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无头尸体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原本还有一个帮佣,前两天家里出了点事她请了几天假。而华鑫潇也就是华永宏的儿子,昨晚在公司通宵办公,作证的是一起办公的公司员工。

    这么一来有嫌疑的只有华太太和华新晨。而华新晨是没有理由杀害自己的父亲,反而是华太太丈夫是个花心大萝卜,昨晚又发生了争执华太太又喝了酒说不定失手杀了自己的丈夫。

    “没有了,昨晚我妈喝了酒,我爸自己回了房间。我怕他们俩发生矛盾,就让我妈和我一起睡的。”

    华新晨开口说道。警方人员很是无奈,这华太太一句不说她女儿呢就是一直帮着说。

    “华小姐,您要知道昨晚房子里就只有您和华太太以及华先生三人。说句不客气的话,凶手要么是您要么是华太太,我们必须要问清楚情况。”

    虽说华新晨没有理由杀自己的父亲,可谁知道她会不会有些背地里的理由。此时在一旁缓了许久的华太太双目慢慢恢复清明,不知是护犊子还是怎么的她一把拉过华新晨对着警察道

    “什么就我们母女和那个死鬼三个人,不是还有那个狐狸精吗?昨晚那个死鬼带了那个狐狸精回来,指不定是没给够钱被那个狐狸精杀了呢!”

    华太太的话让在座的人都愣住了,昨晚房里还有第四个人?那么这个人呢?怎么一直没有出现。

    “华太太您说的那个女人是谁?怎么华小姐没有提到过?”

    警察立马抓住了线索。

    “我哪知道是谁啊,不过还真是本事呢。那个死鬼和我说好了,在外头怎么玩都没事不能带人回来,这么多年了他真没有带人回来,谁知道昨晚居然当着我的面……而且还为了那个狐狸精打我!”

    说到这里华太太声音哽咽,捂着脸就哭了出来。华太太看起来是个强硬的,但看她早上被吓到之后一直过了这么久才缓过来,就知道她终究还是个脆弱的女人。警察彼此面面相窥,说实在的他们是同情华太太的,但在怎么同情案子还是要继续查。

    “华太太那个女人长什么样您还记得吗?”

    不管怎么样,华太太口中的那个女人嫌疑还是很大的,要查出来那个女人的身份才行。

    “不就是一副狐媚样么!是个年轻的眼角还带着泪痣呢,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哼!”

    华太太对于这点还是非常不愤的,说起对方也是没个好生气。

    “不好意思,我妈可能受了点刺激,我爸昨晚并没有带女人回来的。”

    在华太太那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警方就问起了华新晨。华新晨从刚开始就表情有些古怪了,等警方问了之后她立马开口了。

    “没有?可是听华太太说对方还是个年轻的女子,特征也很明显!”

    警方这就奇怪了,华太太说有这么一个人,还把对方的年纪和外貌记得很清楚。而华新晨居然说没见过,更离奇的是当时华新晨可是从楼上下来,也就是说如果真有那就是和对方以及华永宏擦身而过的。两人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这就成了问题了。

    “陈队,没找到!”

    陈队笔头点了点手中的笔录本子,正在思考的时候,又一个警察走过来对着陈队说道。因为这座小区都是富户,事情发生之后闹得不小。故而警方派了不少人来,几个人在室内查看看看有没有线索。而一部分人则被分配出去找华永宏的头颅了,在这里做笔录的只有两个警察。

    “没找到?这附近都找过了?”

    陈队眉头皱起,一般来说既然都弄成这般样子了必然是一起凶杀案,那么嫌疑犯就没必要留下身体而把头颅给扔了。除非头颅上有指证凶手的证据,但凶手没时间处理这才把头颅带走或者藏起来。

    “陈队,室内的血迹只在房间里,看血迹喷出的轨迹应该是一下子致命的。死者头颅还没找到我们不好判别具体凶器。死者似乎连挣扎的痕迹都没有,至于是不是被下了药要等尸检报告出来才能确定。”

    法医看了一下室内的情况,收敛了尸体之后就同陈队说一下。

    “好,扬子室内有没有发现头颅?”

    另外一批人走了过来,陈队顺口问道,可看到对方空空如也的手就知道答案了。

    “没有,室内除了死者所住的房间外一点血迹都没有。”

    一无所获,警方只能看能不能在其他方面找到线索了。

    “华太太华小姐,昨晚你们真的没有听到华先生的呼救声或者尖叫声吗?”

