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儿子杀父?
    ,精彩无弹窗免费!

    梁叔再次提了一下华永宏怪异的神态,其他没有多说。至于警方会不会往哪一方面想那就不是他能干涉的了的了。

    “那行,谢谢你的配合了。如果还有需要的话我们会继续联系你的。”

    陈队看他这样也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个结果来,点了点头就让他走了。

    “华小姐,那你今天是请假吗?”

    即使知道华家出了这么大事情,不可能还有心情上学,但是出于自己的职责,梁叔询问道。

    “唔,这几天我估计都会请假,如果开始上课的话我会提前一天通知你的!”

    华新晨点点头让梁叔走了。

    “华太太,华小姐。家里出了这么大事,华鑫潇先生还不回来吗?”

    陈队心里对母子俩的话都打了个问号,自然他们刚刚说的华鑫潇昨晚在公司加班没有回来可信度也就降低了。而且家里自己老爹死了,就算公司里的事情在重要回来看一眼总要的吧。离发现尸体都过了三个多小时了,就是公司再远都赶到了吧。

    “估计是昨晚加班太累了吧,我今天打电话给我哥的时候他没有接,所以不知道家里出的事情。如果知道的话,他就算是再累也会赶回来的。”

    华太太一听警察问这话就有些尴尬,倒是华新晨接话接的很快。陈队看了一眼华新晨,心里对华新晨有了新的评估。如果刚开始他只觉得这女生很是沉稳,对母亲很孝顺的话。现在就觉得他有些薄情了,说到底那死的是她父亲。即使两人关系没有非常好,但到底是养育自己长大的人。正常自己的哥哥一直没有赶回来起码会发火吧,可是看看华新晨怎么还有替自己哥哥遮掩什么的意味。

    “是吗,既然这样我就让我们的警务人员,去联系一下华鑫潇先生吧!”

    陈队这是一种试探,他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他,华新晨与华太太对华鑫潇的去向说了谎。华新晨到底是个还没大学毕业的娇娇女,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谎言恐怕被戳穿了,尴尬的笑了笑道

    “抱歉陈队,其实我哥没有在公司,他和我爸一样比较爱玩,今儿个一直没接电话昨晚可能又出去玩了。”

    这话说的华新晨自己都惭愧。家里两个男人都是风流鬼,做儿子的老子都死了还不知道,还在外头和别人风流。华太太见华新晨把话都说了出来,也就不在遮着掩着直接就说了。

    “其实也没什么,男人么难免爱花天酒地,他也是不知道那个死鬼出事的。而且事情都说道这份上了我就不瞒着了,我儿子和那个死鬼关系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的上非常差。说句不好听的,鑫鑫如果知道死鬼死了估计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伤心。我女儿是怕你们怀疑他而已,不过就算关系再差也这么多年过来了,到底是父子鑫鑫还不至于真的灭绝人性。而且昨晚他也没有回来,这我可没有说谎!”

    华太太把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然后挺直了腰杆。身正不怕影子斜,她现在说的都是实话了自然不怕查证了。陈队的观察力还是不错的,刚刚母女俩都心虚,现在那份心虚确实是去掉了。

    “既然这样,我们会去落实的,谢谢两位的配合了。”

    陈队收起纸笔知道这次是真的没有什么线索了。

    “因为这里是案发现场,所以恐怕这段时间要请两位暂时住在外头了,这里头我们要封锁起来。等证据采集完毕之后两位可以再搬回来。”

    华太太和华新晨对这点倒是没有反对直接同意了。

    “陈队,这母女俩有嫌疑吗?”

    陈队一个手下的人见母女俩上楼收拾东西,立马凑过来问道。

    “不知道,看起来两人表现都还算正常。对了这个小区晚上都有警卫吧,昨晚在华永宏回来之后还有人出入吗?”

    这点刚刚陈队已经让人去确认了,正好此时人回来了。

    “问过了,刚开始警卫说没有人出入。可我是什么人啊,一眼就看出了警卫的心虚。这个小区是有钱人住的,因为舍得出钱故而每晚都有三个人值夜。警卫说他们昨天斗地主去了,只是听到车声的时候出来开着门而已。所以如果真有人不是坐车回来的话,只要翻过铁门进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这就扩大了范围,同时也将母女俩的嫌疑加大了。华永宏的头不在室内,那么必然是在室外的。房间外围已经搜查过了没有华永宏的头,不排除母女两夜半时分翻过铁门将头颅扔到小区外头去。

    “扩大搜索范围,华永宏的头颅是个关键。”

    陈队低头理清着思路。现在嫌疑比较大的除了华家三人以外,就是那个华太太所说的看到的那个泪痣女子。

    两天后:

    “怎么样?”

