,我就在这里睡。”

    此时的沈西有些孩子气,还有些耍赖撒娇,跟平时看到的完全不同,萧星空感觉惊讶的同时,又特别开心他此刻的亲近。

    离得那么近,看到那双闭紧的眼睛,萧星空忍不住往前探了探身子,想要……

    “你好像比之前白了些。”

    没想到沈西突然睁开眼睛,四目相对,萧星空听到他说了这么一句。

    他今天没有乔装打扮,确实是比平时在沈西面前的样子更白一些。

    没想到沈西竟然连这么小的变化都注意到了,萧星空心里莫名有些欢喜。

    萧星空只欣喜于沈西对他的关注,未发现沈西突然朝他凑近。

    “你今天怎么没有胡子?”

    萧星空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心神一晃,忍不住往后退。

    “我才十七,本来就没有胡子。”

    一个大男人,身上胭脂粉气那么重,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本来就没有胡子?

    所以说,之前他一直没有以真面目示人?

    沈西撇了撇嘴,她就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根本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老实可靠。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沈西突然掐住萧星空的脖子,眼睛凶巴巴的盯着他。

    萧星空刚才便有些忍不住想亲一亲这双眼睛,此时离得那么近,欲念更甚。

    “咳咳!”

    萧星空猛地扭头,假装咳嗽了了几声,等沈西松手,便快步退离,躲到窗边透气。

    他假装未听到沈西的质问,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沈西,你想去哪弄一千两银子?”

    沈西明显一愣:“你怎么知道……哼,大不了去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