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斗法前的准备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若是夏明真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江林就不好管了要不然是会被牵扯进这件事里头的。江林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也不过是因为夏家是陆老爷子的朋友,是处于朋友之意来行事的。

    “为何这么说?”

    夏叔还真想不通了,如果是对手他还能想到原委,可私人恩怨他不记得夏家有何这个夏大师有过节。

    “若是哪个夏大师替人办事,断人后代这事本来说有损阴德的,更别提这里面涉及的人命了。哪个夏大师必然不会为了一点钱承担起这么大的因果,而若不是为了自己的仇怨又有谁会这么做呢?”

    说道这里江林顿了顿

    “夏叔不瞒你说,这种回来寻仇的事情。涉及到术法对付普通人我是可以管的,可如果是你们之间的仇怨非常大,而错处实在你们家,那么我就不好管了。”

    江林觉得夏明还算是个通透的人,于是决定将话说清楚。

    “这就像是有人如果因为巨大的仇怨回来报仇,而你们请了护卫,护卫就要替你们承担起责任来。如果仇怨太大,我要承担的因果过大也是会给我埋下巨大灾祸的。夏叔我是自私的,如果真要危机我的性命我很难能全心帮助你们。”

    江林把丑话说在了前头,免得夏明到时候觉得自己不尽心。

    “当然当然,可所谓的仇怨是哪一类的啊?”

    夏明听了江林说了好几遍仇怨,想着如果是一点小仇恨之类的难道江林也不能出手吗?而现在他也明白了,为何之前请了那么多人,都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谁乐意将被人的因果拉到自己头上,这可是很可能要命的大事啊!

    “诸如夏家杀人父母妻儿,令人断子绝孙的事情。”

    江林想着对方既然使用了这一招,必然是因为有过这方面的过节。

    “不可能,我们夏家不会这么狠的。就是当年我爸在外头大战也只不过对付那些个敌人,那里会拿老人小孩下手,这是不容许的。”

    而再早之前和他们这一代,更是没有这样的事情。那个时候和现在杀人可都是犯法的,即使不管别人死活也不会没理智的动手,这可是杀人偿命啊!

    “夏叔,如果要我帮忙的话,还要看你们和那个夏大师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林并不知道夏明说的是真是假,他提出了让夏明给出证据,要不然他也很难办。夏明也表示理解,就是不理解也不成啊,陆烨锋气势汹汹的坐在那里,一副如果他逼着江林帮忙,他就不客气的样子。看到他觉得江林说的没错的时候,眼睛还眯了眯,好似对他说的话还算满意的样子。

    “那,江林能不能先帮我们去除这种煞气带来的危害几天,我还真有些担心我和我弟弟熬不过这一个月呢。”

    今天已经是八月二十一号了,夏明本来想说熬不过一个星期,后来看看时间就改了口。他是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天天虚弱下来的,如今也不过比他弟弟好那么一些而已。江林点点头,这事指定是陈年往事,要查也不可能是几天的事情。

    “我先用符篆将那一块墓地形成的阴煞之气封起来,不过符篆效用有限最多就坚持个半个月而已。”

    那里可是公墓啊,那么多坟墓形成的阴煞之气可不小。夏明立马道了谢,然后就小心翼翼的提出了报酬。他这些日子请来的术师给看完风水,就要拿一笔钱走。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夏叔你就先去查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好。等我真的帮你解决了事情之后,到时候可不会和你客气。”

    夏明立马高兴的点头,菜上齐了之后三人都饿坏了,也没在多说什么直接开吃了。

    饭后江林说做就做,立马上山封了阴煞之气,然后三人分开,江林和陆烨锋一起开车回陆宅。

    “陆哥,你知道最近那里有赌石大盘口开吗?”

    江林揉着吃撑了的肚子问着开车的陆烨锋。陆烨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奇怪的问道

    “怎么了?”

