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家长来找茬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来世投个好胎,继续你的演艺事业可好!”

    林岚听了这话扭头直愣愣的看着江林,她由始至终都没有想过来世的事情呢。这一世她是没有可能了,是不是可以真的寄托于来世呢?她这么问自己。似乎来世一次特别美好呢,她现在的存款足够安顿好家人了,来世她继续自己的梦想和事业似乎也很不错呢。可是……

    林岚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江林看着她对自己说的话似乎有所动摇就以为她在考虑也便不在说起这个了。

    这部戏很顺利的拍完,期间江林为了防止林岚中途伤害吴颖儿的身体,一直呆在剧组里。期间为了实现对林岚说好的承诺,江林也开始收集富二代和吴颖儿杀人的证据。光光有尸首不够,当时在场的只有吴颖儿富二代和林岚,而林岚已经是个死人了怎么都不可能出来作证什么的了。

    说起来江林的人脉确实没有陆烨锋广,这事他没少让陆烨锋帮忙。难道江林的事情自己能插得上手,陆烨锋也积极的很。他们查到了不少内容,因为当时两人去加钱定制塑料人体模特的时候没有遮掩,这些倒是容易查的很。而两人到底不是专业的杀手,在尸体上必然有两人的指纹,甚至林岚指甲缝里还可能有富二代的皮肤组织。又根据林岚给的案发的大概时间,确定了两人没有不在场证明,两人的犯罪事实已经基本掌握。现在就等着林岚实现了自己的愿望,离开了吴颖儿的身体,江林就可以把获得的资料交给警方了。

    “唔唔?”

    江林被几个壮汉蒙着嘴拖进了一辆车里,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身手不错,可是在那几个壮汉面前连挣扎都显得很无力。

    “不好意思用这种手段请你过来!”

    江林被带到一间宾馆的房间里,对面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对方这么说着,脸色没有太多的变化依旧是淡淡的,这话就显得很没有诚意。

    “不知您请我来是为何?”

    江林看到请他来的人的时候,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依照对方的面相来看,对方不是个穷凶极恶之徒。身上带着煞气这种煞气是杀过人的象征,但这种煞气却又有着浓厚的正气。加上对方的坐姿笔挺,眼神犀利江林几乎瞬间就确定了对方应该是部队里的人物。这样一来也就解释了明明他的身手不错,为何会被几个壮汉轻松带来,而之前自己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几个壮汉应该也是部队里的,身上带着正气江林自然不会去防备。而他们的身手是专门训练过的,可和江林这种业余的有所差别。

    “早就听说你在业内的名声不错,看来你看出我是什么人了!”

    对方见江林一下子就淡定了下来也料到了江林是真的有本事的,而且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不敢,只不过知道您是出身行伍而已,具体的身份还需要您给我说说了。”

    江林谦虚了一下,态度就像是一个晚辈对待长辈的尊敬。

    “你既然是真有本事的,我先不告诉你我的身份,你就从我的面相上看看我这次来找你所为何事怎么样?!”

    对方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看着江林。江林微微一愣,这是来考自己的?他仔细端详了一下对方,随即摇了摇头

    “您找我来并没有事情相求,这倒是让我奇怪了。您的目的是为何,直说吧!”

    江林看了对方的面相,并没有要求的方面。

    “你帮我看看这个人的生辰八字,我想知道这个人的情况。”

    对方没有说江林说的对还是错,直接拿出一张生辰八字给江林,江林愣了一下。看了看哪一张生辰八字,随即屈指算了算再次抬头的时候带着试探问道

    “此人还活着吗?”

    对方眉头一皱

    “什么意思?”

    “您给的这个八字,这人应当在十六岁就死了。”

    江林看了对方一眼最后决定实话实说,随即道

    “不过光看八字其实不一定准,世间之人各有缘法。八字只是出生时注定的事情,有时候若是有其他契机也会引起一个人的人生变化。故而若真是算一个人的命,必然是看对方当时的掌纹和面相更为准确一些。”

    江林看出对方并没有事情要求,当忽然又拿出一张生辰八字出来,若是没有前头看对方的面相都要以为对方这是要寻人了。

    “十六岁么?契机?”

    对方听了江林的话陷入了沉思随即抬头问道

    “你说的十六岁死了,要什么契机才能活下来?”

