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新的故事--牵丝戏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看来暂时还不能动那个夏大师!?”

    江林看向陆烨锋求证道,陆烨锋点了点头。

    “石明达其实不足为惧,主要是夏大师背后的势力。那些势力不大,可非常麻烦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要一段时间。而且……”

    陆烨锋低垂眸,掩住眼中对江林的歉意

    “陆家地位敏感很多事情不好出手,官场哪一方面的势力比较难办。”

    夏大师的关系网官场上的都是中层阶级的,可这些中层阶级依附的却是另外的人。陆家从来不参与党派之争,因为掌控了大部分军部力量牵一发而动全身。故而陆家不能动,而没了陆家陆烨锋再厉害也只能打击一部分人,可这些人因为其中不少有把柄在夏大师手中,故而很可能会被夏大师集结起来,到手后光靠陆烨锋一个人是扛不住的。说到底陆烨锋背后的力量能让他的事业顺利,可真要动用到打击报复之类上就不够看了。

    陆烨锋知道如果要对付那个夏大师,在人脉关系上必须有与夏大师对立的人帮忙才行。

    嘲笑谁恃美扬威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帷幕间灯火幽微

    我和你最天生一对

    没了你才算原罪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我替你明媚

    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我却只由你支配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你一牵我舞如飞你一引我懂进退

    苦乐都跟随举手投足不违背

    将谦卑温柔成绝对

    你错我不肯对你懵懂我蒙昧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你枯我不曾萎你倦我也不敢累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

    悠远的歌声时远时近,华永宏摇晃着不稳的脚步似乎被吸引了一般向着歌声的方向走去。入目的是一个顾盼神飞的女子,女子脸上虽然带着悲伤,眼角还挂着珠泪,但是却美丽绝伦。华永宏喝了太多的酒,初时还以为自己是喝多了看见幻觉了,揉了揉眼睛。那美丽的女子依旧坐在路口,嘴里唱着歌,泪珠划过脸颊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让华永宏看傻了眼。

    “你怎么了?”

    他努力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醉,问女子道。

    “我没事!”

    女子眼眶微红,梨花带雨的模样,让自认看了不少没人的华永宏觉得这才是世间真绝色。

    “没事怎么在这里哭,大半夜的一个女孩子不安全的。”

    华永宏努力做出关怀的样子,殊不知那从他口中涌出的酒气让女子皱了眉,不过女子接着低下头的空挡没让华永宏发现。

    “我也知道不安全,可我现在没地方可以去啊!”

    女子的声音清脆,带着少女的气息。华永宏如今五十多岁了,因为家里有钱没少包养这种青春少女,可这一瞬间他觉得,就包养了那么多的少女没有一个比得上面前的女子的。

    “你如果对我放心的话,去我哪儿过一晚吧!你别误会,我只是看你一个女孩子在外头游荡不安全而已。”

    华永宏做出一副我并没有恶意的样子。可若真没有心存不轨,又怎么会让一个深夜在外的女子跟自己走,大不了给一些钱让女子自己找家酒店住一晚就可以了啊。女子也不戳破他的险恶用心,淡淡的露出一抹笑意。明明刚刚看起来很是清纯的女子,此时因为这一抹笑容显得妖娆多姿。

    “好,谢谢你!”

    女子没有拒绝反而跟着对方走了。华永宏不知是不是喝多了,上了车之后直接让司机开车回家。司机不知是不是习以为常他的这种行为,居然也没有提出华永宏家里,还有华永宏的老婆在就这么载着两人回了小区。

    “老梁啊,你先回去吧啊!”

    华永宏自己下车之后,开了另一边的车门让女子下车。之后冲着司机老梁摆了摆手,老梁露出一抹怪异的目光,随即也没有多想就走了。

    “可算是舍得回来了啊!”

    华永宏开了家门,就看到他家母老虎坐在沙发上脸色难看的看着他。华永宏爱答不理的没有回话冲着门外道

    “进来吧!这就是我家了,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吧!”