    陈队对于母女两说没有听到声音这点保持怀疑。要知道这楼上楼下隔音效果虽然不错,但也没好到有人发出尖叫声还听不到,要不然夫妻俩吵架还会被邻居听到了。

    “没有,我妈昨晚喝了酒可能睡死了没听到,但我是真的没听到连一丝奇怪的声音都没有。直到今天早上……”

    华新晨叹了口气,即使再不喜欢自己的父亲那到底是自己的亲人。

    “这样,华小姐我记得你说过你父亲昨晚应该是司机送回来的,哪位司机是谁你知道吗?”

    暂时找不到疑点那就只能从所谓的女子入手了,为何一人能看到女子而另外一人看不到呢?!那么这个女子到底是华太太自己编造的,还是确有实事又是一个问题了。

    “是,我们家常年有一个司机,姓梁。因为在我们家也做了十来年了所以我们都叫他梁叔。但昨晚送我爸回来的是不是他我就不确定了,因为家里女眷一般不开车都是让梁叔接送的,所以梁叔都是看谁先喊他他就去那里为谁服务。”

    华新晨点了点头解释道

    “我爸因为时间不定,所以梁叔一般都不会一直等的。如果过了十二点我爸就会自己叫车会,如果没有而梁叔又还没睡觉,一般都是梁叔去接。”

    “那麻烦您找一下这位梁叔确认一下昨晚是不是他接送的,如果是他找他过来可以吗?”

    陈队也知道对方既然敢替这么个人,如果对方真是凶手。恐怕早就收买了梁叔了,这样一来梁叔的回答中指不定会有破绽。

    “现在都快八点半了梁叔应该快来了,我今天九点有课。梁叔每天早上这个点都会来接我去学校。”

    华新晨看了看时间。陈队点了点头,正如华新晨所说八点四十分的时候司机就来了。看到外头围了不少的警察还吓了一条。直到进到屋内听说了华永宏出事的事情他脸色都变了。

    “梁先生,昨晚是你送华先生回来的吗?”

    陈队直接问出口,梁叔立马点头。

    “昨天十一点半的时候华先生打电话让我去酒吧接他。因为和之前谈好的十二点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我就去了,也是我把他送回来的。”

    梁叔还把时间说的详细的很,他可怕警方怀疑他。

    “那当时是华先生一个人吗?”

    陈队接着询问。梁叔诧异的看了一眼陈队然后道

    “当然是一个人了,华先生这个人在外头很爱玩,但却很有分寸,外头的女人华先生从来不带回家的。”

    梁叔在华家工作多年,自然对华家熟悉的很。

    “你是说华先生昨晚是一个人回家的?你确定?可是华太太说昨晚上华先生带了女伴的。”

    陈队仔细观察梁叔的神情,梁叔很是肯定的摇头

    “没有,昨晚我的精神还不错,到不至于连个大活人都忘。”

    梁叔的肯定让华太太心里一凉,她明明看到了那个女人,怎么现在女儿和司机都说没看到。

    “老梁,你仔细想想怎么可能没有。那女的妖妖娆娆的看起来也没到二十岁年轻的很,对了眼角还有一颗泪痣可是死鬼最喜欢的类型呢!”

    华太太激动的说道。老梁很是无奈

    “华太太,华先生昨天真的是一个人回家的。”

    随即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抬头道

    “说起来昨天华先生还有些怪异呢,他怀里好似搂着一个人似的,还时不时冲着自己的手臂方向笑。”

    说道这里老梁打了个寒颤,这不会是华先生预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被那个不干净的东西弄死了吧?!老梁可不觉得这是迷信,以前他还没成为华家专属司机的时候,经常在外头跑。也遇到过那么一两次这种事情,后来还是有人教他遇到这种事情不要管,直接开着车就跑就不会有事。

    不过当时他只以为是华先生喝醉了才有那般的作为,可现在听华太太这么一说就联想到那不干净的东西了。至于为什么他看不到,而华太太看的到。不是有种说法气运不好的人就看得到那些东西么,华先生气运不好还被那东西弄死了。所谓夫妻一体,华太太气运也不好看到了也不足为奇。

    “怎么,你是想起什么了吗?”

    陈队看梁叔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身体,以为他是想到什么了立马开口问道。梁叔不傻,他知道自己如果真说了那估计要被抓到神经病院里去了,于是只是摇摇头道

    “没有想起什么,只想到了华先生昨天那样子。当时没觉得什么,现在就有些害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