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你可以躺着帮我揉
    一秒记住

    “这些事他从未跟我说过……”沈西死死咬唇,不让自己表现出难过,“他只跟我说过他小时候怎样调皮,吃过哪些美味,穿过什么绫罗绸缎……我从未想过他的过去是这样的……”凄惨和煎熬。

    沈西嗓音突然哽咽,余下的话便说不出来了。

    “他那是怕沈姑娘知道了难过,就像他当初腿上有伤,一个人强忍着不肯让任何人知道,后来若非他阿嫂发现及时,只怕另一条腿也保不住。”

    说起往事,青姐一阵唏嘘不已。

    该说的她都说了,不该说的她一个字也不敢提。

    但愿这位沈姑娘在了解了七殿下的过往以后,心甘情愿的留下来吧。

    “沈姑娘,我们七爷许久未回京,这次回来定是要多住些日子的,沈姑娘缺什么便找我要,不用跟我客气。”

    沈西冲青姐感激一笑:“多谢青姐姐。”

    采买完毕,两人回到国色天香楼。

    沈西得知萧星空一直在房里未出来,心中担心不已,见青姐去了后厨吩咐店里的伙计做事,便一个人匆匆上楼而去。

    在房间门口踌躇片刻,沈西终抬手敲门。

    “是谁?”

    “是我,沈西。”

    “沈西……快进来……”

    声音突然变得急促,沈西来不及多想便推门进去,这才发现萧星空躺在地上,左手用力推打着右腿,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怎么了?”沈西跑过去,想要扶他起来。

    “没事,走路摔了一跤,腿抽筋了而已。。”萧星空对沈西露出一丝微笑,扫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拉住她的手,“先去把门关上,莫要让人知道。”

    青姐他们若是知道了,指不定又要小题大做。

    沈西照做,关上门回来蹲在萧星空的旁边,一只头托起他的头,一只手握住他的左手,用出全身的力气,将萧星空从地上搀扶起来。

    感觉到他浑身都在发颤,知他定是疼得厉害,见他咬牙强撑着往前挪动,沈西想也不想,便移到萧星空身前,将他的胳膊搭在了自己肩上。

    “沈西,你做什么?”萧星空突然挣扎。

    沈西的手往后一伸,猛地拍在他的屁股上。

    “我背你到床上去,别乱动!”

    她竟然……

    萧星空的脸耍的一下子红了,搭在沈西身前的手蠢蠢欲动着,想把被占的便宜讨回来。

    可当他看到沈西当真弯着腰,背着他一步步艰难的挪动,便老老实实的什么也不敢做了。

    她的喘息声是从未有过的粗重,萧星空既心疼又心喜。

    心疼她为了他,背负起女子完全不可能背负起的重量,其实她大可以到楼下喊人来的,可她没有那么做。

    心喜他没有看错人,他将所有的不堪和软弱在她面前呈现,她也没有弃之而去。

    从他跌倒的地方到床前,不过几米的距离,在萧星空看来,却像是一生一世。

    “你先慢慢坐下,等你坐稳了再松开。”

    沈西已经来到了床前,正转身将他往床上放。

    萧星空看到她微蹲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扶着他的腰往下落,等他坐到床上以后,她便起身转过来扶他躺下。

    腿还在隐隐作痛,受伤的手因摩擦到也火辣辣的疼,可萧星空却像是安全感觉不到似的,在沈西满头大汗扶他躺在床上想起身时,双手猛地将她抱紧,重重压在他的身上。

    猝不及防间,沈西的脑袋磕到他的嘴巴,很痛,却又很快乐。

    “你快放开,小心你的手!”

    “沈西,让我抱会吧,就一会。”抱着她好像没那么疼了。

    萧星空的嗓音听上去有些撒娇的意味,沈西心里鄙视了一番,放弃挣扎静静躺在他的身上。

    “你的腿不是抽筋了,不疼了么?”

    她也抽筋过,知道那种疼又多难忍,怎么他连吭一声都没有,难道刚才都是装出来骗她的?

    可她刚才明明感觉到她浑身都在发抖,应该不是装的。

    还有他的手,刚才搭在她身前的时候,她看到那上面被烧伤的泡,有的地方破了水,还在流血水。

    看着就很疼。

    她原本想着将他扶到床上便去找大夫的,这会子怎么就依着他在这里耽误时间?

    “疼,很疼,所以我才抱着你。”

    “我又不是药,抱着我有什么用。”

    沈西嘟囔了一句,正想让萧星空放她起来,忽觉耳边一股温热之气袭来。

    “沈西,你就是我的药,感谢老天爷让我遇见你。”

    这么酸麻的话,她听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怎么好意思说出来的?

    沈西抬起头,对上萧星空的眼睛,本想嘲笑他几句,却发现他眼角含着泪,一脸委屈的望着她。

    “沈西,我的腿好像疼得更厉害了,你能帮我揉一下吗?”

    沈西微微一怔,很快又回过神来:“还不松手!”

    萧星空的手紧了紧,小声说了句:“你可以躺着帮我揉……”

    “我不可以。”

    沈西瞪了萧星空一眼,想到青姐之前跟她说过的那些事情,不禁为萧星空的情况担忧起来。

    他一向能忍,甚至不愿让别人知道他的痛苦,如今竟然当面对她说疼,只怕是真的非常严重。

    “快松开啊,让我看看你的腿。”

    其实,疼痛程度尚在可承受范围内,他那样对沈西说不过是想得到她的安慰,如今见她如此紧张,他觉得再疼一分也是可以接受的。

    萧星空将手垂在两侧,沈西双手撑在床上,小心翼翼的从他身上爬下来,跪在地上便去脱他的鞋子。

    “沈西,不要看……”

    萧星空想阻拦,但已经晚了,鞋袜被沈西全都扯了下来扔在地上。

    她像是没听到萧星空的话,在那双变形扭曲的脚上停留了片刻,伸手上面,用力揉按起来。

    “可能会很疼,你忍着点。”

    沈西说着,加大力道从上往下用力揉按。

    萧星空缓缓闭上眼睛,艰难的说了一句:“很难看,不要看……”

    “我觉得挺好的,比我的脚都白。你要是觉得吃亏,待会我也让你看我的脚,好几天没洗澡了,又臭又脏,你不要嫌弃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