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帝王绿--买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江林抿抿唇,他倒不是很担心,刚刚的感觉应该不会错。而此时就有人开价了,有人开价十万江林没有同意,还让老板从其他侧面擦。老板也看着刚刚没擦几下就擦除绿来,很可能这块毛料里头都是玉,也就听着江林的话从其他角度擦。刚刚见江林不同意价格的人中,就有人说指不定和前面一家店里头的人一般,最后擦出来只是靠皮绿。这种酸话江林,没有放在耳中,只盯着玉。

    嘀咕声越了越大,可等老板将这个毛料都擦完,解出了起码一斤半重的阳绿的时候,这些声音都停了了。这是涨了还是大涨,买毛料不过花了一千多块,不说这一千多块中还有一多半是刚刚赌石来的。就说现在这块阳绿,起码五十万打底啊!江林知道陆烨锋这次出来也是来买玉的,就问他要不要。

    江林想着好东西自然是先紧着陆烨锋的。可陆烨锋看他一路来的打算安排那里还不明白,江林这是觉得处处倚靠自己,麻烦自己很不好。虽然因为两人是恋人江林还这么生分不满,可随即陆烨锋也想通了,江林这是想和自己并肩而立,而不是完全靠自己。他也想为自己做点什么,而不是全部靠自己。一想到这里,陆烨锋心里只余下慰贴了,那里还有恼怒。

    他想着如果他开口要了这块玉,江林必然不会要他的钱。要知道陆烨锋手底下的公司可不是那种股份制之类的,因为有股东给了陆烨锋的公司让旁人白白得了便宜,他的公司他就是一言堂。就是陆家人,当初因为老爷子不是很同意他开公司,闹到最后竟是没有人投资,全靠陆烨锋自己发展起来的。所以江林如果给了陆烨锋公司,自然是相当于直接送给陆烨锋得了。

    他知道江林现在赌玉是为了给后头更好的玉做资金积累,而一旦自己要了这一块,江林又不要钱。那么后头江林必然还是要送他玉的,这么一来别说资金积累了,江林不花光身上所有钱买了玉最后都便宜了他是好的了。

    “不用了,这玉买了吧。后头如果有更好的我可不会和你客气。”

    陆烨锋想好了,后头江林如果得了更好的玉,他派个手下人一起来竞价就好。到时候江林也不会知道他花钱买玉的事情,陆烨锋能能得到好玉。要问陆烨锋为什么这么肯定江林后头一定还能开出更好的玉,看江林的架势陆烨锋自然就知道了,江林必然看玉的方法与寻常人不同的。

    得了陆烨锋这么一句话,江林就同意卖玉了。立马有人加价,价格从五十万开始跟拍卖会似的,从五十万一直飚到了一百五十万最后成交。有了这么多钱,江林再次投入到挑毛料中,这回他挑的是那些好的,一斤一万的,从中挑出了一个比之阳绿更加好的。老板问他要不要开他看了看陆烨锋,陆烨锋冲他摇头。盖因若是这块玉解出来,江林买三块中三块,百分之百的挑毛料的概率必然会让人心中生疑。运气多好也不可能如此,江林到底没赌过石,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也就全听陆烨锋的了。

    那老板却是有些遗憾,他想着如果江林在解除一块玉来涨了,那他这家店就真是发了。江林运气好是一回事,他店里的毛料上等,能够解出绿来的概率高也是一个原因啊。不过江林不同意那也算了,卖三块毛料中了两块,其中一块还是个砖头料这个名声也是够的了。

    后来的几天,江林陆陆续续弄到了不少好的玉石。一次次见证了自己感觉的厉害,到了缅甸公盘这一天,居然被他发现了比高冰种灵气更加足的毛料。他心里微微想了想就想到了,这块毛料里头很可能是稀有的帝王绿。当天正好是暗拍,他如今手上依旧有过亿了,想着这些钱居然是从五百块起的,不得不赞叹赌石那么吸引人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真的是一刀穷一刀富了,他想着也不过是这次事态紧急一些才来参加赌石,以后他是不会出手的了。

    这些钱他问了一下陆烨锋够不够买下他中意的那块毛料,在这一方面他还是不如陆烨锋的。陆烨锋和他的团队讨论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足够了。江林是特别想要这块毛料的,也没想着只比别人多一些钱就能投中,故而暗标的时候直接出了一个亿,毛料很顺利的就到了他手中。

    他和陆烨锋说了,这块玉的灵气比之高冰种还要好。陆烨锋已经知道他看毛料看的是灵气,灵气越足毛料里头的玉越好。自然也知道这块玉恐怕是帝王绿,而且还是一块不小的祖母绿。江林要拿帝王绿制玉符,那么这块玉就不能让别人发现,于是就准备运回京都在他们的家里下手解石。

    在缅甸也呆了不少日子,两人准备经云南回京都。正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忽然面前来了一个青年,看穿着应该是一个少数民族的。

    “请问你是哪位?有事吗?”

