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应该讲究门当户对
    一秒记住

    遇到沈西,在她身上看到自己从前的影子,便不自觉的被她吸引,哪怕当初他根本不知道她是个姑娘家。

    萧星空靠在床头,闭上眼睛,回忆初次见到沈西的情景。

    满脸疲惫不堪,胳膊受伤流血,却满不在乎的坐在那里吃喝,好像那样的事对她来说早就已经习惯。

    萧星空从未问过沈西以前的事情,但从她为了替姐姐赎身所做的牺牲来看,他想,一定比他遇到她时更加的煎熬痛苦。

    生活将她们姐妹逼到绝境,十几岁的柔弱女孩为了拯救,不得不将自己变成男人……她的坚强和隐忍真的叫人心疼。

    萧星空说不出现在对沈西有几分的喜欢,他只知道,她是唯一一个宁愿他自己去死,也不愿见到她受伤的女子。

    到底怎样才能让她心甘情愿的留下来呢?

    若他的手当真无法恢复,她会嫌弃他吗?

    沈西久久不回,萧星空知道今晚是等不到她的答复了,困意来袭,他只好闭上眼睛,带着遗憾睡去。

    第二日,沈西生怕自己睡了懒觉会被这家的主人嫌弃,天刚亮便起床,准备找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来做。

    她不喜欢欠人人情,更何况这些人肯收留她,不过是看在那个男人的面子上。

    想到萧星空,沈西的心情不免有些微妙。

    昨天她转辗反侧了大半夜,好不容易将他从脑子里挥去睡着,却又在梦里见到了他。

    他像个癞皮狗,她走哪跟哪,最后被他缠的不行,她便只好答应了他……

    答应了什么?

    沈西努力想了又想,实在想不起来,索性不再理会,推门走了出去。

    咦!

    怎么跟她想的不太一样?

    沈西眼睛朝下,望着富丽气派的大厅,还有那些雪白发亮的圆形桌子,再摸着二楼栏杆上精致的雕花,呆呆站在那里,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里难道是个酒楼不行?

    看格局布置是有点像,但这酒楼也太大太奢华了!

    沈西忽然想起昨天那个衣着华贵的姐姐,她记得小丫头说她就是她们的掌柜。

    想到她一个女人竟然掌管着这么大的地方,沈西心里不禁升起一浓浓的佩服之情

    然后,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自卑在心底冒出来。

    突然,有声音从一楼传来,有个人背对着沈西朝门口走去,看那样子应该是要去开门做生意。

    沈西忙弯下腰,往后一退,小心翼翼的往房间里躲。

    这一刻,她突然害怕别人瞧见跟傻子一样的她,怕别人知道她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

    依靠在门口,沈西心里突然升起一丝恐慌。

    就算那个男人喜欢她愿意永远跟她在一起,可若他的家人不喜欢她甚至排斥她讨厌她,他会怎么办?

    他会屈服于家里吗?

    还是会为了她与家人决裂?

    不管是哪一种,沈西都不想要。

    她希望他的家人如他一样的接纳她,不用异样的眼光审视她……可是,怎么可能?

    尽管如今她依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他能在兵马司那样的地方活着出来,说明他的家里人有可能是做大官的

    而且,她也看到,昨晚那个穿着华贵的姐姐在他面前恭恭敬敬,像是在伺候自己家的少爷,她想,他的身份非富即贵。

    沈西扯了扯嘴角,她虽然没见过太大的世面,但在丰县当捕快的那两年里也在县老爷那里听说了一些达官贵人家里的事,这样出身的他,婚姻大事应该讲究门当户对吧。

    门当户对……

    沈西叹了口气,默默走到床前,刚坐下来想要让自己睡一觉忘记这些烦恼,便听门口有脚步声传来。

    “沈姑娘,你醒了吗?”

    是昨天那位姐姐。

    沈西猛地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微笑前去开门。

    “我已经起了,姐姐找我有事?”

    “没什么要紧事,不过是我要到街市上采买食材,沈姑娘若是愿意,便跟我一起出去逛逛。”

    青姐是按照萧星空的吩咐来找沈西的,她自觉身负重任,就算沈西推辞,她也是要死拉着她一起去的。

    “我愿意,姐姐,我力气大着呢,你要买什么,我帮你提。”

    听到沈西的话,青姐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哪里敢让她干活提东西,七殿下只说让她带沈姑娘出去散散心,可没给她权利,让她指使沈姑娘干活呢。

    沈西跟着青姐下楼,走到外面看到一辆马车停在门口,车上还做着两个孔武有力的男人,便知自己刚才有些太心急了。

    看来人家并不是想让她跟着去提东西的。

    到底想要带她去做什么呢?

    沈西从门口处朝上看了一眼,目光落在萧星空的房间门上。

    他应该也已经起床了吧。

    青姐招呼着沈西上了马车,将自己简单介绍了一下,但是提到萧星空时,她却含含糊糊便混了过去。

    “他排行老七,我们平日里都喊他七爷……说是我们家少爷也没错……可从没见他对哪个姑娘这么上心过,我们当家的去救七爷的时候,七爷死活不肯出去,非说什么先救他媳妇,愣是把我们当家的吓傻了。”

    他媳妇……原来他是这样对别人介绍她的。

    但他们依然叫她沈姑娘,看来他们已经看出了什么。

    在青姐的注视下,沈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头。

    “其实,我们并不……”

    “沈姑娘,我们这位七爷其实也挺不容易的,虽说自出生便吃穿不愁,但六岁时母亲被人害死,而他为了活命只能认贼做母,那样小的年纪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太不容易了!”

    原来他的家庭并不像她想象中的幸福。

    沈西心里有些难受,看了青姐一眼,低头垂目。

    “青姐姐,他的腿是怎么伤的?”

    “是他的哥哥,同父异母的哥哥,为了得到某些东西,将他囚禁起来泡在水里,每天经受折磨,被救出来后,腿便出了问题。那会一天里有五六个时辰是在疼痛里度过的,疼得最厉害的时候差点忍不住把腿砍下来,后来多亏他的嫂嫂寻到神医,才将那疼痛止住,但是腿却永远恢复不到从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