    与对老婆的恶劣态度不同,此时华永宏可以说是摆出了自己最好的态度。他老婆一听外头居然还有人立马爆发了

    “你在外头玩就算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现在居然把人带回来,你这是真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

    桌子被华太太踹了一脚,挪动了一下发春了刺耳的声音。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女子顺着华永宏的手走了进来,看到华太太的态度一脸的惶恐。

    “没有没有,别离她她就是有病,没事发疯呢!”

    华永宏柔声哄着女子,随即对华太太道

    “滚回你的房间去!”

    华太太立马不干了

    “华永宏你敢这么对我,我和你没完!”

    说着就要冲上来,被华永宏反手一巴掌打的摔在了沙发上。华太太看着凶神恶煞的华永宏知道如果再闹下去,恐怕自己会被收拾的更惨。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华永宏却是不管她直接带着女子上楼。上楼的时候和一个女孩擦身而过,那女孩不满的皱起眉头

    “又喝的醉醺醺的欺负妈!”

    说着就冲到楼下安慰华太太。华永宏没有理会他,只顾着自己手中牵着的女子。这女孩叫华新晨是华永宏和华太太的女儿,对于自己的父亲华永宏她素来就不是很喜欢。

    “妈,别理他,喝多了马尿发疯呢!”

    华新晨轻轻拍着华太太的背轻声安慰着。

    “新新,你爸太过分了,在外头玩玩我就忍了,怎么能把人带回来呢,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华太太搂着女儿哭着,不知是太累了还是伤心的很喝了不少酒,华太太渐渐的睡了过去。华新晨的一句‘我爸不会的!’咔在咽喉间没出口,就看着母亲睡过去了无奈的摇摇头照顾自己母亲去了。

    “妈你醒了!”

    华新晨看着华太太上前扶住了她,华太太先清醒了许多,想到昨晚的事情脸色难看的很。

    “我倒要看看你爸和那个狐狸精走了没,他们如果赶在我的房间里胡搞,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华新晨还没反应过来什么狐狸精,就被华太太拉着一起到了华太太和华永宏的房间门口。

    “华永宏你给我开门,赶紧的开门听见没!”

    华太太一大早就闹了起来,拍门的声音几乎整座小区都听见了。可里头的华永宏不知道是不是睡的太死,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华太太一大早起来脾气特别糟糕,居然连钥匙都不记得拿死命的开始撞门。

    不知是华永宏没有锁门还是怎么的,被华太太这么一推居然就开了。

    “啊……”

    华太太发出尖叫声,脚步不住的往后退。一旁的华新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探头一看也尖叫了起来。房间里都是血迹,一具无头的尸体背对着门似乎是以跪着的姿势靠着窗户方向的墙。而从衣着身形看的出那具尸体应该是华永宏的。

    “华太太昨晚你丈夫是几点回来的?”

    报了警之后,警方开始做笔录,华太太还是一副惊慌不定的样子,全靠华新晨扶着才能坐在沙发上接受询问。

    “不知道,挺晚的了吧!”

    华太太是真不记得了,她昨晚等到快十二点丈夫还没回来,心情不好之下就拿了一瓶红酒喝。华太太的酒量不是很好,所以她喝的不快,但到后来还是有些醉了。至于到几点她还真不记得了。

    “昨晚我爸妈吵嘴的时候我听到了,那是时候差不多一点多左右。”

    华新晨回忆了一下说道。她没有避开父母吵架的事情,按昨晚的情形家里只有那么几个人,他父母吵架的声音不小。如果现在隐瞒了之后解释就欲盖弥彰了,直接说出父母不和更好。

    “华先生和华太太为什么吵架?”

    这话是直接问华新晨的,华新晨也不隐瞒

    “我爸这人有些风流,在外头经常玩到很晚回来。我妈很在乎我爸的,就算是我爸那样她也每晚坚持等他回家。昨晚我爸那么晚回来,我在楼上的时候听到两人吵了几句。下来的时候就看到我妈可能因为喝了点酒有些醉,双眼迷离的坐在沙发上流泪。”

    华新晨对自己的父亲感官不是非常好,当然不管怎么样对方都是自己的父亲,基本的尊敬她还是有的。

    “华太太,您现在还好吗?昨晚您和华先生争执过后还有没有见过面?”

    根据众人的说辞,昨晚在家的只有华永宏夫妻和华新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