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树上的血液
    ,精彩无弹窗免费!

    至于为什么肯定华太太期间没有接触华永宏,还是归功于他们家周围的邻居。不知是不是隔音效果不好,华家每次吵架他们都听得到,有时候三更半夜的吵架还被邻居投诉过呢。华永宏回家然后骂华太太时,不少人都是听到的。所以如果两人有接触,少不得起争端,可很显然邻居并没有听到什么声响。

    “嘿,我正要说呢,那个华鑫潇依旧没有消息,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更诡异的是那个所谓的泪痣女子,我问了一圈华永宏的狐朋狗友,没有一个人知道华永宏包养过什么泪痣女子。”

    “没有?你确定?”

    陈队不觉得华太太会凭空捏造一个人出来,如果真没有这个人她却说了,那么嫌疑反而会落在自己身上。

    “没有,一个都没有。你说这人还能凭空出现不成,我真怀疑是不是真的像华新晨说的那些都是华太太的幻觉了。”

    陈队低头也有些不解的时候,忽然从外头冲进来一个人。

    “陈队大发现!”

    陈队立马扭头看向对方

    “什么发现?”

    来人是小李,是陈队安排去监视华太太和华新晨的,当然明面上不能怎么说,只说安排了人保护她们。

    “华太太之前不是一直不肯住回家里么?今天早上她不知道从哪找来个年轻人,带着年轻人去了华家。而那年轻人在华家转悠了一圈,然后居然跑到了华家窗户边的一棵树,之后不知道和那个华太太说了什么,华太太就联系了我。你猜我在书上发现了什么?!”

    小李还装神秘,让陈队白了一眼

    “赶紧说!”

    小李被吓的缩了缩脖子立马就说了。

    “是血迹,血迹不多,只有几滴。”

    陈队一听这话立马就思考起来了。室内没有血迹反而是室外的一棵书上有血迹,而地板和窗户与树之间的平地上也没有血迹,难道头颅的去向和那颗树有关系?想到这里陈队立马带着众人来到了华家。

    华太太和华新晨正紧张的盯着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样貌清秀,气息平和。陈队阅人无数,从年轻人眼中看出了清澈,知道这个年轻人性子应该不错。但是很快这种观感就被年轻人掐起的手势给毁了,这明显的就像是外头地摊上的神棍做的事情。心里暗暗可惜看起来不错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就去当这么个骗人的神棍呢。

    “怎么样江大师?”

    华太太看到对方手放了下来立马紧张的询问。

    “晚了!”

    年轻人摇了摇头。没错来人就是江林,江林本来是被华太太邀请来看看家里有没有不干净的东西。毕竟华太太那天晚上明明看见了泪痣女子,而其他人都说没看见她越想越觉得害怕。加上司机送她们母女两去酒店的时候,提了一句‘指不定先生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还列举了几个例子。华太太心里没底,即使在华新晨说都是司机故意吓人,她也依旧害怕。华新晨没办法,她并不知道江林但之前听朋友提到过江林这么个人,就想着带着人来安安她妈的心。

    当然名头肯定不能说是来看房子干不干净,只说是华太太丈夫死了而且还是惨死要超度一下的。谁知道来了之后,江林的面色就由刚刚的轻松变得凝重了起来。江林看到了屋内残留的阴气,他可是询问过了这座房子是经常主人的。长久不住人的房子有阴气,但经常住人的房子有这个问题就不简单了。原本以为请他来的人,是因为家里死了人是凶杀案所以疑神疑鬼,现在江林就不这么认为了。

    江林来到华家现场他看了一遍,然后顺着阴气的方向来到了树下。出了人刚刚死去的死气以外,这附近还残留这一股生气,这股生气与死气的气息有几分相似应该是亲近之人。江林让华太太打电话给经常,之后就问华太太

    “您的丈夫除了华小姐外,和您是否还有一子?”

    他刚刚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案子,所以没有去看两人的面相。现在再看华太太命中应当由一子一女,但她命中有子嗣早亡。是早亡不是夭折,夭折是这个孩子年纪不大不到七岁就死了。早亡就是年纪很轻的时候就死了。

    “是啊,我还有个儿子。”

    华太太不知道他怎么突然这么问有些奇怪。江林眉头紧皱

    “可否请您将您儿子的生辰八字给我一下。”

    江林忽然提出这个,华太太愣了一下随即问道

    “怎么忽然要我儿子的生辰八字?”

