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意外--心结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江林将王蛊诱导到了苗珂的嘴中出来,一只巨大的虫子从嘴里爬出来普通人都会觉得恶心,甚至是江林都觉得不怎么得劲。他考虑过从七窍中的其他引导出来,可苗珂直接说从嘴里引导出来就成。他们从小接触蛊虫,在他们看来蛊虫的形态在正常不过,从那里出来他们都觉得没影响。江林想着人家都不介意,他就忍忍吧。到了喉咙的时候,江林只输出灵气,不动了。

    王蛊一旦到了嘴巴,接触到空气立马就会躁动不安,而且也会明白即将遇到的事情。所以在它醒悟过来之前,绝对不能让王蛊发现。江林趁着王蛊吸收灵气之时,悄没声息的传出更多的灵气包裹住了王蛊。在王蛊意识到不对劲的刹那,立马将王蛊带出苗珂的嘴巴。王蛊拼命挣扎起来,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要面临的局面。江林努力控制着王蛊,移向了近在咫尺的苗奕。因灵气输出的过多,加上王蛊的挣扎,江林的额间沁出了汗水。

    待得王蛊到苗奕的嘴边之时,江林一脚将一枚五帝钱踢到了出口位置,刚刚摆好的阵法立马活了起来。将天地灵气汇集到了苗珂身上,这也是江林的一手准备,这么一来苗珂可以第一时间恢复一部分灵气。很快江林就运转着灵气将王蛊送到了苗奕嘴边,苗奕早就做好了准备。王蛊很顺利的进入了苗奕体内,江林松了一口气。一旦王蛊进入苗奕体内,吸收的是苗奕的灵气,待得苗珂灵力恢复一些之后给苗奕传输灵气。让王蛊感受到苗珂的灵气,也算是变相的完成了传承。

    江林此时体内灵气只剩下五分之一不到,这王蛊可不是普通的蛊虫。吸食宿主的灵气一般够用就好,可若是别人的灵气,那可就是多多益善如同饕餮一般了。很显然江林是别人,所以刚刚若不是对灵气有着精准的把握,恐怕此时就被吸干灵气了。江林拿过刚刚准备好的玉石吸收起玉石的灵气来,苗珂因为经脉受损故而不能像江林这般自主的吸收玉石灵气,也只能让天地形成的灵气被动的从阵法中打入她的体内。一处地方一日内产生的灵气是有限的,江林自然不能在分薄苗珂的灵气。

    灵气恢复了五分之二,江林正要拿过另一块玉石的时候,只听得苗奕痛苦的喊了一声。随即捂着肚子面色惨白了几分,人已经躺倒在地。江林此时也顾不得在吸收灵气了,扭头看向苗奕,急声问道

    “怎么了这是?”

    苗奕此时哪里还有力气回应江林,只痛苦的摇头。她觉得腹部疼痛难忍,似乎是被东西搅着似得。

    “怎么回事?”

    苗珂听到了苗奕的声音,睁开了双眼担心的看着苗奕。

    “老族长,你之前传承可否遇到了这种情况。”

    江林立马就想到了这点,他没见过王蛊的传承自然是不确定是不是这是常态。苗珂摇了摇头

    “没有,我当初传承很顺利。并没有痛苦难当的情况,你将奕儿移过来,让我给她瞧瞧。”

    苗人擅蛊,自然也擅医。苗珂很是着急,但腿脚不便靠近不了苗奕。江林立马半抱起苗奕,靠近苗珂。苗珂抓起苗奕的手就把起脉来,过了片刻苗珂眉头深锁的放开。

    “奕儿居然有孕了!”

    苗珂脸色难看了几分,江林也想到了什么呆住了。苗奕若是有孕,那么蛊虫的宿主算谁。若是正常的传承,王蛊还会帮着保护苗奕腹中的胎儿。可偏偏是使用了这种传承方式,王蛊灵气本就不足。弱宿主是苗奕的话,苗奕腹中的胎儿将会被当做养分吸食,以补充王蛊本就不足的灵气。二则是王蛊选择了苗奕腹中的胎儿,那么苗奕就成了现成的窝,窝内的灵气迟早有一天会被吸收干净,等婴儿出生之日,就是王蛊抛弃窝的那一日。到时候孩子出生之时,苗奕恐就有性命之忧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母子恐怕都只能保一。

