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方声音也变冷了几分

    “我原价付你们钱,你们把东西让给我要不然……”

    这是**裸的威胁了,陆烨锋眉毛一挑就要出手让江林拦了下来。

    “你可以试一试,看看这蛊虫如今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蛊虫从三人背后过,陆烨锋坐在中间此时蛊虫位于青年背后。青年被江林这句挑衅的话弄得火气上来了,立马催动蛊虫向着江林而去。爬到陆烨锋背后的时候,蛊虫忽然就停住了,居然有往返回的取向。那青年立马就察觉出蛊虫的不听使唤,他催动蛊虫的力道又大了几分。待得青年额头冒出冷汗之时,蛊虫也没有回去只不过是停在陆烨锋背后不前进也不后退摆了。反观江林轻松的很,还淡淡的笑着望向青年。

    知道今儿是遇到高手了,青年脸色白了几分。余光注意到了坐在江林身边的陆烨锋,眼睛一亮。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催动蛊虫向着陆烨锋扑去。江林眉头一皱,陆烨锋是普通人,对上蛊虫可不一定能安全。而且他也不想拿陆烨锋的安全做赌注,将放在两人身边的轩辕剑微微开启一点。那原本扑向陆烨锋的蛊虫,惊吓的连连退去。轩辕圣剑克制天下一切邪物,蛊虫虽已经算不得完全的生物,但到底褪不去生物的本能。

    青年也被这浓郁的正气惊到,养在体内的蛊虫因距离这圣剑太近竟然骚动起来。蛊虫的反噬是很可怕的,轻则重伤重则要命。没了控制的蛊虫几乎和反噬的效果一般无二,青年蹭的站了起来,离江林远了几米。这才有时间去控制体内蛊虫慢慢平复蛊虫的骚动,不过到底伤了内脏。

    江林原本想着逗逗这个青年,毕竟对方没有一上来就用蛊,可以看出心地还算不坏。可他要伤陆烨锋,不管成没成功都让他不能忍。陆烨锋将这一番变故看在眼中,他信任江林就敢把背后甚至生命交给江林。而见到江林如此护着他,陆烨锋心里美滋滋的。从一开始的试一试到如今江林的在意,这期间也表示着江林对他的感情越来越深,他如何能不高兴呢。

    “过来!”

    江林将圣剑收回剑鞘之中,然后冲着青年招了招手。青年防备的看着对方

    “你想干嘛?”

    他真是被刚刚的情况吓到了,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体内的蛊虫就乱了,还啃食他的内脏。如果不是他退的及时,恐怕他就被吃光了。到时候明日的头条一定是‘某男子在云南机场忽然暴毙,体内内脏消失无踪。’

    “那块毛料很大,我们倒不是一定要那么大的,要匀一点出来也不是不可以。”

    陆烨锋知道对方很想要那块毛料,这是故意拿毛料引诱他呢。对方听到这话果然动摇了,他也不敢立马就过来,只是试探的慢慢走近。直到到了刚刚他的位置,体内的蛊虫依旧被控制着才放心一些。

    “你们想要什么?”

    对方术法比他们高,青年想着江林他们的敌人必然是修为也比他高的,要不然江林他们也不需要弄那么好的毛料来。那么说什么帮他们对付敌人,那就是个笑话。至于钱,拥有这么高的术法想要多少钱没有就更不能打动对方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现在要飞往云南,你方不方便和我们一起过去。”

    京都夏家的事情还么处理,他们并没有打算花太多的时间在这里。三天后要赶到京都帮夏家处理那件事情,江林给的法器也不过是压制一个月左右的功效而已。

    “我是云南苗族的,正好顺路。”

    江林他们看起来还算好说话,再者说了他们实力比青年高那么多,青年也没了反抗的**。正好又是顺路的,而且青年想着他的能力在普通人里头自然是厉害的,可在术师里头还真不值得一提。如果回了云南,到了苗族那可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族里不少长辈能力比他强上几倍,到时候未尝不能压制江林。

    不过很显然江林是不怕的,江林的修为在先天境界,比他高的人固然有之还有可能有先天境界巅峰之境。可江林有轩辕圣剑在手,加上先天境界中期的修为可以说在术师界几乎是头一份的了。而刚刚他用轩辕圣剑试验过了,那个青年的本命蛊几乎就是碰上轩辕圣剑立马败退的份。江林记得那个夏大师也是用蛊的,不知道他用的多厉害。他想着这个青年背后肯定还有更厉害的高手。

    要知道苗族用蛊高手最厉害的绝对不会是男子,只会是女子。男子天生阳气足,而蛊虫阴气重。只有为阴的女子体内养出的蛊才更厉害,故而江林这次也打算会会青年背后的人。顺便试一试轩辕圣剑能够让什么样等级的蛊虫败退。这样一来等到对付那个夏大师的时候,他就能够不用分心对付用蛊了。

    “说说吧,你要那块毛料所为何事!”

