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同仇敌忾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子!”

    声音带着沙哑,江林一听就知道是陆烨锋,看着他这幅样子颇为心疼的摸上他的脸颊。江林此时脑清目明,状态很好已经明白了自己经历了什么。突破心魔,领悟真谛或许在昏迷的时候只觉得是几分钟的事情,可实际上恐怕过了很久。看着面前的人,江林觉得很是愧疚一直以来陆烨锋的付出他都是看在眼里的。就因为那些不敢说的原因害怕如同前世一般,他一直不敢告诉家人他们两人的事情。

    可陆烨锋为了他不知道做了多少工作,甚至是早早就让他的家人同意了两人在一起。人生有几次机会能够重来,他又怎么舍得一次次委屈陆烨锋。

    “抱歉陆哥,让你担心了!”

    他的面色因为多日不进食显得有些苍白,陆烨锋抓住他扶着自己脸的手露出放心的笑容。陆烨锋想要责备他,但看着他虚弱的模样心里又不忍心

    “没有下次了!”

    除了这么说以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江林点点头,表示不会有下一次了。江林这一睡就是两天,待得恢复了不少元气之后都已经快一周了。也幸好他们算的时间比较充裕,还有两天夏家那边的东西才失效。两人收拾好之后,就要向苗家人告辞了。关于轩辕圣剑的试验,暂时是不成的了。王蛊如今在苗奕体内若是因为轩辕圣剑引起王蛊骚动,很有可能间接影响了苗奕体内的孩子。

    “当初说好的条件怎么能不执行呢,虽然没有王蛊但有之比王蛊稍次一级的蛊虫啊。”

    苗珂如今的情况比之前好了许多,在周荣的搀扶下已经能缓慢的行走几步。到底是十多年的痼疾,要恢复不会那么快需要温养一段时间。苗珂想着江林要做实验,不说王蛊如今不能使用,就是能用王蛊的事情事关重大,怎么也不能随意拿来做什么实验。

    最后苗珂想到他们原本供养的蛊虫,虽然没有王蛊那么厉害可起码也是高等级的蛊虫了。苗珂原本体内就供养着蛊虫,不过这么多年来因为有王蛊的压制,那蛊虫一直显现不出来。如果王蛊离体,这蛊虫却因为长期与苗珂分离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心意相通,自然也就算不得苗珂的本命蛊。这样一来即使因为江林做试验使得蛊虫受损,也不会危及到苗珂的性命。

    江林听了这个消息很是高兴,那夏大师若是用蛊的话在怎么厉害也不会出一只王蛊。顶了天也就如同苗珂奉养的蛊虫一般的程度,用这只蛊虫做实验也是够了的。江林很是感激的道了谢,然后与陆烨锋江林要了一间房间,之后偷偷实验了一下。轩辕圣剑不愧是圣道之剑,才开一点点那只蛊虫变吓得急急后退。待得靠近那只蛊虫一米内的距离,蛊虫竟然不敢动弹了如同臣服了一般趴在地上。

    得了答案又帮了人,自然获得了寨子里人的感激。两人这就准备会京都了,谁知道刚出门就遇到了周荣。见周荣也是一身的要出发的行头,江林和陆烨锋目露疑惑

    “你这是?”

    两人都很是奇怪,苗珂虽然如今能够行走可更需要周荣照顾不是吗?有什么急事是要让周荣立马去处理的。

    “你们不是要上京都吗?我也要上京都,正好和你们同路。”

    周荣这么说着收获的而是江林和陆烨锋更加不解的目光,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说的。

    “之前因为我阿妈身体随时可能撑不住,我都不怎么敢离家太远。也就报不了仇,如今我阿妈身体状况好了很多。我也可以去找仇人报杀我阿爸伤我阿妈的仇了。”

    苗人敢爱敢恨,有恩必还有仇自然也必报。而周荣这种杀父之仇可以说是不共戴天了,千里追杀之人不为过。很显然苗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放周荣去报仇。苗珂很了解自己的儿子,性格冲动的很和他们一起去京都恐怕也是为了有人照应一下周荣。

    “你的仇人在京都?”

    江林挑了挑眉毛会蛊术的术师本就少见,加上年纪大约在四十上下还是个汉人,怎么总感觉有点奇怪呢。

    “是!”

    周荣神情坚毅,提到仇人目露凶光。

    “他叫什么?”

    江林想着不会那么巧吧?!可事实就是那么巧,或许他们这一趟拍下帝王绿的那一刻开始,命运就做了安排。

    “叫夏胜宇,他如今还挺有名气的在京都还开了个什么天宇堂。我呸,他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行事也太瞧不起我们寨子了,这个仇一定要报!”

