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亲父害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是夏大师的蛊术不高,还是他没舍得放等级过高的蛊。这只蜈蚣也不过是拖延江林的步伐,没两下江林就杀了他。可也就在这点子功夫的时间,夏大师已经逃得无影无踪。江林叹了口气,还是让他跑了。

    “林子,你没事吧?!”

    陆烨锋出来的时候见到垂头丧气的江林,立马担心的上前检查他受伤了没有。江林摇了摇头随即咬了咬下唇

    “让他跑了,林岚的魂魄也被他收走了!”

    眼中的担忧是显而易见的,敌人在暗处明显不好搞。陆烨锋只能摸了摸他的脑袋

    “起码还有挽救的可能,而且只要护好了那个小子和吴颖儿就还有机会。那人既然要弄什么五丧阵,迟早是要回来杀这两人之一的。”

    江林只能勉强的笑了笑道

    “希望如此!”

    扭头一看,不少人都看着他们。这些都是刚刚的看客,看戏怎么能只看一半。又是漂浮的玉,又是鱼肠剑、又是蛇、又是蜈蚣的众人都觉得自己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跟着出来之后看到离开的夏大师,再看看江林。八卦的目光聚集在了两人的身上,他们的神态是恨不得逼着两人说清楚。江林这才发觉,似乎这次太高调了高调到让普通民众知道了。顿时脑袋都大了,不过还好,江林背后还有一个‘贤内助’。

    “林子,这出戏你已经很熟练了,到时候罗导不会说你戏不好了!”

    陆烨锋的话说的很大声,看起来就像是江林是个明显,这是在为自己的新戏做准备,刚刚的只是他练习一下而已。顿时不少人就兴趣缺缺了,当然也有些犀利的人还观望着。不过江林等人带着石家母子两人离开了,既然富二代没有用了,自然就没必要再放过他了。陆烨锋隔天就让林岚尸首曝光,很快的富二代收到传票,以强奸,谋杀等多项罪名起诉。最后因为富二代的母亲的运作被判了无期徒刑。吴颖儿后来也醒了,只不过脑袋出了问题傻了,当然这是后话。

    “那人的气息……”

    事后江林和陆烨锋一起开车回去,江林忽然开口道。

    “怎么?”

    陆烨锋看着他。

    “你还记得两年前我们在小镇上遇到的那个阵法吗?我总觉得这人的气息,与那个用阵法之人有几分相似。”

    江林一只手食指屈起顶在唇上。

    “哦?!”

    听到这个陆烨锋的语气就危险了几分。别人的事情,他素来不怎么关心。故而林岚魂魄被那个人带走,对于陆烨锋而言,只是因为那人让江林不高兴了,故而他对那人不痛快。可此时江林的意思很明显,那人是两年前害江林伤了的人。这概念就不一样了,这人不管是什么身份,陆烨锋都不会善了了。

    “石家母子不是说了,对方和石家的当家交好吗?到时候去查探一下那个夏大师的底细,到时候再说。”

    陆烨锋心里如果是别人的事情自然可以过去了就算,但是碰上江林的事情那就是不管什么潜在危害都要除了。

    “唔,好!”

    如果那个夏大师真是两年前的那人,那么迟早是要找上江林的。甚至江林想着之前那人用阵法设计自己,指不定这个五丧阵就是用来对付自己的。

    陆烨锋的能力和势力网不小,自然很快就查出石家的事情。石家当家石明达与夏大师确实交好,而那个夏大师本事还不小,他自己就有属于自己的人际网专门为这些人干些不入流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样,不少请他办事的人都被他握住了把柄。在石家所在的市里上流不少人都卖他面子,甚至还和京都的一些官员有联系。而他当初扬长而去之后,也没有躲避还是明目张胆的在外头晃荡。不过想想也就理解了,这些风水术士到底是不能明面上来说的。

    若是江林贸贸然找上门,恐怕不会有人觉得夏大师不对,而是觉得江林疯了。甚至还会有些人为了讨好夏大师,替夏大师出手对付江林。怪不得这个夏大师有恃无恐,而他当时的落荒而逃其实不然。恐怕也只是不想闹出太大的乱子,以及当时情况不对明显打不过江林,又被人抓了现成才这般。

    江林看了看陆烨锋递过来的文件不解了。

    “既然这个夏大师和石明达交好,怎么还会要杀石明达的独子?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就不管石明达了吗?”