    如果直接说帝王绿,隔墙有耳。江林就含蓄一点直接说毛料了,这里来赌石的不少听了这话也不会引起关注,江林直接在飞机上就问了起来。对付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自己的事情。

    原来这个青年确实是云南苗族的,他们寨子里都是用蛊的高手,当然男人比之女人弱了许多。不过他们也有他们的规矩,不能随便用蛊。平日里那些个游客来到寨子里,都只当他们是保持了最原始的的风情的苗族寨,靠的是游客们来旅游带来的收益。他的阿妈阿爸都是寨子里的人,和大家一样都是靠这些吃饭的。

    直到十年前,寨子里的一个姑娘救了一个男人回来。那个男人刚开始表现的都挺好,姑娘也慢慢的喜欢上了那个男人。他们寨子里有个规矩,别人看来事不近人情的,那就是不与外人通婚,如果通婚的话对方一定要留在寨子里。他们都明白是为什么,如果外人知道他们寨子里是用蛊的会害怕,所以不和外人通婚。而如果要通婚的话,为了保住寨子里的传承和隐秘就不能让对方离开。

    那个男人刚开始也同意了,还在寨子里住了下来。因为男人说出于对姑娘的尊重,说是等姑娘成年,故而两人的婚期推迟了一年。而寨子里有一个规矩,结婚当天,夫妻为了保证对方不会变心要给对方种蛊。其实那个男人就是怕这个才说推迟的,但是男人很会说话巧舌如簧,让姑娘甚至是周围的人都信了他。而他的巧舌如簧也从姑娘那里骗了不少的关于蛊术的信息。那个姑娘接触的蛊术可不是像青年这样的普通蛊术,因为那个姑娘是下一任族长自然学习的东西与常人不同。甚至这个男人通过姑娘,学习了不少禁蛊的事情。不过当时没有人知道,直到有一天夜里,那个男人偷偷溜走被发现才被人知道这些。

    而当他夜里发现这件事情的,正是青年的阿爸阿妈。他阿妈是寨子里的族长,而那个姑娘是他阿妈,从寨子里选出来的有天赋的下一任。那个男人学习了禁蛊,加上他本身居然是个术师他将青年的阿爸打成重伤,那年的冬天没有熬过去走了。而他阿妈在丈夫死后十分悲痛,加上当时她也受了不小的伤,一直就拖着。这几年状况每况愈下,最主要的是她阿妈体内的蛊虫得不到更多的灵气,这才有了反噬的情况。

    族里的巫医说他阿妈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了,他不肯相信这一切。到处询问如何延长他阿妈的寿命,得出的结果算是喜人的,有人说用灵气十足的玉石养着他阿妈体内的蛊虫,可以不让他阿妈那么早走。后来青年用了金银蛊,攒不少钱,然后看中了帝王绿。之后就是遇到江林他们的事情了,还真是为了救人。

    说到术师的时候,他不自觉的就看了一眼江林。他是很痛恨这一类人的,这次如果不是为了他阿妈,不是江林实力强悍他指不定要好生迁怒一番呢。

    到了云南机场之后,路上他们辗转终于到了青年的寨子前。青年一直没有告诉两人他的名字,这是不想和两人之后有瓜葛的意思。江林也觉得无所谓,反正他们也就是来做个试验而已。更没有打算在青年身上花太多时间,这个实验的报酬自然是江林拍下的石头中的一部分,也因为毛料大,玉石够大江林才能匀出来。

    青年到了寨子门口并没有让江林和陆烨锋跟着进去,而是对着门口的守卫人说了几句话,那人就进去了。不一会儿就出来一个中年女人,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人。

    “周荣你去哪儿了?”

    中年女人看到青年周荣迎了上来,眉宇间担心的情绪满满。

    “跟你没关系!”

    周荣显然不想理会这个女人,这个女人面上一闪而逝的伤心,即将握住周荣的手臂的手也垂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