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外地姑娘打死了人
    一秒记住

    萧星空其实没走,躲在角落,只要沈西跑出来喊一声,他便会出现。

    房间里,沈西望着桌子上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贵重礼物,看着它们在微弱的灯光下熠熠发光,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

    梦醒了,她也该走了。

    不走又能如何呢?她跟那个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强留下来也只会被人笑话,被人瞧不起罢了。

    她不想让自己陷入那样的境地,她要回到丰县去,像从前那样做像男人一样爆粗口耍拳头的沈爷。

    至于那个根本不知道真实姓名的男人,沈西心口猛地一滞,生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捧在手心里宠,她怎么可能不动心?

    可她不能承认。

    她怕他利用完便会消失不见,怕自己输得一无所有……

    更何况,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依然不肯将真实身份告之,那么,只有两个可能。

    要么他并不是真的喜欢她,花钱请她完成任务便会将她抛弃,要么,他的身份过于特殊,像她这样的小人物根本没有资格知道。

    沈西执念于萧星空对她的隐瞒,完全忽略了萧星空在遇到女扮男装的她时便已情根深种,更忘记了他曾在河边对着还是男人的她说出真正的心意。

    她若能想一想当初萧星空对她的情分有多重,如今便不会钻牛角尖似的执着于萧星空对她的隐瞒,或许她会勇敢的说出自己的真实心意,那么她便会知道那个对她隐瞒身份的男人不过是不想吓跑了她,只想用一生的耐心来等待她的真情回应。

    沈西什么也没带,换回自己来时穿的衣服,就那样离开了客栈。

    角落里,萧星空看着那道毫不留恋大步离去的背影,心一下子便碎了。

    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原来竟是这么的痛。

    这一夜,很少喝酒萧星空酩酊大醉躺在床上,他用这种懦弱逃避的方式来麻痹自己,希望自己一觉醒来便能忘记沈西。

    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

    萧星空睁开眼睛,喊了一声沈西,得不到回应之后,突然想起昨晚的梦来。

    沈西出事了!

    萧星空猛地起身,胡乱穿上衣服,匆匆出门而去。

    他实在搞不明白,昨晚他明明醉的那么厉害,怎么还会做梦呢?

    梦里,身无分文的沈西沦落风尘,被人毒打至死,她哭着喊他的名字,让他快点去救她……

    萧星空站在太阳底下,揉着像要炸开来的脑袋,无力叹了口气。

    那个没良心的女人已经抛弃了他,他为何还要对她牵肠挂肚?

    这样想着,萧星空脚下一动,又快速朝前走了起来。

    人是他带来的,就算她对自己无情,也不该对她置之不顾。

    找到她,将她送回丰县,如此也不枉相识一场。

    萧星空四处张望着,迫切的想要找到沈西,一个时辰过去了,他走遍了大街小巷,却到处都找不到沈西的身影。

    或许,她已经离开了京城。

    萧星空靠在一棵树下喘气,沈西不是普通女子,她会功夫,虽不怎么厉害但足以自保,他所做的那个梦只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

    “快去前面看看,一个外地姑娘把癞三打死了,兵马司的官爷正赶过去抓人呢!”

    “癞三整天欺男霸女,死了活该!”

    “谁说不是呢,那姑娘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个癞三前一阵子不是也死过一次吗?谁知最后他又活了,听说那个被他诬陷的嫌犯倾家荡产才把人从牢里救出来,结果回到家没几天就一命呜呼了。”

    “这么说,癞三是诈死骗钱呢。”

    “可不是嘛!”

    “那这个外地姑娘可就惨了,家里没钱没势的赔不起银子,指不定会被卖了呢。”

    “这不,兵马司的人都出动了,要把那姑娘抓进大牢审问呢!”

    外地姑娘?

    萧星空心中一动,紧跟着那群人追上去,拐过一个弯后,便见兵马司的人押着一名素衣女子缓缓走来。

    沈西!

    萧星空脑子里一空,差点就失去理智冲上去将她救出来。

    不能冲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案发地点,癞三的家人正抬着他的尸体准备回家安葬,萧星空仔细观察了一番那两个壮汉的表情,忽见其中一人窃笑着对已是死人的癞三眨了眨眼睛。

    癞三依旧还是原来的姿势,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萧星空低头想了想,从路旁小摊上买了一碗刚出锅的馄饨,边吃边朝癞三的方向走去。

    许是走的太急了,脚下一个不留意,身子往前一歪,手里热气腾腾的馄饨飞了出去,正好砸在癞三的身上。

    “哎哟!”

    萧星空清晰听到一道声音传来,冷冷一笑,从地上爬起来,正要上前赔个不是,却见那两个壮汉狠狠瞪了他一眼,抬着癞三快步朝前跑了起来。

    看来癞三真的没死呢。

    萧星空嘴角微微一扬,眼中闪过一丝冷酷杀意。

    远远望见兵马司那扇漆黑的大门,沈西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咬牙强撑着不让自己露出害怕的模样,又朝押着他的官爷说道:“我真的只是推了他一下,我没有打死他!”

    “癞三已经断气了,你还抵赖!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

    沈西也不知道那个无赖怎么就那么脆弱,她只是看不惯他欺负小姑娘,便上前阻止,轻轻一推他便倒在地上没了气。

    “官爷,兴许他只是晕了而已,您再派人去瞧瞧,万一他没死……”

    “你是在怀疑我们兵马司的办案能力?”领头的主司名叫成贯,听到沈西的话停下来,走到她身边,扬起鞭子抽在她的背上,“你一个外地来的臭丫头怎么就那么爱多管闲事,就算癞三没死,扰乱治安的罪名你也跑不了!”

    “癞三他欺负小姑娘,我是为了救人!”

    “还强词夺理!你这么厉害,如今还不是落到了我们兵马司手里?”

    成贯自然知道癞三是什么德性,但平日里癞三没少孝敬他银子,所以很多时候只要癞三不闹出太大的乱子,他一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