    是啊害人了之后居然心安理得的开了个风水堂,名声都传到了云南这一带可见夏胜宇的毫不顾忌。

    “这人也是我的敌人,实力强悍光靠你……”

    江林没有说完,意思却很明显。如果要对方这个夏胜宇,周荣的实力实在不够瞧。要知道十年前周荣的父母联手都被当时的夏胜宇打败了,十年后夏胜宇实力不知比之前增强了多少,靠周荣悬的很。

    “我自然不会白白去送死!”

    周荣说道这里的时候,摸了摸随身携带的背包。江林顿时了然,在那个背包里头应当是有,苗珂他们给的能够增强周荣实力的东西。原本的两人归程的时候变成了三人,江林准备解决了夏胜宇之后,就带着陆烨锋回家。不过他不怎么好意思跟陆烨锋说,只等着带陆烨锋回去之后再说了。

    江林这次雷厉风行,刚到京都直接招呼了夏家。夏明来了机场接他们之后直奔公墓,夏明之前在电话里已经说了一些,关于夏家和那个夏胜宇的事情了。在车上他将查到的资料交给江林,让江林再仔细的看一遍还有一些证据证明他不是乱说的。

    那个夏胜宇还真和夏家有关系,是已经过逝了的夏老爷子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夏老爷子那个年代还不是一夫一妻制,夏胜宇的母亲是小妾而夏老爷子是正室。夏胜宇是夏老爷子他爹的老来子,很是得夏老太爷的喜爱。小妾自然是受宠的才能生下夏胜宇,有了夏胜宇之后小妾心里就不怎么安分起来了。哪一个小妾不想当正室啊,那个时候夏老爷子反抗夏老太爷从军去了。嫡子不在家庶子受宠爱,小妾的耳边风。

    若是旁人必然是动摇了,更何况嫡子还是忤逆自己偷偷跑出去的。可夏老太爷是个明白人,也是个古板之人。他宠爱小妾疼爱幼子,但对嫡庶之分看的很重更不会宠妻灭妾。小妾挑拨的多了,夏老太爷就不高兴了。那个年代的女人是很可悲的,不说是小妾了就是正室没有男人的宠爱和尊重,指不定就怎么被人糟践。

    夏老太爷想着要让小妾清醒清醒,将小妾和夏胜宇冷落了。原本得了宠爱,小妾可是没少欺负其他妾室和下人,姿态也是摆的高高的。就是对着主母都不是很尊重,夏老太爷的母亲是个聪明的。她不管是小妾得势还是失势她都不看在眼里,只要夏老太爷还看重他就不怕这些。至于庶子,熟知自己丈夫的性格的她知道嫡长子是自己的儿子,只要不是自己儿子做出什么会连累整个家族的事情。这些个庶子最后只能成为夏老爷子的臂膀,家产也只能七三分。而小妾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她更是不惧。内宅她管着呢,小妾就是再出息她地位不动摇那就是瞎蹦跶。而且小妾靠的是宠爱过活,一旦没了宠爱有的是人收拾她。

    和夏老爷子母亲的想法一样,小妾失宠之后那些个之前被小妾打压的妾室纷纷出招了。她们也是从小妾这条路走来的,多年为妾她们自然看的清楚。主母看似什么都不管,但实际上把持着内宅。夏老太爷对主母不管如何都有着尊重。若是想要好日子,好好培养自己的孩子才是正经的,主母在生下嫡长子之后,明显不怎么管她们生几个庶子。这样一来他们几乎人人都有一个儿子以后必然是有依靠的。反而是家产就那么多,庶子多了那十分之三到他们手里可是越来越少的。本来就不高兴小妾得了个儿子,之后这小妾还骑在她们头上。之前她得宠,她们不动现在么……

    没几日小妾就病重了,至于怎么病重的谁知道呢,指不定是看到夏老太爷不宠爱了吓得。而年幼的夏胜宇没有人照顾,同样病了也是正常的。主母,主母忙着呢如果每个孩子她都要看顾,这内宅不说女娃,光男丁都有七八个呢哪里有功夫照料那么多。最多就是找个大夫看着罢了,主母可是大度的很孩子都是亲母照顾的。你自己照顾不好,谁能有办法。

    夏老太爷对这个小妾还是宠爱的,到底没有完全不管了。听说她病了还来看了一回,看完之后……病了七八天,又因为之前小妾得宠的时候经常对这些个下人非打即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