    证据什么的陈队所带领的队伍已经全部搜集取证过了,不过华太太和华小姐可能是和华永宏到底不亲吧,当然也有可能是做贼心虚,说什么都不肯搬回房子里,只说如果有需要可以到酒店找他们。而华鑫潇找了两天一直没有找到,据说最后一次有人见过他是在华永宏遇害当晚十一点左右。这么说来华鑫潇就有嫌疑杀害华永宏了。

    法医那边从华永宏的尸体里并没有检查出迷药之类的成分,这让陈队陷入了迷茫。如果没有这些东西的话,如果只是醉了而已,那华永宏不至于头颅被砍都没有一点感觉吧。极致的痛苦是可以让人清醒过来的,更何况据华太太说华永宏回家的时候神智都还算清晰。而从血液的凝固时间以及尸体的尸斑,推测出华永宏死亡时间大概在凌晨两点到四点之间。

    而在室内找到了数枚鞋印,比对之后可以肯定是华鑫潇的鞋印。加上华太太和华新晨说的每天傍晚都会有做卫生的阿姨过来,那么当晚华鑫潇必然是回过家的。联系一下时间,华鑫潇杀害华永宏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陈队加派了人手去找华鑫潇,当然可能也不一定就是他,故而陈队让人加大了范围寻找华太太所说的泪痣女子。泪痣女子如果是华太太胡说八道的,自然很可能是华永宏在外头的小三,华太太见过才打算故意陷害。如果确有其人,暂且不说华新晨和司机为什么没看到,这人可就是最后一个见到过华永宏的自然也要找到他。

    陈队的想法是,既然被华永宏带回家,那必然是很宠爱的。外头多多少少会有点风声,找到她也是有可能的。

    “陈队你还别说还真调查出一点东西来呢!”

    被派去的王轩嘿嘿笑了笑坐下来喝了口水。

    “这个华永宏和他那个儿子华鑫潇还真是一个德性呢。华永宏在外头可是包了不少的小蜜,特别是一年前他家老头子死了之后他就越发胆大了。而那个华鑫潇和他老子也差不多,花心的很呢。说实在的要我是他老婆,恐怕不会忍到最后早早就弄死得了呢!”

    王轩没有什么大的感觉,对于他而言这种人真的死不足惜。

    “你这话什么意思,他老婆嫌疑变大了?”

    陈队一直没有消除对华太太的怀疑,但也没有像王轩这般笃定。

    “可不是么。原来这个华永宏是华家的私生子,虽然出生的早但架不住是外头生的啊。而且低下还有两个正室生的弟弟,他本来是没有出头的机会的。还是娶了现在的老婆也就是那个华太太,他家老头子才高看了他一眼让他认祖归宗。而就在两年前华太太的娘家没人了,家产都归了华家。当时因为他家老头子和华太太的父亲关系不错,华永宏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弄出小三小四来。一年前他家老头子出了车祸死了之后,华永宏分了百分之十的股份之后,就明目张胆起来。”

    说道这里王轩端起桌上的水,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口接着道

    “她老婆为了两个孩子倒是能忍,那华永宏在外头搞七捻三的也不是一两年了,她明明知道也没说过。听说出事的那天晚上,华永宏动手打了华太太,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而且那天华太太刚好知道了,华永宏在外头居然有了一个两岁的私生子。你说华太太忍不下去,怒起杀人不是在正常不过的么?!”

    王轩脑袋里已经有了一出完整的狗血剧剧情。陈队倒是客观的很,听了这话之后开始罗列起人物关系,以及各个疑点。

    “华鑫潇还没有消息吗?那个泪痣女子的情况查到了吗?”

    华太太如果真的杀了华永宏的话,私生子的事情依旧不能改变。要知道现在的法律非婚生子女依旧有财产继承权的,还不如虚与委蛇让华永宏留下遗嘱呢。当然一时火气没有想那么多杀人也有可能,可事发地点可是在房间里。华太太的火气是有多大,坐了一两个小时没有消下去,反而冲到房间里把自己的丈夫杀了。要知道华永宏回家的时候顶了天才一点,而被害时间可是两点至三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