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诡异的跪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知道华老爷子的墓地距离这里多远吗?你说华先生父子俩都在那里你知道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么?”

    陈队冷冷的笑着继续道

    “华家祖籍在k省,这里可是京都。就算是做飞机都要四个多小时,更别说如果华先生是只有头颅部分的,连安检都过不了。那么最快的应该是动车,而如果是动车的话最快也要十五个小时,同样也要安检。不需要安检的只有长途大巴,而长途大巴差不多两天时间吧,这只是到县城而已,更别说在上那种乡村巴士颠簸才能去华老爷子的坟墓了。”

    说着陈队看着江林

    “你说凶手干嘛做这么麻烦的事情,带着一个头颅,甚至还要带着一个大活人这么颠簸。”

    是的陈队完全不信江林,江林说出来之后陈队更是不信了。被陈队这么一说华家母女两也看向了他,是啊如果真杀了人要遮掩用其他手段不是更方便吗?

    “陈队我是个术师,我说的凶手与你口中的不一样。我说的凶手是阴邪之物,人力不可为之的事情,它可以做到。它只要带着头颅离开就可以了,至于如何带着离开。陈队只要解开为何树上,会有华先生的血迹就知道了。”

    江林对于陈队的怀疑很是淡定,随后看向华太太母女两。

    “华太太,依照华家的家世,墓地里应该不止埋葬了华老先生吧,华老先生的埋葬之处应该是华家的祖坟。那么自然会有守坟人,现在赶过去恐怕要不短的时间。如果华太太有所怀疑江林的话,不如让守坟人去华老先生墓地里看看。”

    江林知道华家虽然不是大家族,但也算是传承有些年头的家族了。这样的家族都会有自己的祠堂和祖坟,老人家的思想都是落叶归根入土为安,自然是会运送会k省的祖坟。而这些家族最不缺的就是钱,顾上几个守坟人也是正常的事情。

    “对对对,我这就打电话给三叔问问。”

    华太太经江林这么一说也就想起来了,立马就拨通了电话。不过话不能说的太白,只说华鑫潇之前提过要回老家看看华老爷子,也不知道现在到那里了没有,让华三叔去瞧瞧。华三叔并不是华老爷子的亲兄弟,只是旁系而已。这几年靠着华家在外头是不够看,可在村里也是有名望的。听了这话立马动作去瞧瞧了,从村里到山上还要些时间。这段时间里陈队就一直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江林,就等着到时候得到错误的答案就收拾了这么个骗人的神棍。

    江林倒是淡定得很,在他看来他并没有骗人当然不需要心虚。华家老家的电话还没来,陈队这边派去检查的以及法医有了消息。法医那便已经证实了血迹是华永宏的,而派去的人只在树上发现血迹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现。而跟着树上的血迹,他们再次坐了一番排查依旧没有发现,就好似那血迹只是偶然状况而已。

    “嘀铃铃……”

    华太太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不知在想什么的华太太吓了一跳手机都差点拿不稳。接着立即接了电话,是华三叔的不知道华三叔说了什么,华太太这回手机真的没拿稳‘砰’的一声掉了。双眼无神的扭头对着华新晨道

    “晨晨,你哥他……你哥他没了……”

    说完之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眼泪鼻涕混杂在一块那里还有最开始见面时的端庄。此时的华太太就是一个失去孩子的普通母亲而已,而她这句话让原本还老神在在,等着看江林出丑的陈队惊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电话那一端还没挂断,陈队捡起电话做了详细的询问。华三叔所在的地方因为都是华氏族人居住地,被称之为华家村。村里民风还是很淳朴的,华三叔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心里也是慌的很,与陈队打完电话之后就带着村里人将现场围了起来,好奇的人也最多就是看看。

    陈队可没觉得江林是真的厉害预知了这一切。他看向江林的目光充满了怀疑,不过江林的具体情况还不知道,还不能作为嫌疑人。但他还是提出了让江林同他们一起走一趟,陈队带的队伍加上江林以及华氏母女三人上了飞机。几个小时之后,来到了华家村。

    上山之后,陈队带着人比较正规的将现场包围不准人出入。同时派出一部分人去向村里询问状况,要到华氏族人的墓地必定是要经过华家村的,指不定就有人看到当时的情况。而村民也是知道华永宏这一支这些年没少为村里做贡献,现在出了这事他们也很配合的帮忙。

