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泪痣女孩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下三兄弟不淡定了,最好的给那女的孩子。那他们三兄弟不就只能拿不好的么?如果说原来其他两人只是看华永宏的热闹的话,现在明显自己的利益也要受损了,就不得不站在同一条线上了。要知道如果是华永宏拿了家业,起码还有三层是他们的。可如果老爷子被女人吹了枕边风,那女人心在贪一点指不定就连汤都没得喝了。三兄弟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加上华永宏又许了一层家业给他们,三人就动起来了。

    他们准备阻止那个女人进门,没有名分老爷子死了那女的什么都分不到。当然也要防着那女的生出孩子来,法律规定非婚生子女也是有继承权的,更别说老爷子遗嘱如果写明了他们就什么都捞不到了。

    后来的事情华新晨就不知道了,反正最后那女的没有进华家的门。甚至除了三兄弟以及华鑫潇以外,华家其他人都不知道那女子的存在,更甚除了华鑫潇以外其他人甚至没有见过那女人长什么样。

    “我去让人查查这个女人,指不定这个女人是个关键呢!”

    陈队很快从中找到一点线索,当然华永宏其他两兄弟的嫌疑也是在的。江林敲了敲桌子,他也觉得这女人是关键。

    “恐怕这女人已经死了吧!”

    江林淡淡的开口,陈队愣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这女人死了?”

    这回陈队没有在独断的说不可能。

    “华老爷子是克妻命格,虽然那女人还没进门,但是孩子都有了自然算是妻妾一列的。只要那女人还和华老爷子在一起,没有人化解死了是肯定的了。”

    江林站了起来,陈队的人要查十几年前的事情估计没那么快。

    “华老爷子的东西都还在吗?我能不能看看?”

    从刚刚的描述中可以知道华老爷子是个作风严谨的人,那么既然是他喜欢的估计就如同他的性格一般会一直喜欢到底。既然是这样说不定他的遗物里还有关于那个女子的东西。

    “在呢,除了老爷子的衣物和常用的东西烧下去给老爷子以外,老爷子其他东西都放在书房的纸箱子里了。”

    这点华太太是知道的,当初老爷子意外走了。不常用的东西都是她这个大儿媳妇收起来的,不过她并没有仔细去看就一起放在一个纸箱子里收了起来。

    华太太来到书房指了指书柜上头的纸箱子,陈队个子高很快就把东西拿了下来。两人开始查看起华老爷子的东西,纸箱子里东西不少。有证书奖杯之类的,这些都是华老爷子做了好事国家给发的良心企业之类的证明。也有一些合照以及其他零零散散的东西,不过最让人意外的是其中居然有一个木偶。

    “华老爷子还收藏这种东西?”

    这木偶很是漂亮,一身彩绘,那一头秀发如同真的一样。江林看了一下伸手一摸,这就是真的头发啊。一般人头发剪下来之后过一段时间因为失去了滋养,头发自然会变得枯黄,可老爷子收藏的这个木偶不仅模样如同真人一般,就是这一头头发在没有人特意包养的情况下,一年多了都还如同活人的头发一般。

    “啊,这个木偶啊!老爷子几年前不知怎么的迷上了木偶戏,后来花了大价钱弄了这么一个来天天把完。”

    华太太因为是家庭主妇,所以家里人的很多习性他都清楚的很。看到木偶的时候她惊讶了一下随即道

    “诶,这可真奇怪了?因为老爷子喜欢这木偶,所以当时我收拾的时候,是收到要烧给老爷子的那个箱子里的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很快华太太就释然了

    “估计是那个佣人看着东西精致漂亮,所以又放到旁边的要保存的遗物里头了吧。”

    江林却对华太太这话不置可否,这个木偶第一时间就吸引了江林的目光。木偶身上带着一股阴气,加上这活灵活现的模样江林不知怎么的觉得这个木偶不简单呢。

    “诶?这个女孩和这个木偶长得好像啊!”

    陈队继续查看有没有有用的东西的时候,华新晨也在一边看着,随即看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有好几个人,华老爷子站在中间,而那个女孩就站在华老爷子身边。看起来很正常,可是只要仔细看就能发现,华老爷子与这女孩之间很是亲密。

    几人看看照片又看看江林手中的木偶,惊讶的发现二者之间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女孩灵动美丽,而木偶再精致也不过是木偶少了一分的生气。

    “不会爷爷当时喜欢的那个女人就是这个女孩吧?”