    江林看向陆烨锋,陆烨锋笑着赞许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江林。这是陆烨锋从特殊渠道中查出来的,江林看了半天没看懂。因为上面都是一堆乱码,应该是陆烨锋那特殊渠道特有的密码。于是就由陆烨锋来解释,所有背后的真相。

    “这个石明达可不是真的对发妻没意见,不想休掉发妻。对于石勇(石明达的独子也就是富二代,最终还是决定给这坏东西一个名字吧,他也挺可怜滴。)石明达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的时候自然是宠着的,但当石明达不止一个儿子的时候,这个儿子就多余了。”

    是的石明达是个要面子的人,发达之后那个时候发妻虽然没文化但长得到底还算不错。他也不想让人说他有钱了就抛妻弃子之类的,加之唯一一个儿子是发妻所出自然就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而后来发妻年岁渐长,人老珠黄。儿子石勇越来约不成器,石明达不觉得是自己没好好教养儿子的错,反而觉得是发妻的错。再加上石夫人也知道自己留不住老公,一般聪明的女人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直接离婚,可石夫人不这样。她想的是当初要不是她父母出了一笔钱让石明达发了财,石明达也不会有今天这成就,石明达不能给她委屈受。

    之前石夫人不知道石明达养小三还没事,知道之后就闹开了。什么抓奸啊之类的事情可是没少闹,直到后来石明达不敢明目张胆为止。但石明达既然能偷腥一次,还能一直忍下去不成?当然不能,只不过手段更高明了而已,石夫人后来是压根没发现自己男人在外头的猫腻。

    自然也不知道石明达其中一个小三为石明达生了一个儿子,而且是小三都想扶正。婚外子是有家产继承权的,小三眼见石勇没出息爱闹事让石明达烦的很,自然就打上主意了。在小三的教导下,婚外子很是懂事,学习又好。石明达的心就越来越偏向婚外子和小三了,可他又不敢闹出来或者带外室子回石家。

    因为早在公司开办之前,为了报答岳父岳母的帮助以及表示自己对妻子的忠心。石明达就将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了妻子,后来只有一个独子的时候又给了百分之十的股份给石勇。他自己当时手上只有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只不过全家加在一起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才是董事会的老大公司的领导人而已。

    越是这样,小三的委屈不争,小儿子的懂事乖巧孝顺对比家里母老虎的霸道和大儿子的闹事纨绔。让石明达的心越来越向着小三,觉得应该给小三一个合理的地位,也应该让成器的儿子来接替他的位置。想来想去,石明达就是没想出个办法,一是股份问题,二则是小儿子年纪到底还是小了点才十三岁而已。如果大一点的话,自己还可以带在身边可以让小儿子慢慢的掌控公司,免得让败家子败光了自己的心血。

    而夏大师就在这时和石明达说,他的大儿子命格和他相克,前世是仇人之类的话语。若是以前石明达只会觉得无稽之谈,可后来信了夏大师,靠着夏大师赚了不少之后石明达很多事情都是听他的。加上现在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大儿子,大儿子又是那种败家性子,石明达就觉得夏大师说的对。后来夏大师说出,除非他儿子死了,要不然他的事业就要下滑,最后家破人亡之类的。

    石明达原本心里想着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舍不得。可随即小儿子出车祸,小三出意外流掉了两人的第二个孩子时,石明达犹豫了。接着在夏大师三番四次鼓动,小三言语间委屈以及家里母老虎和石勇的闹腾下,石明达狠狠心,对夏大师的提议表示了赞同。

    之后夏大师才对着石勇出手,当然他直接出手也成。可他和石明达是真的交好,杀人儿子怎么也得通知一声吧。而石明达是个心狠的,他觉得自己这般是为了石家,他养石勇这么多年,石勇为石家做点贡献是应该的也就放下了。其实从本心来说石明达估计是早就对石勇母子俩厌烦了,要不然不会想要杀自己的儿子。夏大师的出手,只不过让他找了因为儿子得罪了夏大师才被杀,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个石明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怪不得教养出那样的儿子。”

    江林齿冷,石明达觉得自己儿子不好,可他从来不教养。儿子教养不好就只怪妻子,孩子的教育是要夫妻共同努力的,只靠一方怎么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