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年老父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在去年,曹建明显察觉了身体的虚弱。曹建和他的妻子结婚近二十年,不知是不是被那些术师说中了,他因为杀伐太重损了阴德,膝下无子。好不容易前段时间妻子怀上了,两人都年近五十算是老来得子了。还没高兴几天,就被查出妻子因为是高龄产妇如果不把孩子流掉,很大可能会保不住妻子。曹建倒是和那些个发达了就换老婆的男人不同,他与妻子感情甚笃,自然不想老了老了还要妻子冒这种险。可妻子好不容易怀上一个孩子,他们曹家世代单传,妻子如何能让曹家断了子嗣。

    两夫妻争执不下,妻子居然做出了离家出走的行为。就为了等孩子出生,好在曹建的地位能让他很快就找到人。可到底这事情梗在了两夫妻间,眼见妻子的肚子越来越大,曹建心里越发不安起来。一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那些被他打得魂飞魄散的鬼魂围绕在妻子周围,虎视眈眈的看着妻子。惊醒之后,他想到了早年间那些术师说的话,于是去寺庙询问。寺庙里头的大师很直白的告诉他,他杀孽太重祸及妻儿。如今也只能多行善事求得一线生机而已。

    女人生孩子本就是鬼门关里走一遭的凶险,那一线生机怎么看都是不够的。可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加上妻子月份越大打胎的风险和生下孩子的风险已经对等。曹建就想着找个人接任自己的位置,可以让自己在家安心的照顾妻子,起码能多陪陪妻子。另一方面也可以在少造杀孽,因为他知道自己出手已成习惯,指不定又来一个魂飞魄灭。就像是刚才他下意识的就想着让对方魂飞魄散,到底鬼怪的厉害他见识太多,心底已经形成了习惯。

    “你放心!”

    江林点点头看了一眼门口方向,随即扭头看向曹建。方向他眉宇间有丧子丧妻的征兆,心里一跳想到刚刚曹建的狠辣,立马就有了猜测。不过他和曹建非情非故,若真帮忙恐怕曹建还会放着他呢。

    就在这一霎那,外头的门被敲响了。这个点是谁?场内的人心里都疑惑起来,只有江林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喜意。他出去开了门,门外是一个高大的男人,男人的目光落在江林的身上,温柔缱绻。

    “陆哥!”

    江林刚刚面对曹建的气势,以及面对夏薇雨的严谨一下子消失殆尽。似乎在陆烨锋面前,他只是一个邻家大男孩,眉眼弯弯笑的很是好看。

    “没事吧!”

    陆烨锋拉着他的手询问道,江林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事。随即开口道

    “陆哥,人带来了吗?”

    陆烨锋宠溺一笑,揉了揉江林的头发,确定对方没事他才放心。

    “带来了,就在我车里,我这就把人带过来!”

    陆烨锋是个细心的人,他不把人带来就是怕江林这边没有处理好,阴煞之气冲出影响到人。

    “好!”

    江林点点头,然后走到陈队身边,将陈队怀里的木偶娃娃接了过来。

    “你如今已经是手中有人命案子了,若是再多一条你入了地狱责罚会更严重,停手可好!”

    江林对着木偶娃娃说道,木偶娃娃自然是夏薇雨,她现在因为附身于木偶之中被江林制住之后,并不能开口说话。可面部表情还是有的,那一脸的神情分明是不甘愤怒的。江林早就料到了她会如此,并不奇怪。

    “你替华老爷子报了仇,是不欠华老爷子什么了。但是这世上你除了欠华老爷子的,还有别人!”

    江林的话音未落,收到的是夏薇雨诧异的表情。这个木偶真的是栩栩如生,很快的就反应出了夏薇雨的神情。

    “是的,就是他们!”

    江林点点头,明明夏薇雨没有声音,江林和她仿佛能够交流一般。没过几分钟,门外进来一对夫妻,这对夫妻头发花白身躯佝偻。木偶是没有眼泪的,鬼魂也是没有眼泪的。可正是因为没有泪水,此时的夏薇雨让人觉得越发沉重。进来的两人正是夏薇雨的父母,两人明明才五十岁左右的年纪,让人看了却平白老了十岁。

    “薇薇……”

    夏父夏母两人年纪不大,可心却老了。十几年前得到女儿车祸死亡的消息的时候,两人一下子就老了。多少次午夜梦回希望女儿的魂魄能够回来,可不知是不是当初和女儿吵架,女儿还怪他们的缘故。这么多年来,女儿一次入他们的梦都没有。

