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灭族之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江林稍稍一想就明白了,蒙扎和苗奕两人为了苗珂必然费了不少的灵气。苗族人体内的也是有灵气的,平日里他们使用蛊虫的时候就是用的灵气。只不过他们没有去特地研究过这些,故而平日里看起来倒是看不出灵气。而灵气耗干之后,就是精气。一旦一个人的精气用光,那就是死期到了。恐怕苗珂能撑到今天,这两人耗费自己的灵气也不在少数。天天只有消耗没有补充,自然是灵气老的快了。

    苗奕说苗珂的情况的时候,替苗珂整理了一下盖在腿上的摊子。江林仔细观察苗珂,发现苗珂坐在轮椅上不是因为精气耗去太多走不动路,而是双腿有问题。苗奕的语气带着浓浓的愧疚,苗珂却还是乐呵呵的摸了摸她的头

    “人总是有老的,早一些晚一些又有什么关系,你啊要放开一些。”

    苗珂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听到苗奕和蒙扎说找了术师的时候,她原本还担心这人来回狮子大开口。可后来看到两人的时候,人说人老成精,她年纪六十说起来不大。但经历的事情不少,看人是准的。个子高的那个一身正气,绝不是个坏的。个子矮的那个眼睛很干净,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有着这般双眼的人也不会是个坏的,这让她放心了一些。

    但同时她看两人年纪都太小了,即使天赋再好也抵不过那个男人的厉害程度吧。她从来没有抱过希望,倒是无所谓。倒是她的儿子和徒弟夫妇,这么多年一次次希望一次次失望。她终究是不忍心的,自觉无望了只能低声安慰两人了。

    “老族长主要问题是出在腿上吧!”

    江林心软,看到这一幕他有时候粗枝大叶但有时候却很是细腻,一下子就明白了苗珂的心情。他也不打算卖关子,直接点出苗珂的问题所在,这也是为之后他要做的事情埋下铺垫。免得到时候他们都不信自己,那他想做的事情必然是做不成的。

    “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办法?”

    苗奕一听江林的话,神色立马不一样了能一针见血必然是真的看出来了,那希望就大的多了。就连苗珂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要知道之前那些人看到她的情况第一反应都是他气血不足,以至于不能行走。可实际上,当年那场打斗清醒之后她的腿就废了。这么多年来她也多多少少明白问题出在她的腿上。可即使如此她也不可能截肢,没了双腿和废人无异不说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功效。还不如将蛊虫压制在双腿上,还能多活一段时日。不是她贪生怕死,而是她还有很多东西没有交给苗珂,她也想看见自己的老儿子能过上正常的幸福日子。

    “办法倒是有,不过怕你们不信我,也怕你们舍不得。”

    江林心里已经有了腹案,他对苗族的蛊了解的不算多,但也不算少。

    “你先说说看,到底信不信你我们只会判断!”

    苗奕与刚开始的一言不发防备至极不同,又与刚刚在苗珂面前脆弱内疚不同,此时她散发出来的才像是一个领导人物的果决。

    “老族长,王蛊还在你的体内吧!”

    江林这是问苗珂,同时也是问苗奕。苗族的传承就如同古代帝王要把玉玺给下一代一般,除了诏书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玉玺。苗族最主要的是王蛊,王蛊顾名思义是蛊中之王。而王蛊的传承是在上一代族长即将离世的时候,传给下一任。王蛊脱离体内之前会将之前宿主体内的灵气吸干,转到新一任族长身上的时候力量大增。故而不管那一代族长,能力都是全族最强的,而且还是在传承之后能力更上一层。这就类似与武功里头的传功一般的效果。

    但刚刚江林看到苗奕的时候,发现苗奕的能力虽然强,可最多也不过是后天境界中期而已。再看到老族长,即使衰弱的不行修为却在先天初期。这让江林瞬间就想明白了,老族长还在,新人的能力自然弱。而且苗奕也不肯接受王蛊的转移,她是知道王蛊一旦转移苗珂必死无疑。但也因为王蛊没有转移,王蛊每日所需要的灵气可是不菲的,这才导致老族长日日虚弱。但如果没有王蛊老族长又不能活,这已经成了死结。

    “是的!”

