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掘人祖坟
    ,精彩无弹窗免费!

    要知道这才几年时间啊,从后天到先天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坎,他当年如果不是用了苗族蛊术里的禁术也不能在年近四十的时候进入先天境界。

    而江林有什么,他早听康忻深说过惠老是个术师,还不是炼邪术的术师。按照普通的术师的路子来,走的是正统的路子。这么一来江林一下子蹦跶的这么块,之前的慢就成了厚积如今的快也不过是薄发。再让江林这么下去,等到江林三十岁之时进入先天大圆满境界,他那里还是对手这十几年他才近了一步而已啊。更别说江林如今的气运他远远看过,非常强悍指不定能进入传说的天人合一之境呢。

    江林想想陆烨锋的话就笑了,他这是被人忌惮了?不过转念一想

    “那个夏胜宇不会是因为太过忌惮我所以才要炼制五丧阵吧?”

    如果真是这样,江林觉得那自己真是罪过了,那些人很可能是因为自己猜这么被算计被害死的。陆烨锋一听江林这话就有些无奈,刚刚江林还放开了怎么这会子就把责任揽上身了。

    “别胡思乱想,即使没有你。将来他如果遇上更强大的敌人,不是照样要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他如今做的事情中有多少是害人的,你看看资料上所写,他可是为不少不法商家做事。这其中包括了多少的杀人害人的行为了……”

    陆烨锋举了几个例子,江林认真的看了看。是啊其中有一些是开发商因为不想付太多的赔偿,而和钉子户起纠纷。夏胜宇就帮着开发商弄死人或者吓的人半死,然后以很便宜的价格拆房盖楼。有些则是竞争对手忽然死亡精神出问题之类的,夏胜宇帮助的哪一方立马获利颇多。这么一看夏胜宇真是害死了不少人,江林闭了闭眸这种人留着是种祸害。为了自己的利益,将别人的性命完全不放在眼里。

    京都的术师自然知道这些的,但他们也只管自己的客户保证自己的地位就够了。外头的人,他们管不了那么多。而夏胜宇很懂得分寸,比他实力强或者差不多的人际交往比他广的他从来不动对方手里的人。这样一来就形成了默契,我手里的人你不动你在外头干什么我都不管。

    江林觉得这些有能为的术师很是冷漠,可其实也明白。他们不是不想管,只是能力卓越的那些术师不少都是经过动乱年代的。特别是那十年,这些术师都没有躲过这个天道给的劫难。他们很多人都怕了,更何况这个社会有许多人都是不信他们的。人家没求到他们不管,人家求到了他们怕把事情闹大了,那些个批斗什么的他们真是怕了。到如今还有不少人说些什么打倒迷信之类的话,他们那里敢出手啊!这就造就了夏胜宇的无所顾忌,到底没有几个人能够像夏胜宇这么放得开。

    那些个术师怕事情闹大了,遇上普通人到时候被收拾。他们是动不了普通人的,动了就要承受因果。可人夏胜宇不怕啊,人作孽多了债多了不愁加上时候未到还真无所顾忌了。江林呼出一口气,看来这么个败类只有自己能对付了。两人本就有债迟早要对上,凭着夏家和陆家的关系,夏家他是决议护着了。这么一来和夏胜宇自然又是一个争端,夏胜宇其人做事手段阴邪。

    在和夏胜宇对上之前,江林就想好了等夏家的事情解了之后,夏胜宇必然就知道自己的情况。在那之前为防止夏胜宇狗急跳墙,或者出什么阴险手段先要安置好家人。他的家人和陆家人,以及要和家人说他和陆烨锋的关系。

    这么一路思索下来,江林已经到了公墓。不知是不是夏胜宇这一个月发觉了从夏家拿不到运势了,几人到的时候这里居然在动工。别人看来不过是要移走什么,可在术师眼中就不一样了。而夏明的脸色已经难得的很了,这些个负责人动的就是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的坟墓。自从知道家里的事情和墓地有关,夏明对这两座坟墓可是看的很重。如今动坟墓他这个夏家人压根不知道这怎么不让他愤怒呢。

    “住手,住手你们干什么呢!”

    夏明冲到前头,扯住了几个工人声嘶力竭的喊着。那些个工人还不知道动的两座坟墓里头是夏明的爹妈,自然觉得夏明耽误他们干活了没好生气的回道

    “是公墓的老板让我们把这两座坟墓移走咧,你谁啊别耽误我们干活!”