    只是来驱鬼的或者是来超度的不是吗?

    “您的儿子和此次案件有关,而且很可能被阴邪之物带走了!”

    江林没有立马说出死了,没有经过准确的测算他还不是很敢确定。华太太出手很是大方,而且看她的面相以及性格就知道不是个坏人,甚至是个心软的好人。至于她的那点子脾气,对于江林来说这并不是判断一个人好坏的标准。谁没点脾气呢,更遑论华太太出身世家高傲一些也是在所难免,并不代表心性不好。江林也就不介意免费为她做点事情,再者说了这可是很有可能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

    华太太听了这话立马就有些着急了,对华永宏他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华永宏的所作所为,她看淡了许多。就算是这样,华永宏死了之后她还伤心的很,更何况是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再不成器真出事了也是痛苦的。华太太立马把华鑫潇的生辰八字给了江林,江林也立马测算了起来。只是测算一下生死并不测算生平,故而不用起大卦倒是对江林没有很大的影响。

    一旁一直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华新晨,看着江林目中露出了怀疑。她该不会请回来一个骗子吧,他哥怎么会被什么阴邪之物带走。这是故意起一卦然后好问她妈要钱吧,不过此时倒是不能指出江林是骗子,毕竟人可是她找回来的。

    于是就由了陈队进门时看到的一幕,陈队一听江林的话就想着‘果然如此,你看这就忽悠上了!’

    “什么?江大师,江大师你可得救救我儿子啊!”

    华太太音调都拔高了几层,然后拉着江林的手祈求道。江林无奈的摇摇头

    “您儿子已经遭遇不测了,恕我无能为力!”

    人已经不在世上了,他不是大罗金仙办不到啊!

    “你是什么人?怎么就说华鑫潇死了!”

    陈队对于江林的话不仅质疑,还怀疑起他来。如果他不是肯定华鑫潇死了,那么他怎么敢直接告诉华太太人已经死了,如果到时候发现人活着这不是砸自己的招牌么。而对方凭什么肯定华鑫潇死了,他可不信对方掐指算一算就能算出来,除非对方看到甚至动了手。陈队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让法医去提取树上的血液,回去验一验dna看看是不是华永宏的。

    “我是华小姐请来超度华先生的。”

    江林见到来人淡淡的笑了笑,对于对方眼中明显的怀疑,江林倒是不怎么在意。

    “超度么?你是和尚还是道士?”

    陈队眉头一挑明显的不信。

    “都不是,我是一个术师!”

    江林倒是没有遮掩。

    “哦,术师么?正好我这里案件遇到棘手的地方了,你就用你的法术帮我看看华先生的头到底去了那里吧!”

    搜寻了两天,范围已经扩大了不少,可华先生的头颅就是没找到。陈队不认为对方能找到,这是故意在为难他。

    “找到华太太的儿子,就能找到华先生的头了。”

    江林淡淡的说道。陈队更加不信了,他们怀疑的最大嫌疑人就是华鑫潇。如果凶手真是华鑫潇的话,找到他自然能够找到华永宏的头,这并不奇怪。果然这些神棍就是故意诈人话,还做出神秘的样子。

    “我想要知道具体的地点!”

    陈队直白的说了出来,他倒是想看看江林这回准备怎么回答。

    “华鑫潇有金有水,金通石,潇字包含着树木和水,应该是在有石头、树木和水的地方。”

    江林点了一点茶水在红木桌上比划着,然后道

    “华永宏,永是永远的意思,宏有宏伟壮阔之意,宏字顶上是个盖子。”

    江林继续描画着最后听了下来

    “应该是在墓地,而且是华先生和华太太的儿子有亲缘关系之人的墓地。”

    江林停下手中的动作,很快的得出了答案。而华太太和华新晨脱口而出

    “老爷子(爷爷)的墓地?!”

    陈队听不懂江林刚刚说的话中的联系,但内心里他依旧觉得江林这是在故弄玄虚。当然如果真的被江林说准了在什么墓地里,那么陈队恐怕就会将江林当作嫌疑人看了。

    “这位江先生是吧?!”

    陈队刚刚听陈太太称呼江林为江大师,他可不觉得江林是什么大师,最多就是客气点称呼一声江先生而已。

    “嗯,你好!”

    人家明显和自己打招呼,即使眼中的不屑很深,江林也保持着自己的礼貌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