    这次一听陆烨锋说能够让他们见到女儿的魂魄,也不管是不是骗人,两人就跑来了。此时在客厅里并没有见到女儿的魂魄,以为又是遇到骗子的两人用嘶哑的声音喊出了女儿的小名。江林怀中的木偶听了这一声喊,轻轻颤抖了一下。夏薇雨的一生最愧疚的就是父母,甚至死后附身于木偶之中,她也从未和华老爷子提过要回家看看的话。华老爷子是了解她的,知道她不是不爱父母,而是无颜面对父母。

    到底两人还算是华老爷子的岳父岳母,华老爷子对他们也是对方关照。但不管如何,丧女之痛不是有个人关照就有用的。两人在得知女儿死讯之后,对华老爷子更是怨恨同时也自责与自己当时没有坚定的将两人分开。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自责越发深入骨髓两人几乎是一夜之间白了头。

    “你不去见见他们吗?你父母的年纪很大了,难道要等到他们去阴间见你吗?”

    江林低头对着怀里的木偶轻声说道,木偶再次颤抖了几下。她何尝不想见,可她没脸见啊。江林说的到阴间相见,她知道是不可能的。她杀了人,沾染了凶气入了地狱恐怕也是十八层地狱,那里还能与父母再相见呢。慢慢的木偶从江林的怀中飘了起来,江林什么时候解了她的符篆她都没有意识到。只是靠着自己的心意而动,众人只见到一个木偶缓缓的飘到了夏父夏母面前,做出了叩拜的动作。

    夏父夏母几乎是一瞬间就知道了,这个木偶就是自己的孩子。

    “薇薇……”

    两个老人几乎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伸出手想要拥抱住木偶,可又怕在顷刻间幻觉消失。木偶刚刚口不能言,被江林解了符咒之后现在已经能够正常言语。

    “爸妈!”

    木偶明明没有泪水,喊出的称呼却带着浓浓的哀伤。两个老人听到熟悉的声音,立马就知道眼前不是幻觉,就要伸手抱住木偶。夏薇雨确实微微后退,她如今身带凶煞之气两个老人身体不好,会对两个老人留下不好的影响。

    “爸妈,女儿不孝,女儿不孝……”

    夏薇雨只不停的说着这句话,夏父夏母泪水决堤,相拥而泣。

    “薇薇,薇薇……”

    嘴里不停的喊着孩子的名字,这场面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没有人觉得诡异,这是真情的流露。

    “夏薇雨,留下华永康替你孝敬父母,来为他所做过的事情赎罪可好?!”

    是的江林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说实在的弑父之罪其实是非常大的。古时候若是弑父,必然是要被凌迟的。可华永康再坏还有一家老小在呢。更何况如今华家一大家子要么是妇孺,要么是孩子。最大的恐怕就是华新晨这个才二十出头的女孩子了。若是华永康一死,恐怕其他华家人日子会苦不堪言。这几个男人确实很坏,可他们的家人并没有错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有些还在襁褓之中。

    那么就让华永康在阳间,替华老爷子和夏薇雨照顾这么一大家子赎罪吧。或许这样一来并不能赎他多少罪责,但起码要让这些人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数而改变人生。当然华永康的罪责法律上也会制裁他的,不过是留他帮着照顾一家子以及华老爷子的事业而已。华永康可不是没有能力,只不过是华老爷子不需要他有能力,所以他就一直表现出没有能力罢了。

    “赎罪吗?”

    夏薇雨犹疑了一下,她知道这次是她最后的机会。若是把握住了,江林会帮她去阴曹地府,等还完自己的因果之后就能转世。那么她的父母呢,他们已经形容六十老人,再不能支撑起生活的重担。之前有华老爷子一直照顾着还好,可华老爷子一年前走了之后,将来谁能帮她照顾父母呢。自己不能侍奉父母终老,如今这个机会倒是可以。

    “若他食言而肥呢?”

    夏薇雨想着的是现在这种时候,为了保命华永康当然什么承诺都说的出来。可等人散去之后,指不定他会如何待她父母呢。更遑论这一照顾可能就是十几二十年,久病床前无孝子又何况是不是自己的亲人呢。

    “你放心吧,我们这些在场的人会时时做个见证的。若是将来他不遵守约定,就是他命终之时。”

    如今华永康算是被这个责任所困住的,因为这个责任他的性命才能延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