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我给你吹吹好不好
    一秒记住

    先去了兵马司,将当时在场的成贯等人关起来一一审问完,然后绑了几人扔在大牢里,等萧星空醒来后再做处理。

    之后,他便回了贤王府。

    瞅着萧星澈带萧小鱼到操练场练武的机会,飞川找到怀着身孕在房里休息的柳嘉仪。

    柳嘉仪一听飞川说有个朋友被火烧伤,找她讨要烫烧膏,毫不犹豫便把仅剩的一支给了飞川。

    “你先拿去用,等我弄来新的,你再来取。”

    烫烧膏是经过小疤从现代运送来了,因为用到的机会并不多,所以柳嘉仪并没有过多储备,如今见飞川的朋友需要,便想着待会再联系小疤弄一些治烧伤的药过来。

    飞川也是见上一回府里有人不小心被热水烫的满脚是泡,柳嘉仪给那人用了一支这样的药膏,很快便痊愈康复,而且留下的疤痕不仔细看的话并不会看的出来,所以才会回府里向他寻药。

    但他不敢多留,怕被柳嘉仪看出什么端倪。

    “多谢王妃。”

    飞川说完,便要退下,柳嘉仪见他心事重重,知他定是急着去救那个朋友,便随口问了句:“你那朋友伤的严重吗?”

    飞川转过什么,低头道:“不……不太严重。”

    国色天香楼。

    夜幕降临,天渐渐黑了下来。

    沈西摸着发痛的嗓子睁开眼睛,正要挣扎着爬起来找水喝,便见一个小丫头上前扶着她靠在床头上,然后问她是否要喝水。

    沈西感激的对那小丫头点点头,就着她的手咕咚喝完一大杯,缓了口气后,打量起自己所在的房间来。

    她这是在哪?

    那场火……

    沈西急的一把抓住小丫头的手,想问她知不知道萧星空在什么地方,可嗓子里实在疼的厉害,像是突然失声了似的,她只能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小丫头见她急的要下床,忙拦着她不让她下来。

    “我们掌柜的吩咐了,等你醒了便去告诉她,我现在就去找我们掌柜的,你在床上好好呆着,不要乱动。”

    小丫头是青姐找来专门照顾沈西的,而她则守在萧星空那边,给他涂抹飞川带来的烫烧膏。

    兴许是疼的厉害,萧星空虽还在昏迷中,却总是忍不住要去挠那只受伤的手,青姐一步也不敢走开,紧紧盯着萧星空,生怕他不小心碰到伤口。

    听到小丫头说沈西醒了,青姐让小丫头在萧星空床前盯着,端着准备好的饭菜去照顾沈西。

    “姑娘,你觉得怎么样,肚子饿了吧,先来吃点东西。”

    沈西见一个穿着打扮不像普通丫鬟,猜测她便是那小丫头说的什么掌柜,跪在床上便要朝她作揖感谢,慌得青姐忙上前拦住沈西。

    这人若当真是萧星空的媳妇,那就是未来的七皇妃,她可受不起她这一拜。

    沈西担忧萧星空的安全,费力的哑着嗓子问道:“姐姐,是你救了我吗?那我大哥呢?”

    青姐正张罗着将饭菜摆到桌子上,听到沈西这么一问,心中一动,笑着说道:“那是你大哥啊,他就在隔壁房间,只不过还未醒……”

    “他受伤了是不是?伤的严重吗?我要去找他!”

    沈西身子还很虚弱,挣扎着从床上下来,穿上鞋一脸可怜巴巴的望着青姐。

    “他是为了护着我才受伤的,求你让我去看看他吧。”

    房间里,萧星空还未醒来,受伤的那只手连着前臂露在外面,全部被涂抹上了黑色的药膏。

    尽管看不到那伤到底有多严重,但从那涂抹的范围和程度来看,应该伤的不轻。

    沈西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扑上去想要握住萧星空的手,却又弄疼了他。

    她坐在床边,静静的望着他,心里默默祈祷,老天爷,快让他醒过来吧,只要他能醒来,沈西什么都愿意去做。

    床上的人忽然动了一下,手指蜷缩着想要去抓什么,青姐见势不好,刚要上前,却见沈西比她更快一步,轻轻握住了萧星空的手。

    “很痛是不是?我给你吹吹好不好?”

    沈西跪坐在地上,将脑袋凑近那只受伤的手,一下又一下轻轻的吹着。

    过了一会,青姐惊喜的看到萧星空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似乎比之前睡得更香。

    “姑娘,他睡着了,你也回去休息吧,等他醒了,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沈西也是刚醒过来,身子还很虚弱,青姐怕她在地上跪坐久了会撑不住,便劝她回去休息。

    “多谢姐姐,但我想在这里陪着他。”

    沈西头也不抬的说着,依旧在那里为萧星空轻轻吹着,似乎那样做便能将他所受的所有伤害全都吹散。

    青姐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最后让人抬了一张软榻放到萧星空床前,离去前叮嘱沈西累了便在软榻上歇着,莫要勉强自己。

    萧星空醒来的时候,只觉嗓子干的似要冒烟,抬手想要支撑起来找水喝,却觉右手被人轻轻握住。

    他猛地转头,看到一颗脑袋靠在他的床边上,小嘴微微嘟起张开,像是在吹着什么。

    萧星空突然想到梦里浑身灼热之时刮来的那场微风,难道是她一直在这里……

    真是个傻丫头。

    萧星空转动身子,侧身朝外,用未受伤的左手揉了揉沈西的头发。

    觉察到动静,沈西一下子惊醒过来,抬头看到萧星空睁着眼睛望着她笑,眼睛一眨,泪水喷涌而出。

    “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你的嗓子……”萧星空用右手肘支撑着探起身子,眼睛紧紧盯向沈西,“嗓子痛不痛?”

    明明他的嗓子发出来的声音比她还要嘶哑难听,他却丝毫不在意,反而一脸紧张的关心她的情况。

    沈西将想要溜出来的泪水逼回去,微笑着摇了摇头,起身倒了杯水端到床前。

    沈西示意萧星空张嘴,见他喝了一口水后便皱着眉头不想再喝,知他定是因为吞咽时疼痛难忍才会如此排斥喝水。

    “我喂你。”

    沈西从桌上取了勺子,让萧星空躺在床头上,一勺一勺的喂他喝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