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第三任太太--克妻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古代不孝为仵逆大罪,为十大罪之一。最严厉的莫过于明朝的一例案件,不孝者被罪处凌迟,当然一般的不孝罪责大了是斩首之刑。”

    “所以你的意思是因为两人不孝,故而凶手才这么做的?”

    这千里迢迢来向华老爷子磕头,还是这种方式还真有可能是因为两人不孝顺呢。加上江林说的面朝黄土,不见其面自然是要表达出,两人愧对老爷子没脸见老爷子了。

    “这么说来,最有嫌疑的应该是尊敬华老爷子的人,或者是与华老爷子很亲近的人。”

    陈队的方向是人,自然觉得应当是这样的人,要不然怎么会是来向华老爷子行礼呢。

    “华永宏还有两个兄弟,不过都是华老爷子继室所出。因为华永宏是家里老大,又是华老爷子第一个老婆生的,所以家业他占了七分,其他两个兄弟加起来占了三分。这种分发是华老爷子当初遗嘱里写的,只要仔细看就知道华老爷子是很传统的人。这种分发可不就是古代对待嫡妻长子与其他儿子的区别么。所以凶手应该也知道华老爷子的性格,这种传统的性格用上这种古代对待不孝之人,才会有的刑罚也是正常的很。”

    江林的方向与陈队不同,但某些观点却是不谋而合。要知道华老爷子的年纪其实蛮大的了,故而在某些方面是很守旧的。

    “说是这么说,可根据传闻华永宏与华老爷子感情还是不错的。而华鑫潇虽然纨绔的很,但因为是华老爷子一手带大的,所以外头传闻他可是华老爷子最宠爱的孙子。”

    从传闻来看,什么不孝啊之类的实在难以置信。更别说华老爷子手头上有那么大的家业,这些子孙巴结还来不及,那里敢不孝顺就不怕到时候什么都分不到啊!

    江林笑了笑

    “这种大宅门里头的事情谁知道呢,那些黑暗面早就被人藏好了,表露出来的似乎都非常光明。可不说别的,外头可是说华先生和华太太伉俪情深呢!”

    江林后头的话没有说,意思却是在明显不过。就他们这几天接触的就知道,什么伉俪情深恐怕是相敬如冰吧!陈队听了这话也有些尴尬,他只是一时没想到而已。

    “看来还要着重查一查华老先生的人际网了!”

    这是陈队的方向,既然是为了华老先生出气,自然是和华老先生交好之人。而江林却是打算多问问华太太了,两人都有了方向就各自努力了。江林已经获得了华太太充分的信任,故而江林问的关于自家丈夫以及儿子与华老先生的关系,华太太也只说了。不过再华太太口中,华老先生与儿子孙子的关系还不错,对儿子华老先生是严厉的,对于孙子华老先生是疼爱的。这和一般的家庭没有什么区别,似乎没有什么收获。

    江林敲击着记事本,本来想记点有用的东西,不过很显然现在这些东西都没什么用。

    “那,华太太华先生两人与华老先生其他儿子关系如何?”

    江林转了个方向,他想着虽然华永宏看起来很渣,对妻子不忠。可在事业上看来其实还是不错的,那么就不一定是没本事的。指不定是兄弟争夺财产用了什么阴私手段,例如下降之类的,然后弄这么一出陷害华永宏父子两人也不一定。虽然看起来华永宏兄弟都会受到怀疑,可要知道明面上的东西警方查不到,而没有江林这种术师出手最后事情最多就是无头公案罢了。

    “他们兄弟,嗨时好时坏。我刚嫁进来的似乎,他们几个在老爷子面前看起来感情不错,可背着老爷子那就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华太太回忆起了年轻时候的事情

    “到后来我生了鑫鑫和晨晨,晨晨都五六岁的时候更是闹得不好了,有时候都能惊动老爷子。不过说来也奇怪,晨晨七岁那年,不知怎么的他们兄弟忽然感情就好了。时不时就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看起来感情很不错似的,没过几年永宏年纪大了做事也还算稳重,老爷子就让他接了总经理的位置。那时候他兄弟估计心里不平衡吧,又闹腾上了,这不一闹就是好几年。直到两年前,不知怎么的他们兄弟又好了。诶,说起这些事情我也不大清楚,不过他们兄弟再怎么闹不会闹出自相残杀的事情来吧?!”

