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阴阳皆有法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当初看准上官畅接班自己的位置,也是因为上官畅的异能算是后辈中比较高的,也比较得自己看中才一直培养着。可今天如果说前面上官畅的表现,曹建只想着以后好好调教。那么后面上官畅的表现就让他不怎么满意了,这是心智不坚啊。

    他其实也理解,刚刚上官畅受了伤所以被控制会容易一些。可理解归理解,曹建的要求是严格的。他不能忍受自己的接班人是个心智不坚的,甚至将来会被邪物操控来攻击队友,这是曹建心目中的大忌。而上官畅此时还不知道因为自己被操纵的事情,曹建已经对他失望了。

    上官畅一直想要控制自己的手,控制自己攻击的举动。可就如同被人操控的木偶一般,一言一行都被操作着无能为力。忽然一阵悠扬的歌声响起

    ‘嘲笑谁恃美扬威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帷幕间灯火幽微

    我和你最天生一对’

    只见夏薇雨不知何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之前在华家看到的人形木偶。一袭黑发散开,如同黑夜中诱人的精灵临于半空,一边唱着一边舞蹈着。不知是不是偶然,每当她舞蹈一下,纤细的手抬起来的瞬间,底下的上官畅就不受控制的动一下。

    ‘没了你才算原罪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我替你明媚

    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我却只由你支配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最好的年岁’

    唱到这里的时候她摸了摸自己的容貌,似乎想到了华老爷子。而就在这一刻,上官畅的动作停了下来,曹建抓住上官畅攻击停止的档口一抹雷霆袭向夏薇雨。夏薇雨同刚刚行动不怎么方便不同,此时却是灵活的很,身体一进一退嘴里的歌曲依旧没有停下,轻轻松松的避过了曹建的攻击。

    ‘你一牵我舞如飞你一引我懂进退

    苦乐都跟随举手投足不违背

    将谦卑温柔成绝对

    你错我不肯对你懵懂我蒙昧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你枯我不曾萎你倦我也不敢累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也去得完美’

    歌曲的速度依旧不紧不慢,但攻击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直到上官畅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的异能似乎殆尽了,再也发不出什么攻击的火焰,身体支持不住这回是彻底晕过去了。但他不知道的是,即使没有异能,夏薇雨依旧操纵着他的身体向华永康攻击。

    而后头不管是谁阻拦,被操纵的身体目标只有一个华永康,华永康抱着女儿到处闪避。就在夏薇雨的注意力集中在伤害过她,她要报复的几个人中时。不知何时陈队借助房里的椅子,一个弹跳扑向了夏薇雨的木偶身体。陈队将木偶压在身下,摔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此时夏薇雨已经注意到了陈队,立马操纵着上官畅改变了攻击对象。江林冲了过来将手中一道符篆贴在了木偶身上,顿时木偶不动了。陈队立马起身将木偶抱了起来,就怕再跑了,倒不是他不相信江林,实在是这个木偶太厉害了他怕江林制不住。

    而就在这一霎那,曹建手中雷电闪光,一道雷向着陈队怀中的木偶而来。陈队吓了一大跳,而且他知道夏薇雨的事情倒是颇为同情这个女孩,立马闪身避过。曹建的雷电身手敏捷的阴灵避的过不代表陈队能避开。江林见此立马出手,这道雷电打在了江林手掌上,却没有对江林照成伤害反而游走几圈最后消失不见了。

    曹建看向江林的眼光立时不一样了,如果他的异能没有击中江林他还不会觉得如何。当时刚刚的那一道雷分明就是劈中了,那么大威力的雷在江林手中居然如此简单就化解了。他这一刻才明白,为何当初陆烨锋不把人让给他了。这么一个高手,谁会轻易让出去啊。同时也对当初上官畅说的江林其实没什么本事,全是靠着陆烨锋才能这么厉害的话产生了怀疑。不说江林术师的身份,就凭这一手他完全可以混的很好。不过……

    “江林你做什么呢?”

    即使再欣赏江林也不能让曹建改变对夏薇雨的杀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更别说夏薇雨三番四次的杀害华家之人了。

    “曹队可知,你那一道雷下来就会让夏薇雨魂飞魄散!”