    就在这个时候,江林忽然拉起了苗奕的手。一股灵气带着江林的精气顺着苗奕的身体进入王蛊体内,原本躁动着狂暴的吸收苗奕力气的王蛊缓了缓。随即就吸收起江林带着精气的灵气。等到王蛊慢慢平复之时,江林收回了手,身体摇摇欲坠。如果只是灵气,凭着江林如今只有不到一半的灵气,压根不能让王蛊填饱肚子。可如果加上精气的会,对于虚弱的王蛊而言那就是大补之物。

    灵气日日都能产生,精气则不然严重的话十年八年都恢复不了。江林这么做是保住了胎儿和母体,同时却损耗了自己的根基。苗奕经过这么一场折腾已经全身乏力,江林此时也是几近昏迷。可此时在室内的只有三人,一个已经基本昏过去了,另外一个苗珂因中途中断了灵气的接纳此时状态也不好,江林喊了句‘陆哥,快进来!’接着就乏力的昏过去了。迷迷糊糊中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好似飘渺又好似就在耳边述说。

    “江林,你可曾想过如今你已经是一名境界极高的术师。”

    江林察觉到自己开不了口,只能在心底回答,自然是知道的。那声音似乎早就料到了他的回答继续道

    “那你在顾忌什么?为何做事情总是畏首畏尾,为何总是顾忌颇多。”

    语调严厉了几分,江林微楞为何。因为是重生而来,他害怕逆天而行就会丢了如今的一切。因为是夺了被人的幸福,害怕迟早要还。因为……太多的理由让他裹足不前,他害怕如今得到的一切,父母的疼爱、家人的关心甚至是陆烨锋对他的爱、一切的一切只是南柯一梦。他总想着只要自己不惹老天爷注意,那么自己如今拥有的一切都还能保留。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故留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有生死,或生或死,或死或生,皆是造化。红尘三千丈,或贪或杀,或悲或喜,有因有果,相互纠缠,形成量劫,量劫接量劫,是为无量量劫。无量量劫之下,神州修士,或避世不出,或积累功德,或另避他径,手段无所极也!是以天道无情,视众生为蝼蚁;然则天道亦有情,为众生留下一线生机。你的重生,何尝不是大道给你留下的一线生机呢。更何况,术师本就是在这一线生机中为他人谋得福利,本就是逆天而行。又何来害怕,因为怕所以束手束脚反而失去了那一线生机,所以失败。”

    那声音似乎是留了点时间让江林思考。是啊,江林为人卜卦算风水,为人解灾化难总是不敢轻易动手顾忌颇多。就如这次夏家的事情,本可以先出手相助,之后在看真相。可他害怕若是过错在夏家,自己就要替夏家承担一切,害怕会失去如今的幸福。他为何要怕,若真是夏家的不是,之后夏家必然还是有灾难而来的,他到那时不再出手便是了。因为他的怕,很可能夏家又要多死一个人,这因果那个夏大师要承担,可他难道就没错么。见死不救本就不对,更遑论他明知道错必然是那个夏大师更多,就为了所谓的证据?

    想到这里江林想到了很多以往的事情,他总是拘泥于形式,总要拿出证据或者弄清事情始末。殊不知,生命是脆弱的确实最后他救了不少人,可也有一些人本可以被他所救,却因为他的犹豫而离开人世。更何况术师虽然遵循道,可既然要想修为更高,寿命更长岂不是逆天而行。一味的追求所谓的道,追求所谓的公平反而失了自己的本心了。

    惠老曾经说过,江林因娘胎里就有了意识。当时虽然没有修炼,可一身适合修炼的混沌之气一直在他体内。故而江林的修为比之其他人都快的多,可这次进入先天中期境界都已经一年多了,一点进益都没有。完成起码能感觉到灵气多了一些,这次却是一丝都无。他日日不坠的修炼,为何灵气没有增加。江林想着莫不是心境问题?若说功德,江林这些年来赚的钱还真不少,为什么到最后居然中了五弊三缺中的缺财,还不是为了做好事。除了买法器的钱以外,其他的钱都拿去基金那里行善事了。那么修为无寸进只有心境了,心境跟不上修为就好似停固了。

    江林所不知道的是他这次因为灵力的抽干,精气的受损导致了心魔入侵。也幸好这次是先天境界中期的心魔,故而只是诱导而已。只要江林能够想通想开那么修为更进一步,反之则有可能因为走火入魔而修为下降。江林不断的想着往事,想着如果放开会如何。忽然感觉体内一股热流涌上,脑袋一下清明。缓缓睁开双眼,入目的是一张不修边幅的脸。脸的主人看见他醒来眼中满是惊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