    苗珂见江林已经看出来了,也就直接点头承认了。

    “只要将王蛊安全转移出去,再佐以药物以及灵石慢慢就可以褪去你经脉中的阴煞之气,这样一来自然会无碍。”

    苗珂之所以身体产生不了灵气,就是因为体内的经脉被堵塞了。而如果要将经脉打通,体内灵气必然要能够正常流转。但有王蛊在,谁能知道王蛊到时候会呆在那里,王蛊是要吸食灵气的,若是半途中它吸食了打通的灵气,那就功亏一篑了。而且这灵气是外界强行输入的,对于王蛊而言这就相当于一种攻击了。受到攻击的王蛊自然是要反击的,苗珂的身体就成了战场。苗珂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如何还能承受这么一场战争恐怕到时候经脉爆裂而死是唯一的出路了。

    “我们自然知道要将王蛊转移,可怎么转移是个问题啊!王蛊一旦离开原先的宿体就会吸干其灵气,已经是定例了。”

    周荣刚刚升起的希望,被江林几句话打散。江林说的他们何尝不知道,可他们做不到控制王蛊啊!

    “你们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啊,我刚不是说了吗只要你们信我,只要你们舍得那么我就能做到。”

    信任与舍得二者要兼备,要不然一切都是空话了。

    “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舍得,舍得什么?”

    周荣急了,一旁的苗奕和蒙扎也是一副着急模样。

    “舍得让老族长一身的修为全部舍去,舍得让王蛊失去一部分的灵气。”

    一身修为全部散去,那代表的就是一切要从头来过。而王蛊本是以血肉为巢以灵气为养分,若是失去养分和巢穴稍有不慎便是他们寨子里失去王蛊为代价。一只王蛊传了十几代,是他们身份的象征,更是他们保命的法宝和祖先留下的传承。

    “不行!”

    苗珂立马否决了这个提议,她知道王蛊一旦出事整个寨子都将有覆灭的威胁。王蛊是统治整个寨子里的蛊虫的王,一旦统治者出事,低下的蛊虫便会互相争斗。这些蛊虫都是本命蛊,直至新的王蛊的诞生。而操纵蛊的主人也将因为本命蛊相争死亡而出现死亡的情况。这是灭族之祸,绝对不能因为她一个人而陷整个苗寨与危险之中。

    苗珂的顾忌苗奕三人自然也是明白的,与苗珂的性格不同。苗奕虽然也是一族族长,可她更重感情。特别是这个人是从小教养她长大的苗珂,她愧疚的苗珂时,这份重视就无限放大了。蒙扎是个男人更难理性一些,但这理性遇上苗奕的事情时立马降低了几分。至于周荣,如今危在旦夕的是他的母亲,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在亲人和族人之间即使愧疚他依旧会选择亲人。

    “师父,那个汉人术师不是说了吗,只是让王蛊失去一部分灵气而已,不会真的那么严重的。只要速度够快,就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苗奕自然知道真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但她对自己足够信心而对江林,她愿意一搏。

    “如果出了意外呢?全族人的性命谁能负责?苗奕,你要知道你是寨子里的领头人,不能因为任何原因置寨子里的人入危险之地!”

    苗珂曾经最喜欢的是苗奕的感性,因为感性所以不会离开这个生养她的地方,也因为感性她会对族里的每个人尽责。可如今她却对苗奕的感性头疼,太过感性了就会罔顾了大局。

    “不会的,阿妈这个汉人术师很厉害,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周荣见苗珂不同意,苗奕因为苗珂的话停止了劝阻立马急了,急忙开口。

    “小荣,你别说了这事我不同意!”

    苗珂觉得自己活到六十岁了,放到普通人之中年纪也算大的真走了也就罢了,她可不喜欢为了自己能多活几年而承担那么大的风险。

    “师父,您在族里德高望重,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教给奕,可是您的身体支持不了了不是吗?寨子里那些个古老的传承,恐怕都是要时间的吧。可您现在的身体根本坚持不了,到时候我们寨子里不是同样没落吗?既然迟早有覆灭的危机,那为何不现在搏一搏呢?!”

    蒙扎的言语更能打动人,确实如他所说一般老族长带下一任族长都是将人带在身边,等到新任族长全部学会之后才会传功。彼时老族长过世,新任族长已然成熟。可因为十年前的变故,苗珂交给苗奕的东西还未过半。剩下的东西因为苗珂的身体缘故,每日的教导时间都不会太长,苗珂就撑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