    对方又抛出了新的问题,江林无法只能继续回答道

    “对方十六岁应该是碰到了意外而身亡的,既然是意外自然是有办法免去的。例如行善积德,或者从下佩戴着玉饰挡了劫难。但这些都不是此人能活下来的契机,此人的命格看来十六岁是必死之劫。普通玉饰挡不了必死之劫,若是行善积德的话恐怕是一个非常大的功德才行。”

    江林顿了顿,其实还有一个方法他没有说。他的犹豫被对方看在眼里,对方语气依旧平淡无波。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没有说,除了你说的两种方法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

    江林抿了抿唇点点头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此人遇上我们这一类的术师,而且还是有大能耐的术师。这样一来能活下来的方法有二,一是对方以自己的性命为媒介,达到两人共享生命,只要有一方死亡另外一方也会跟着死了。不过恐怕没有几个人会做这般事情呢,到底不是至亲之人不会做这种事情。二则是对方拿出自己的一部分寿命,予以此人,同样的不是至亲之人不会做这种事的。”

    江林从刚刚的言谈中就知道,这个生辰八字的主人定然是没有死的。要不然中年男人不会问的这么清楚,其实除了上面的两种方法,还有一种就是遇上自己这样的已经跳出三家五行之外的人,就能像自己一般影响陆烨锋这个命运。让他从十六岁的死局中走出来,之后命格变得奇特起来。

    忽然江林灵光一闪……十六岁必死之局、受术师影响活了下来、部队出身位高权重几个词连在一起。电光火石之间,江林忽然想到刚刚看到中年男人的时候,他还觉得有一丝熟悉之意,他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您是陆伯父吗?”

    江林没有见过陆烨锋得生辰八字,可结合这种种的状况,加上刚刚他看出的对方对自己没有所求,恐怕这是家长找上门了吧!?

    “你倒是机灵!”

    陆展宇没有反驳,这么一句话就算是肯定了。江林顿时尴尬了,他和陆烨锋在一起心里到底是虚的。毕竟知道陆烨锋刑妻克子命格的也只有自己,陆家人可不会觉得自家儿子跟个男人在一起是好事。

    “这里是五百万,你以后不要和烨锋见面了!”

    陆展宇将一张支票递给江林,江林无语的看着支票。他实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八点档里的狗血剧情,那他应该怎么做,是把钱仍回给对方,然后叫嚣着‘我和他是真爱’?想到这一幕,江林打了个激灵他实在做不出来。或者是收下钱,然后将事情告诉陆烨锋让陆烨锋去处理?不行,既然决定和陆烨锋在一起,自然应该和他一起面对,而不是懦弱的躲在他的身后。

    “抱歉伯父,我和陆哥的事情起码应该是我们俩都在场一起决定,而不是我一个人就决定的。至于您给的钱,说实在的如果在您眼里您的儿子能和一个见钱眼开的人在一起,那么我对您很失望。”

    江林淡淡的笑着,似乎不觉得陆展宇的作为很侮辱人。陆展宇听了这话眼睛眯了眯,这个动作一下子就看出了他与陆烨锋真的是父子,惊讶深思的时候都有这个表情。

    “我自然不觉得我儿子眼光有问题,可他到底年轻,遇到某些有心机故意接近的人的时候,错眼也是有的。我膝下就这么一根独苗,如果真和你在一起那可就是断了传承了。这钱不知道是不是太少了打动不了你,但是你的家人……”

    陆展宇这是利用江林家人的安危来威胁人,江林眉头一皱。如果前面他还能淡定,那么面对有人可能要伤害自己的家人,这是触犯了江林的底线了。

    “论权势地位我是比不上伯父的,但如果您真的要动我的家人,伯父还是掂量一点的好。我虽不是什么有极大本事的术师,但我的手段到底比普通人那些手段强上几分。不知道伯父知不知道,术师灭人家全族在不知道的人眼里可能就只是一场场意外而已,你就算是想查也查不出来。”

    江林冷冷说道,连刚刚尊敬的‘您’也不称呼了直接说‘你’了,这是他动怒的表现。

    “你如果真的动了我们陆家,你认为你还能和烨锋在一起么?还是说烨锋比不上你的家人重要,你宁可失去他也要报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