    华新晨表示出惊讶。十几年前社会还没那么开放,再婚已经是挺大的事情了,更别说还是和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这个女孩看年纪连二十岁都没有,而华老爷子当时都快六十岁了。这可不是现在这样傍大款之类的社会,如果女孩真的嫁给了华老爷子,恐怕不管是华老爷子还是女孩都要受到非议吧。

    “呀,这女孩这女孩不就是我那天晚上,看到的和那死鬼一起回来的女孩吗?”

    华太太看到照片的时候脸色大变,也正是看到这张照片,刚刚还能正常称呼自己的丈夫,现在就变成‘死鬼’还咬牙切齿。

    “华太太确定是她吗?”

    这女孩眼角确实有泪痣,可这都十几年过去了这女孩起码都三十多岁了吧,怎么都不会如华太太说的是个女孩,怎么都应该是女人吧!

    “没错,就跟没老似的一模一样。”

    华太太再次确认道,随即对江林和陈队说

    “难道这女孩十几年前没勾搭上老爷子,十几年后老爷子没了,就仗着家里没人认识她就准备勾搭那个死鬼?还是她是要报复当初死鬼他们不让她进门,以及鑫鑫害死了她的孩子来报仇来的?”

    华太太越想越害怕,当然也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不大可能,她要杀醉醺醺的华先生还有可能。可是要杀华鑫潇先生,一个女人怎么做得到。更别说带着尸体和一个头颅,千里迢迢的跑到华老爷子的墓地去了。”

    陈队摇摇头表示不可能。要知道华鑫潇是个青年,即使经常在外头花天酒地身体虚了,也不是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人能做的出来的。

    “他可以引着鑫鑫去老爷子的墓地再杀啊!不一定是杀了鑫鑫才去的啊?!”

    华太太立马提出了不同的意见。陈队看了眼华太太然后无奈道

    “法医刚刚给我发来了华鑫潇的尸检报告,华鑫潇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华先生之后两个小时左右。”

    陈队不想刺激这个可怜的女人,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让她知道一些的好。

    “尸检报告出来了?那杀死华先生和拦腰斩断华鑫潇的凶器是什么?”

    江林立马问道,他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还没确定,但应该是非常细长的工具,类似与铁丝之类的东西,但半径应该比铁丝还要细。本来怀疑是线,但说实在的那么细的东西要杀人除非硬度足够,要不然人体就能撑破了。”

    陈队也不隐瞒直接告诉了江林。江林低下头然后抬头看向陈队

    “是不是这么细!”

    江林手上依旧拿着木偶,这种木偶是提线木偶。提线木偶古称“悬丝傀儡”,由偶头、笼腹、四肢、提线和勾牌组成,高约两尺。偶头以樟、椴或柳木雕成,内设机关,五官表情丰富;在提线表演时占据整个舞台空间,提线可达6尺,难度大,但表现力大增。提线一般为16条,据木偶动作需要取舍,合阳线戏基本提线5条,做特技时可增加到30余条,演来细腻传神,技巧高超。

    陈队目光也落到了那线上,随即摇摇头

    “不可能,这线太细了直径达不到凶器要求不说,就算是勒住了人最多就是留点印记就会断掉,怎么可能会将人头身分离呢。”

    要知道这人体中最坚硬的就是骨头了,这小小的丝线怎么都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陈队没听过人多力量大这个道理吗?一条线是太细,但多几条呢?”

    陈队听着江林这么说目光也落到了木偶上头,仔细观察着。

    “如果是几股线编好的话还真有可能,可凶手总不能那么闲还去编织好线等杀了人再把线拆了吧?!”

    陈队这回话中底气不足。实在是江林每次说的话最后好似都会成真,故而他也不怎么肯定。

    “如果是人自然不会,但如果不是人呢?更何况这个木偶上头的丝线数目陈队不妨数一数。”

    陈队和华氏母女都被这话吸引了数了数

    “诶?只有十条。”

    在华老爷子没出事之前,虽然华老爷子经常把玩着木偶,但华太太还真没去注意木偶上的丝线到底有几条。所以看到只有十条,想到江林刚刚说的一般是十六条,那不是少了起码六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