    “那个夏大师最近出现在我身边的次数太频繁了,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么。那个夏大师的气息与虐童事件里的布阵人的气息很相近。老头子说过他早年间与人斗法,赢了之后那人下了战帖,说是以后徒弟之间再斗。老头子只说那个夏大师可能是那人的徒弟,可我觉得那夏大师不是可能而是一定就是那人的徒弟。”

    江林这是想未雨绸缪呢

    “既然是这样,斗法是在所难免的。而且这人心术不正,三番四次用不入流的手段,指不定这次夏家的事情也是池鱼之殃呢。我想着能盘点好玉下来做符篆,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江林平常的黄纸朱砂也挺有用的,但这些同学一遇上水效用就大打折扣了。而玉就不同了,玉本身带着灵气,佩戴久了还能护主呢。如果拿来刻符篆,效用就更大了,也没有那么多的担忧。江林平常其实未尝不想用玉,可这成本太高了。要知道有些玉用过几次之后,里头的灵气耗干就变成死玉了,死玉只能用来存放灵体,色泽也暗淡了,拿来基本就没什么用处了。

    “你想要什么样的玉?我手下有几家珠宝店,里头的玉石倒是不少。”

    陆烨锋直接说拿自己的玉了,江林心里不仅赞叹,他还只是想要几块好玉,人陆烨锋是真土豪啊,直接开口有几家珠宝店了。

    “你那些玉石大部分是动过刀的,灵气多少流失不少,我想去大盘口看一些没开过的,这种的玉石灵气流失少,用处也大。”

    江林才不想说这些原因只是小的,实际上是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靠陆烨锋,好吧,江林这是忽然任性了。

    “好,缅甸那里最近有个大盘口要开,货不少,里面应该有你需要的东西。”

    陆烨锋淡淡的笑了笑,他这是维护江林那小小的自尊心呢。

    “时间大概是在两天后,不知道夏叔他们那个时候查出结果了没有。”

    在陆烨锋看来,江林之前说的其实就是要帮助夏家人了。他们对上那个夏大师是迟早的事情,若是那个夏大师错比较多,老天爷就会站在江林这边,起码气运会增加几分。江林恐怕也是这么个想法,江林之前和那个夏大师动过手,两人实力伯仲。但那个夏大师手段颇多,他的五丧阵不知道成了没有。虽然陆烨锋时刻监视着他,可之前他们不知道他的存在的时候,他手头到底弄出了几只谁也不知道。

    江林想着,之前他都将自己隐藏的很好,这两年越发的大胆。到了林岚那件事的时候,更是直接和他们对上了。两人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夏大师敢直接出现一是试探江林的实力,二则是觉得时机成熟了才是。那么五丧阵的制作指不定已经快完成了。陆烨锋即使盯着人也不能盯着夏大师手底下的人,谁知道夏大师有没有将事情安排到手下人那边去。

    他之前一直注意收集法器,特别是知道了这个较量之人的存在以及对方的心性不好之后,越发注意了。但好东西总是难求的,到现在江林也不过弄到了一串护体的佛珠,是西藏喇嘛开过光的。江林到手之后立马就给了陆烨锋,陆烨锋身上煞气重。除了老爷子因为早年间抗战手头人命多,煞气也不轻能抵抗陆烨锋的煞气外。和其他人相处久了,对他们的影响就出来了,例如体质虚弱了之类的。

    开过光的佛珠多多少少能抑制煞气,有了这串佛珠。起码陆烨锋不会屡次想和家人亲近,可又怕自己的气息伤到家人而离的远远的了。陆烨锋看到江林送的佛珠,明白江林的意思之后,真是恨不得将江林揉进怀里。不管是爷爷还是其他人都觉得,他陆烨锋是坚强的不会有任何畏惧的。只有江林细心的很,时刻注意着他的需求和心情。更是能在他每每黯然的时候,给予他支持,这样的江林如何能让他放手。

    两人回来陆宅收拾了一下东西,顺带和家人公司交代清楚去向。陆烨锋也会公司处理数日积累下来的东西,江林则是想着再到潘家园和琉璃厂逛逛,看看能不能淘到什么好东西。江林不止一次后悔过,当初明明知道古玩在后来的价值,当初怎么就不懂得多收集一些呢。那个时候真货比较多,而且价格也比现如今便宜多了。可当时的江林因为在术数上的缺失,所以整天埋头苦练呢,那里还想得到那么多啊。江林在京都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可去潘家园和琉璃厂的次数也不过就几次而已。还不一定能每次都捡到便宜,大多时候都是空手而归。

    说实在的而在财运方面,江林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很缺钱的。替人办事赚的钱全部拿去做慈善事业了,自己手头也只不过是之前炒股的一些钱。不过江林也不在意,干他们这一行的三弊五缺在正常不过,缺钱总比其他要来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