    因为陈队的叮嘱,以及华三叔心里的害怕,故而现场除了华三叔看了一眼以外没有其他人出入。见现场没有被破坏的太严重,陈队松了一口气。法医开始取证,江林来到了华永宏的头颅前。华永宏的头颅面朝底下,嵌入泥土中,只有染了血迹的后脑勺裸露在空气中。而华鑫潇则是被拦腰斩断,上半身匍匐于地脑袋同样也是半嵌入地底,下半身成跪姿。

    如果只看华永宏的脑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可联系的看到华鑫潇的动作,这就像是跪在地上忏悔一样。很快的陈队就想到华永宏的身体似乎也是呈现跪的姿势,从方位来看是朝着华家村这个方向的。当然两地距离太远,不从空中的角度看的话那叫一个九曲十八弯还真不好辨认。而父子俩跪的都是华老爷子的墓地,不知怎么的看着华老爷子的墓地外头看热闹的村民都打了个寒颤。

    华太太看到自己儿子惨死的模样已经撅过去一次了,等醒来之后还是坚持着要来。华新晨没办法只能扶着华太太再次来到现场,华太太只一个劲儿的掉眼泪,华新晨无声的安慰着。

    “陈队调查到了!”

    此时陈队接了个电话,他看了一眼在现场四处看着的江林。因为这华鑫潇算是江林找到的,加上陈队有些防备对方故而江林获得了进入现场的资格,但不能随意走动。他刚刚在来的时候就让手下人去查了江林的资料,陈队是个有能为的手下也不是庸才。加上江林的事情其实保密度没有那么高,很快就查到了他的生平。当然江林进入特殊部门的事情,陈队的手下没有确切的证据,只是提了提有这么一个风闻而已。

    江林与华家并没有关系,这次也是因为华小姐亲自上门请求,他才来的。这么一来没有杀人动机也就构不成江林嫌疑人的身份。陈队挂了电话之后看了一眼江林,心里也觉得奇怪。既然这样江林是怎么知道华永宏与华鑫潇在这里的,要知道如果不是江林笃定的话,恐怕就算着两具尸体烂了他们都不会想到在这里。莫不是这个江林是真的有本事的?陈队做这一行时日不断,他倒不是真的不信这些术法的事情。但一是这世道这种神棍骗子太多了,二则是江林年纪太轻这样一来他就看轻了江林。

    “事情如你所料,人确实在这里,而华鑫潇也确实死了。你有什么线索?”

    陈队此时对江林从刚开始的完全不信,到现在的半信半疑了。而听到陈队的话,华太太和华新晨也想到了江林的本事。既然人死了改变不了,那么起码要知道凶手是谁吧,也看向了江林。江林也不介意对方的态度,更何况他是受雇于华太太的帮忙也是应该的。

    “凶手我还不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邪祟,就是不知道陈队信不信邪祟杀人。”

    江林的话是他看出了陈队的半信半疑。

    “邪祟杀人?”

    陈队一听这话立马又头大了,他没觉得这是什么邪祟杀人,顶多就是杀人犯故弄玄虚而已。如果说风水术数之类的,陈队或许还信一点。他也是知道磁场之类的东西的,更别说中国有名的《推背图》以及《周易》等书籍了。这些其实与科学联系在一起并不难解释。可说什么邪祟杀人之类的,那不就是说世界上有鬼怪神佛,这话他实在不信啊。

    “得了,您不信也没关系。这样吧,您查您的案子外人为的方向走。我么用我的方法怎么样?”

    江林啧了一下,也不在纠结了。很多人没见过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会觉得是怪力乱神,觉得是胡说八道。这点他是理解的,就是那些能用科学方法说得通的风水之说,有些人都不信呢。

    “成,不过你的进度要随时向我汇报!”

    陈队倒不是刚愎自用的人,既然理解不了而且对方也没有嫌疑了就让对方放手去做。他用不来江林的手段,自然就按着自己的方向查询了。

    “你对这凶手千里迢迢,将华永宏父子俩弄到华老爷子的墓前这事怎么看。”

    陈队的举动是和江林探讨一下,看看能不能拓展思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