    “这是我爹妈的坟墓,我们是花了钱买下来的,我没同意谁敢动!”

    忙忙碌碌一个月下来,夏明要照顾家里小的,病重的弟弟又要看管家里的生意以及去查资料。这一个月他的状态非常差,有时候一天都睡不到三个小时双眼充血的狠瞪着工人,还真有点让人害怕。

    工人本就是领钱干活听命行事,说实在的移走坟墓这事他们一起也干过的。都是家人在一旁举行了各种仪式然后大张旗鼓的,那里像是这次就跟老板和这人有仇似的随便找人掘人祖坟。在看看人家儿子赶来了,这明显的是没经过人家同意啊。而且人家也说了这坟墓是他们买下来的,可不是没付钱的。原本还语气不好的工头软了几分

    “我们也是听老板的吩咐的,要不我们这里先停下来,您去和老板交涉一下?”

    说着就招呼众人先停一停,夏明还喘着粗气立在原地。江林走上前来

    “夏叔,你先让负责人把老板找来,这里我瞧瞧看看怎么弄合适。”

    夏明之前有说过前几天还来上过坟,当时没有动工。而今儿个如果不是江林忽然回来,也没有通知任何人就和夏明来公墓还真不会碰上。由此可见对方也是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等挖了坟墓,到时候谁知道这尸骨会弄到哪去。想再要回来可就难了,可不要小看这些工人的速度。又没有讲究只说要移走尸骨,一天之内就能搞定的事情。

    到了那个时候,得了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的尸骨的肯定是夏胜宇。夏胜宇可不就可以随便操纵夏家的运势了么,夏胜宇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可他没想到的是江林会忽然回来,破坏了他的计划。而且现在江林还要感谢他呢,如果不是他让这些工人挖出了尸骨。他还要为难去那里找人动手挖尸骨,要知道这里已经形成了阴煞对工人的身体影响很大。如果不提前和工人说清楚的话,就是骗。工人将来因为这个而所遭遇的一切江林是要还的。

    如今夏胜宇已经找人解决了,那江林就轻松了。这个责任江林不用担还是夏胜宇做的孽,不过这些工人不是个坏的,夏胜宇恐怕也没和他们说过这事。江林想着既然这些工人愿意停工等答案不怕耽误工夫,那自己就帮帮他们吧。

    夏明在江林的手,拍在自己的肩膀上的那一刻恢复了一丝清明。这个地方形成的阴煞之气对夏明也是有影响的,即使夏明佩戴这江林给的玉符也不免神智有些影响。江林身上带着的清凉的灵气让夏明精神好了许多,同时也让他平静了一些。夏明去找负责人了,江林和陆烨锋则是留在了原地。江林要帮这些工人如果直接拿出符篆,对方肯定不会理会。

    “大哥姓啥?”

    江林知道这些个工人都有个领头羊,这个领头羊的分量很重都是他们推举出来的。而这些工人中的领头羊应该就是刚刚说话的人,江林见对方额头隐隐有了黑气笼罩知道这是受了阴煞之气的影响。正常来说如果对方受了阴煞之气,刚刚和夏明发生冲突的时候就会反击。可对方很理智也很清醒,看来这人是真的性子不错要不然早就发生流血事件了。

    “我姓卫,小哥呢?”

    那人见江林和善的很,刚刚也是江林劝退了夏明对着江林态度很好。

    “我姓江,大哥叫我江林就好。大哥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江林是故意提起这个话题,要引入阴煞之气的事情。卫工头却不知道,只以为江林是问他知不知道是谁让他来的,他不是很清楚这其中的事情也就直言不讳。

    “说实在的,我接了这个工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只不过老板给的钱多,我就来了。老板直接让我动手,我还觉得奇怪呢正常的程序不是这么来的。”

    卫工头解释了一下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陆烨锋,实在是陆烨锋那一身气场让人心里害怕。

    “大哥知不知道为啥这次给的钱多?”

    江林想着世界上的人千千万万,指不定就有明知道但是就是为了钱能不怕什么阴煞之气的。

    “我也不知道,老板只说赶工所以才给的多。不过我看着情形,莫不是因为怕苦主闹事让我们来镇场子的吧?”

    还别说如果这有人拦着,发生了冲突他们这些工头变成打手也不是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