    华太太以为江林这么问是怀疑是华永宏的兄弟故意害华永宏,故而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江林。

    “这事我还真要继续查一查呢,华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江林没有把话说死,如果真是华永宏的兄弟干的,那么华太太和华新晨也是有危险的。要知道华永宏死了,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自然就落到了华太太身上,尽管华太太不熟悉这些。可华新晨是学经管的啊,指不定就能接手呢。而如果这一家子死绝了,财产自然应该是作为兄弟的他们继承了。要知道华太太娘家可是没人了,除了华太太他们就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了。

    随即看到一旁华新晨听到华太太说他们几兄弟感情的事情时,一副犹豫的样子立马问道。一旁一直也听着这些内容的陈队也看向了华新晨,陈队也是想从华永宏家人身上看出几人的关系如何。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事和案子有没有关系。”

    华新晨犹疑着,不知道该不该说。江林笑的很温和道

    “华小姐既然想说,那必然是有所关联的。你说说看,是否有关我们自己心里会掂量的。”

    华新晨被江林的眼神所鼓励慢慢开口

    “其实我不知道后来我爸和二伯三伯关系是怎么好的,我七岁那年他们关系好是有缘由的,不过是多了一个要共同对付的敌人。自然的这样一个敌人让三人同仇敌忾了,加上当时爷爷对他们三人那么闹很反感,所以他们才做出和好的样子,都是给爷爷看的。”

    显然这事华太太并不知道,她还很诧异的问华新晨

    “什么同仇敌忾共同要对付的敌人?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华新晨被华太太这么一问立马开口道

    “那是因为这事只有爸和二伯三伯知道,我还是有天晚上上厕所的时候听到的。”

    华新晨略作解释然后说起了事情

    “我听到爸和二伯三伯商量着,如果几人继续不和只会便宜了外头的人,还说爷爷很喜欢那个女人,已经有要将人明媒正娶的打算了。”

    原来那天晚上华新晨听到她父亲三人说起了华老爷子似乎外头有了人。因为华永宏的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而后来华老爷子娶了继室就是华永宏二弟三弟的母亲。说来也怪,不知道是不是华老爷子克妻,这第二任老婆居然再生下老三的时候也难产死了。估计是外头也有人猜测华老爷子克妻,于是华老爷子就想着反正自己已经有了三个儿子了,没必要再生了也就没有再结婚。

    直到华新晨七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华老爷子都快六十了居然老树开花。华老爷子性格严谨,也没有搞出什么花边新闻。故而当华老爷子和那个女的在一起的时候,几个兄弟觉得估计是华老爷子年纪大了寂寞找个人陪着而已。

    可谁知道不过一年时间,华老爷子既然和那个女的如胶似漆,还露出口风说是那个女的怀孕了华老爷子要将人娶回来。这下兄弟三都慌了,华老爷子彼时虽然都快六十了,可身体好的很。家庭医生都说老爷子的身体再活个二三十年没问题。到时候那女的孩子都二三十岁了,指不定华老爷子会因为宠爱那个孩子而损害他们的利益。

    不过他们也还算有理智,想着老爷子命硬说不定又是一个难产的。可当有一天作为老爷子比较宠的孙子华鑫潇,因为在初次见面的时候不知受谁的影响推了一把那女的。那女的流产之后,华老爷子大发雷霆把华鑫潇打了个半死。这事华太太也是知道的,不过当时华永宏骗华太太说是华鑫潇惹了家里惹不起的人,才被华老爷子教训了。华太太心疼的很,可最后也没说什么。华永宏这事怕传出去不好听,到底为了没进门妻子肚子里的孩子把孙子打的半死的名声不好听,也怕华太太闹将起来,让华老爷子更生气。

    不过华老爷子的做法,到底让华永宏心里起了疙瘩。这还没进门,孩子还没出生呢就这么打自己之前宠爱的孙子,如果出来了那还有他的地位么。可那到底是自己的父亲,华永宏表面功夫是做得不错的,就想着先探探那女的底,于是准备去医院道歉。当然一起去的还有华永宏的兄弟二人。谁知道在病房门口听到华老爷子说以后不会亏待那女的,那女的生下的孩子华老爷子一定给最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