    人家直直的站在面前,必然是找他们了。可这个人不管是江林还是陆烨锋都不认识,江林望了望陆烨锋,陆烨锋摇摇头然后询问道。

    “我知道你们买了那块石头,你们把石头让给我!”

    青年显然没有自我介绍的打算,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这人的直接让陆烨锋和江林两人都有些惊讶,而且这人为何一定要他们手中的毛料?那毛料还没解开,除非是早就知道里头有帝王绿,要不然谁也不会跑出来要买吧。要知道江林可是花了一个亿的,如果要买承担的风险也非常大。

    “抱歉,那块毛料我并没有打算卖!”

    东西是江林的,但陆烨锋知道江林的打算怎么可能将毛料卖出呢,直接替江林说道。

    “必须卖!”

    青年听到陆烨锋说不卖,眼都瞪直了露出了凶相。江林在此时细细观察这人的面相,发现这人近期居然有丧母的危险。加上这人的坚定,江林想着莫不是这人知道毛料里头是帝王绿,灵气十足的玉石确实能让将死之人拖一段时间。但灵气足却不是灵丹妙药,也只不过有拖延的效果而已。

    “不知你一定要那块毛料的原因是什么?”

    江林想着与其在这起争端,到时候多生事端倒不如明白的问个清楚。江林想的明白了当,却忘了如果对方知道毛料里头是帝王绿,又怎么可能说出来。他并不知道江林的身份,只想到一旦江林这等普通人知道了毛料里头是帝王绿,那更不可能让出了。这么一大块帝王绿价值更是不菲,他也没有那么多钱买下来,这可是一亿番几十倍啊!

    “必须卖!”

    青年只强调这句话,其他的倒是不说了。陆烨锋看了半天,加上江林出言心里也隐隐有了猜测,他比江林看的明白自然知道对方的顾忌。

    “我们买毛料是为了里头的玉,这块玉品相不错。如果出了玉自然是好的玉,我们可是要用这玉对敌的,恐怕不能让出了。”

    江林既然能开口,自然是看出这人不是个坏的,要不然江林直接就让自己打发了这人。即使来硬的他们也是不惧他的,陆烨锋比起自己看人更信江林的相面。看人人心难测,相面面由心生。

    而他刚刚说的话若是平常人听来,说对敌会觉得是商业竞争。但若是与江林一般的同道中人,自然就能听出是要斗法的。术师一行以外还有其他的高手,像是泰国有降头师,欧洲有黑白魔法师,日本则是阴阳师。中国的术师只是通称里头还有分风水师,算命师之类的。而就在云南本地有不少少数民族,其中还有神秘的苗族用蛊高手。这些人里头有不少都是表面上并不能看出来的。例如降头师和苗族用蛊的,这些个都是借助外物来帮助自己的。一般不施法江林是看不出来的,故而江林也不能一眼断定对方是否是同道中人。

    如果这个青年真是个用蛊的,那么只要用上金钱蛊一类的生财之蛊就能看出帝王绿之类的灵气。还有一些本命蛊也能对灵气的感应有所反应,自然的灵气最多的帝王绿被发现也是有可能的。

    “我是用这来救人的,你们要对什么敌人,我可以帮你们只要你们把那块毛料让给我!”

    青年见两人直言不讳,他也就说了自己的目的,还提出了更优渥的条件。

    “你不妨把你的蛊虫放出来,看看我们需不需要你的帮忙。”

    话已至此,江林直白的指出。对方愣了一下,显然是不明其意,这句话如果理解差一点就是一种挑衅。青年站着已经有不少人看他了,两方气氛不是很好。刚刚坐在江林和陆烨锋身边的路人见状不好早就换了个位置。对方就坐了下来,眉头皱了一下,他等着那玉救命的可没空和这两人磨叽。虽然不知道稍年轻的那个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他弄出蛊虫吓吓对方。只片刻,一只起码三十厘米长的蛊虫爬了出来,模样狰狞似蜈蚣又似蝎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