    江林不答反问。

    “我自然是知道,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魂飞魄散,要不然岂不是留在世间害人了吗?!”

    曹建回答的很淡定,在他看来也确实如此。可江林的看法显然不同

    “世间自有其轮回,天道自有其法则。华家三兄弟害人,并且谋杀亲父,自然会受到惩戒……”

    江林还未说完,曹建就明白他要说的话,但他的观点却和江林不同。

    “我自然知道他们三兄弟会受到责罚,但那是法律上的事情,一个已经死了的鬼怪没有权利杀人害命。我之前也没有出手不是吗?可很显然这个女鬼是变本加厉了,她后来可是连无辜的我们都要杀害呢!”

    曹建的看法很简单,三兄弟犯法自然是有阳间的司法制度来制裁。一个已经死了的算是阴间的鬼怪没有权利来管阳间的事情,既然想要多管闲事那么就必然要付出代价。更别说她还杀人了,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我知道曹队的意思,但曹队怎么不想想她其实也是受害者呢。当然她确实不应该插手阳间的事情,我也不会让她擅自插手。如今她已经杀了两人,阴司簿上自然会有她的孽债。杀人偿命自然是应该的,可你若是让她魂飞魄散连转世还债的机会都不给她,那么一切可都要你承担了。时间要产生一个魂体可能要几百上千年,你弹指间杀了其一。人家杀了人魂魄还可以往生,人生也还有机会重来。可你,却是比杀人更是狠毒了,魂飞魄灭看起来不过是简简单单,可背后却是一个灵体千百万年的努力。其实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妄动这天赋予你的能力的好。曹队这事就请交给我吧,我会处理好的。”

    江林是看曹建确实不是那种心存偏见或者要赶尽杀绝之人,恐怕他是没有意识到这点吧。其实很多人都挺神秘魂飞魄散之类的言语,感觉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但真正遇到危险的话一般人都会这么做。久而久之,许多人都会想着魂飞魄散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因为观念里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是正义的一方,故而有便捷的方法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这条路。可却不知道这其中的因果,有可能是你千百世都还不轻的债。

    就如同那些做法勾魂摄魄,毁人魂魄的道术受到天道责罚极其严重。天地自有其法则,有些人杀人本应偿命,付出应有的代价,可因为位高权重等诸多原因能够逃过。在法律上或许被掩盖了许多黑暗,可在天道中这事已经埋下祸患。当你气运已尽之时,所有的报应都会降临,或家破人亡,或病痛缠身。若是你幸运的,报应至死都未降临,死了之后便是你苦难的来临。十八层地狱可不是说说的,更遑论,受苦之后转世重生不在为人却让你保持人的记忆,那更是痛苦万分的事情。

    报应总是在天道之中,就如同上次林岚事件。江林之所以会制止林岚,甚至在明知道那富二代是个混蛋的情况下还帮忙。就是因为原本林岚应该转世投胎,可偏偏被人诱骗签订了鬼契。被横加干扰滞留人间,在将来会被人操控害人,这不是因为天道的法则而成的,是人为干预的。自然江林想着是不让林岚犯错,救下林岚故而几次三番出手,其真正帮的人应该是林岚。而这次,夏薇雨是自己凭着执念留在人间的,不是有人故意为之自然就又是另外一种情况。

    说实在的天道这规矩,江林了解的并不是很透彻。有多少事情是被人横加干预才推动的,可偏偏这也是天道的规则。所以江林只能凭借着模糊的感觉去尽量帮助别人,减少伤亡。故而很多时候江林会被人认为是优柔寡断,没本事。可在江林的认知里他只是想帮助更多人罢了,可如果对方真的是冥顽不灵的话他也不会放过对方。

    “你真的能处理好?”

    曹建其实对所谓的报应感触不是很深,就像是江林所说他获得了雷系异能,这是得天独厚的异能。故而即使一开始曹建的家世一般,这么多年来像是被上天眷顾一般也是顺风顺水的。这些年来他手中毁掉的魂体也不少了,他一开始也听一些术师说什么报应之类的言语。可这么多年来,不仅没有所谓的报应,他的事业人生可以说是步步上升。可就像是江林所说,不过是气运未尽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